首页 > 综合其他 > 帝装师 > 508 天机门正统

508 天机门正统

书名:帝装师 作者:月满青楼 字数:4001

小蝶和红豆在一旁看的连连咋舌,既吃惊这小丫头的饭量,也羡慕她刚进门就能和主人坐在一个桌上用餐,尤其是红豆,想起别的丫鬟侍候主子时战战兢兢,稍不留意就会遭到责骂甚至毒打的遭遇,暗暗庆幸自己命好,居然能遇到叶昊天这种毫无架子的天才公子,笑的更开心了。

吃完饭后叶昊天回到书房,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在忙,和龙朝歌分手后先去看了看赫拉,又到朝阳街的玉林宗熟悉了一下环境,作为天机门新任首领,秋禾并没有因为年龄小的缘故而在一旁指手画脚,反倒一切让他自行做主,在大神官心里,十之八九觉得叶昊天来神殿修行或许就是为了找机会重振天机门,即便有些不懂的,他背后的师门也会给予必要的指点,当然了,叶昊天说的师门被灭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信了。殊不知叶昊天真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对开宗立派完全陌生,他师父赵天罡生前也没提过重振天机门的事情啊。

幸好有龙朝歌在。

龙家封侯岭南郡,家族内也有不少培养弟子的宗门学院,许多准备事宜叶昊天直接推给了龙家。

龙六爷乐在其中,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别人代替不了的,那就是正式‘开张’那天叶昊天需要拿出一件真正的天机门帝装。

这件帝装的品级不一定太高,但必须足以对着住‘天机门正统’四个字,还要经得住其他天机门分支的挑战,这份重任,只有叶昊天这个新任门主才能担当,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叶昊天的全部精力就要投入到这套帝装的制作上。

进了书房叶昊天关上房门,叮嘱小柔几个不许打扰后身体原地消失进入了翻天界。里面那张秋禾准备的,后来叶昊天才发现可以通过法阵调节大小和形状的桌子上铺着一张半成品帝装草图。

这是叶昊天新绘制的一套帝装,名为‘墨守成规’,品级不高,只有三品,但对整个天机门来说它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的意义。

开宗立派是大事情,尤其是在安阳这种修行高手云集的一国之都,任何人想要独立门户都要考虑许多平时根本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同行’对手的打压。

修行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任何一个新生宗门对原有宗门来说都是不受欢迎的,那意味着本就稀缺的资源面前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在残酷冷血,为了一块灵晶都能决斗杀人的修行界,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安阳城的竞争尤为残酷,惨烈。

但凡能够在云中山下站稳脚跟的宗门无一不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包括神殿,夫子楼,在内的几大圣地,在成立之初也是踩着无数对立宗门的尸骨和血肉,才一步步爬上今天的位置。

修行界的竞争无时不刻不在进行,即便到了今日,四大圣地之间,各大宗门学院,每天还在用不同方式的明争暗斗打压对手。

只是随着岁月的沉淀让这些宗门的底蕴变得越来越厚重,斗争的手段也越发的高明隐晦,像带着一群门人弟子去明目张胆的砸场子的事情已经极少出现了。

玉林宗在安阳城只是个二流宗门。

像这种连宗主修为都不过五境中期的小宗派之所以能在安阳城存活,除了背后有周王和几位只有极少数人知情的势力支持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驻地和最近的一条灵脉分支足有十几里的距离。

这就意味着就算把整个玉林宗全都布置上吸灵法阵也不可能引来一丝一毫的地底灵气。

和安阳城的其他宗门学院相比,玉林宗就像夹在狼群虎堆里的一只小绵羊,不但给人造不成任何威胁,它的存亡也同样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神殿一夜之间屠尽玉林宗,这件事情传遍了附近的大街小巷,成为普通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们来说,也只不过一笑而过,甚至连花一些时间打听内幕的兴趣都没有。

因为类似的事情他们也做过许多,早已习以为常,只不过没有神殿那么理直气壮罢了,至于玉林宗有没有和魔族勾结,有没有渎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宗门空下来的宅院神殿将如何处理。

安阳城寸土寸金,神殿以渎神之名灭了玉林宗就意味着那处院落房舍也成了神殿的私有财产,这个结局就算是皇族也无权干涉,因为按照以往的习惯,凡是神殿没收的土地财产都会被变卖成财物用来周济被魔族侵害的难民灾民,在数以千万计的信徒面前,没有人敢提出任何异议。

和往常一样,各大宗门圣地,包括皇族在内的权贵在玉林宗被灭的第二天陆续收到了一封来自神殿的邀请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

里面先三言两语交代了一下玉林宗的罪行,然后本着公平的原则客气的询问对那片空出的宅院有没有兴趣,如果有意的话,可以出个价格,为大夏国被魔族伤害过的普通百姓献出一点关怀和爱心。

许多大人物收到信后都是一笑了之,连信都懒得回。

有的则直接丢给低下办事的管家执事,让他们象征性的给个答复,也算礼尚往来,给神殿一个面子。

当然了,不管回不回信,有资格收到书信的权贵豪门都明白这只是一个过场,神殿不可能事先没有计算过那处地面的价值,只从书信结束时那句‘已有人出价一千万中品灵晶’的提示上他们就明白了写信的那人想钓条大鱼。

这个价格太高了,都快赶上抢劫了,按照一些有心人的评估,玉林宗的驻地最多值三百万中品灵晶。

买地的那封信还没被大人物们完全淡忘,第二天又有一封信摆在了他们的桌案上。

同样是一封邀请信。

信封很普通,没有任何昭显家族宗门的族徽标记,只在左上角印着一条跃出水面的金鲤图案,信纸也是最普通廉价的晋州宣纸。

安阳城有名望地位的家族宗门都有自己的族徽和宗徽,按理说这种看不出写信者身份家势的信件是不可能进入大人物们的视野的,可当负责检阅信件的下属管家看到落款处写着‘天机门’两个字,再看到内容竟然是一个三品帝装的发布邀请函时,就第一时间交到了主子的手里。

“天机门正统?”

