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我真没想执掌星海 > 第四十章 狼与狈

第四十章 狼与狈(1 / 2)

书名:我真没想执掌星海 作者:泠泠浊流 字数:2229

“这么说来,我那愚蠢的弟弟在矿场过的不错?”
周兴办公室,一副巨大如电影荧幕的银白光屏里投射着一位英气逼人的青年。
那青年端坐桌前,上身着了一身鎏金熨烫的黑色礼服,衬着如雕塑般的脸,英俊的不可逼视。
他那双眼眸是少见的冰魄色,目光没有任何温度,抬眼望去,竟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恐怖威慑感。
青年缓缓端起放置一边的茶杯啜了一口,微微沉思半晌后开口道:“侏儒星的兽潮就来了,他也没有多少好日子了,就让其在矿场里自生自灭吧。”
周兴躬着身子连连称是,他也是这么迎合轲少所想做的,不然也不会弄什么械力测试。
提起几天前的测试,他忽然想到陈晓刀在测力的时,手掌里翻出的那怪异芯片,于是立马汇报道:“轲少,还有一件事比较蹊跷。”
“测试械力的时候,仅有二星白玉的二少爷居然打出了属于一星青铜的能量,据我观察他是用了一枚阵师芯片。”
周兴回忆了一下,揣度了当时陈晓刀拳上所散发的气息继续补充:“我猜测那枚芯片作用除了储存械源,还有爆源功能。”
陈牧轲微微一顿,有些惊异,片刻后却又摇了摇头。
毕竟弟弟曾是帝国最年轻的紫银,就算是现在堕境了,底蕴还是在的。
从这个角度想,出于稳健,就这么等待陈晓刀死在天灾也不怎么保险。
以前可常听他这个弟弟念叨,说什么反派死于话多,反派死于总给机会,既然选择做反派,那么一定要拿出脚踢幼儿园都要带块板砖的觉悟。
虽然自己是年长七八岁的哥哥,但是陈晓刀的观念很新颖,他深以为然,并深受影响。
当然了,做事情还是得暗着来,免得落人把柄。
陈牧轲略微思忖了会儿便对周兴命令道:“让他在经历兽潮前受个重伤,做的不露痕迹点。”
说完,光屏化作中心黑点,整个光屏便消失挂断了。
周兴摸了摸下巴,随即将一直候在外面的马仔范彪招了进来。
......
另一边,手足情深足疗店内。
吴庆带着人群阴恻恻的走了,当然从他走前放的狠话看,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结束。
“这个吴庆居然是和你有这般过节?”李墨瞳皱着眉。
陈晓刀耸了耸肩,有道是剪不断理还乱,是孽缘。
尽管事情不是他所愿意发生的,可以前阶级地位太高了,也没法注意到像这些边边角角的小事情,不知不觉得罪些人在所难免。
“他要是敢玩阴的,陪他好好玩就是了,怕他个卵球!”朱明一副豪气云天。
小花靠在墙上毫不吝啬的给了朱明一个嗤笑,顺带买一送一的投了个鄙视的小眼神。
“小朋友,你瞧不起谁呢。”
“你差点被人家的狗腿子干翻了。”小花调整了一下抱熊仔的姿势,撇了撇嘴。
“嘿,你这个小鬼,别以为你现在在这里扮演碟中碟中谍,我就不敢动你。”朱明双手插着胖腰,“叫我叔叔的槛还没过,今儿个一起算算!”
“呔,看我的炼铜之术!”朱明张牙舞爪的就佯作要朝小花扑过去。
陈晓刀压了压手,让两人消停会,吵的脑子有些大。
他现在想静静,虽然他知道静静是他前世幼稚园奇丑的同桌,但他还是很想。
自打流放,到侏儒星这旮旯也没多久,不说矿场之内有各种沙雕给他制造种种困难和难堪,莱索拳场那边估计还有得玩,现在又来个吴庆。
陈晓刀感觉自己有些难啊。
不过,有道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这些和即将而来的兽潮相比都不叫事儿。
陈晓刀想到兽潮,刚刚自己好像就那么提了一嘴,也没有问李墨瞳意见,遂转身望向李墨瞳。
“我刚才所说,兽潮时期大家一起到垂云,一来不用看吴庆脸色行事,二来有个照应,矿场四周有通电围栏,比这毫无守备可言的集市要安全的多。”
“老板娘意下如何?”
李墨瞳也是无奈:“我也听朱明说了,你们在矿场内居然也没有安全屋的名额,而眼下看,大家在一起确实会好一些。”
一边屏气凝神的朱明一听老板娘这么回答,他立即喜上眉梢。
大家一起到矿场,那么他便有可能和李墨瞳有更多的时间来培养感情了,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外如是。
感恩值+1!
陈晓刀微微一愣,这莫名其妙的感恩值怎么忽然加了一点?
算了,既然不知道出自谁心,那就算大自然的馈赠吧。
陈晓刀收拾了一下因和怪老板一顿互锤所生出的汗渍,便准备和朱明返矿场,临走前想到那世界观崩坏的小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