安阳城西有一片布置精致,景色秀丽的住宅区,其中的一座三层小楼里,一名身穿红色锦袍,面容白皙,眉眼透着一股阴柔之气的青年男子看完属下刚刚递过来的邀请信后发出了一声不男不女的轻哼。

“殿下,要不要派人去参加?”

一旁的中年管家恭声问道。

青年男子把信放到桌上,看着窗外远处的云中山用三分男人,七分女子的细柔声音说道“师父派我来安阳的任务就是为了挖出那些隐藏在地下的天机门帝装师,能收买的收买,不能收买的除掉。这几年来,城里绝大多数天机门残余都已投靠到了我的麾下,想不到居然还会有人敢打出天机门的旗号开宗立派,也好,那就趁这个机会让安阳城的大人物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机门正统。”

中年管家面露喜色,献媚的奉承道“若论正统,自然非殿下莫属了,您的老师公输大人可是天机门四大分支之首的公输家传人,还是大陆上的三大圣帝装师之一,这次殿下和夏国联姻,既娶了郦邑公主,又笼络了一大批帝装师强者,今后我们南疆的国力必将一日千里,到时候攻下大夏,灭了秦家,荣登人类第一帝国的宝座指日可待啊。”

青年男子眯起眼睛,笑容里充满了女子的妩媚“戈林,你是越来越会拍马屁了。”

中年管家急忙神色一整,一脸惊恐的说道“殿下,属下说的完全都是肺腑之言啊,绝没有半点奉承讨好的意思,请殿下明鉴。”

“好了,知道你对本殿下忠心。”青年男子又看了一眼桌上的信纸,道“离那天机门开宗立派的日子还有十天,这些日子你也别闲着,派人去摸摸这个叫叶昊天的家伙的底细,看看他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会不会是姬,鲁,姜三家的后人,如果不是,那可就太没挑战性了。”

太初历2547年十一月初十,对安阳城的绝大多数修行者和百姓来说,是个很普通的日子。

但对一些大人物和真正的强者权贵而言,却是终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天。

因为这一天在一个刚被灭掉的二流宗门驻址上,沉寂百年的天机门重新崛起,并在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手里迅速壮大,一骑绝尘,震惊整个修行界。

“你确定要这么做?”

神塔里,大神官秋禾看着身穿一套普通青色衣衫的叶昊天,再次确认道。

今天是天机门开宗立派的日子,按照秋禾的意思,为了给邀请来的安阳贵族和各大门主院长以视觉上的冲击和震撼,他准备派三千名普通神殿骑兵封锁附近街道,再让一千金甲骑士列阵迎宾,甚至想把他乘坐的那座十六匹龙马拉的神辇也暂时借给叶昊天使用,却都被他拒绝了。

不喜欢张扬造势,虽然让大神官有些遗憾,但还是可以理解的,可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叶昊天居然连神殿精心准备的门主圣袍都不穿,这就有些过分了。

“低调不浮夸固然是好,但今天是开宗立派大日子,穿的正式庄重一些不仅是为了体现你的高贵身份,也是对客人的尊重。要知道,今天来的可都是安阳城的大人物,夫子楼,镇魔府,天玄学院还有皇家都会有人到场。”秋禾神情郑重的劝说道。

叶昊天淡然一笑,道“尊敬不是表面上的,如果那些大人物因为我没有穿华丽隆重的圣袍就觉得就是对他们不尊重而离场或者心生不满的话,那是他们的损失。”

大神官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昊天语气平和的接着说道“一个月前的排名赛上,我同样是一身普通的外殿弟子衣着,看到我的贵族子弟个个趾高气扬,不屑一顾,当我连胜七场,夺得首名的时候,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变了,那时候我身受重伤,衣不蔽体,比城里的乞丐还潦倒不如,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我不敬。”稍一停顿顿,“因为,他们看到了我的强大。”

大神官轻轻摇头,欲言又止。

“今天也是一样。”叶昊天稍稍提高声音,“我没有以神殿的名义发邀请信,用的信纸也是最廉价的晋州宣纸,如果是请客赴宴,想必那些宗派学院,贵族门阀绝不会派人参加,可现实是一百七十三封请柬有一百四十一家在回信中答应赴约,为什么?”

“你是在考验一位活了六百多岁的大神官的智商吗?”秋禾没好气的白了叶昊天一眼。

叶昊天神色不变的自问自答道“因为帝装,他们之所以派人捧场只是想看看我到底能拿出一副什么样的帝装。”

大神官凝视着叶昊天的脸沉默了片刻,最后轻轻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这些道理他自然明白,帝装师地位尊贵,一向是各大豪门贵族争抢的对象,即便是在安阳城,一件能做出三品帝装的高级帝装师,也足以引起各大势力的关注,尤其是那些默默无闻,一鸣惊人的年轻帝装师,除了自身的价值外,别人还看重的是他背后的师门。

“低调一些,难道不好吗?”。

看大神官没有继续劝自己的意思,叶昊天知道离开的时候到了,临走前他笑着问了秋禾一句。

大神官没有回答,直到叶昊天走出神塔,看着他在神道上渐渐远去的背影,才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小子,你真的是为了低调吗?只是不知道这次的耳光,会抽在谁的脸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