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日久生婚:前夫别乱撩莫雪薇秦宇深 > 第636章 番外之近水楼台先得月

第636章 番外之近水楼台先得月

书名:日久生婚:前夫别乱撩莫雪薇秦宇深 作者:文炎 字数:2085

然后面不改色的把煎蛋全部塞到嘴里,一向吃饭优雅的莫忘,竟嘴里塞得满满的像只仓鼠般,可他那双契合的眸子里尽是得意。

陶笙手中的筷子差点吓得落地,一言不发的低下头吃饭,耳根又偷偷红了红。

后面一整天陶笙就当莫忘不存在般,在家该干啥就干啥,除了吃饭一起吃饭两人也没有怎么说话。

听到莫忘出声喊疼时,才会紧张的跑到莫忘的跟前,却只会看到莫忘嬉皮笑脸的说想让陶笙帮他倒水。

即便是如此,莫忘这招还是屡试不爽,毕竟陶笙是担心莫忘真的不舒服。

转眼又到了下午,陶笙在房间里化了一个简单的妆容,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门。

走到大门门口时,还是主动跟莫忘说话,“我要去上班了,你在家里要是真的不舒服,或者怎么样的时候,就打电话我。”

“打电话给你,你就会回来照顾我吗?”躺在沙发上的莫忘,半垂着眸子,慵懒的看着陶笙。

陶笙对他的态度很是不爽,她拿着包作势要扔莫忘,“你要是再跟白天一样,故意装不舒服来使唤我,我一定会回来把你杀了!”

沙发上的莫忘微微的笑了笑,目光竟看起来有些温柔。

看得陶笙怪不习惯的,眨了眨眼睛就出门去上班。

关上家里大门时,陶笙突然笑了笑,只是一想到总是孤零零的家里,今天下班回来会有人在等着自己,就让她止不住的开心。

她前脚刚出小区,坐在沙发里的莫忘百无聊赖的打开手机,想看看秦风发的文件。

却听到房门“咚咚”的响了起来,莫忘嘴角下意识勾了勾,这个白痴不会又是落下东西在家里吧。

他起身去打开房门,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看到房门站着的是一身白西装的董越。

而董越看到开门的是莫忘时,脸上吃惊的表情藏都藏不住,他的声音都变得不像他的,“你怎么在这?”

莫忘单手放在裤带里,身子斜靠在门边上,面无表情的说着,“不是很明显了吗?”

董越知道莫忘在挑衅自己,可是看到莫忘把衬衣穿得懒懒散散时,心里还是像扎了一根针般,难受得拢了拢眉头,“算了,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陶笙呢?我有事找她。”

“什么事?”

“与你无关。”董越很是不爽莫忘,为什么他就能自然的把陶笙当成他的女人,说话的口气总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莫忘身子又站直,往后退了一步,一手放在门边随时准备关起来,“那就是不太重要的事。”

说完他就准备把房门关起来,在房门就要合上的一瞬间,董越的手“咚”的一声撑在房门,透着还未合起来的门缝。

董越那不甘心而又坚定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我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陶笙也不喜欢你,你不可能一直守在她身边,你应该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

莫忘猛得一下拉开房门,董越撑在房门的手往前一带,身子也往前一个踉跄,差点撞上莫。

只见莫忘面不改色,漆黑的眸如同恐怖的深渊般,冷冷的盯着董越,“若是论近水楼台,我现在天天住在陶笙的家里,先得月的人是我。”

“不可能,你不可能一直住在她家!”董越严肃的反驳,他了解陶笙,她比较保守,不会承传让男人住在她家里。

莫忘胜券在握的勾唇一笑,“你好好看着就行。”

说完,不给董越再开口的机会,他一把推开董越,把房门重重的关上。

“咚”的一声之后,门外的董越往后退了好几步,并不是因为莫忘推他的力气太大。他只是被莫忘的自信给打击到,一时之间无法冷静下来。

不可能,他不可能跟陶笙同居。

可是他说话时的神情与口气,不像是骗人的。他也没有必要骗人,因为太容易拆穿。

两种声音不停的在董越的脑袋里响起,他抬手用掌心不停的拍着额头,想让自己快点冷静下来。

另一边,陶笙坐车来到天上人间时,正好到了上班时间。

今天小天不在酒吧,跟着老板去开会了,所以酒吧里的服务员都松懈了些,一边工作着一边交头接耳着。

还有之前几乎每晚都来的大金主,也没有来。所以陶笙喝完歌之后,没有人再重金点歌,她难得的提前下了个早班。

“等一下!”后面传来同事的声音。

陶笙拎着包回头一看,看到是上次要送自己回家的同事,“怎么了吗?”

“你现在回去吗?”

“嗯。”

“我送你吧,天哥交代让我送你回去,怕你有危险。”同事笑着说道,但是他内心还是不太想送的。

细腻如她,她能发现同事眼底里的不情愿,抬手拍了拍同事,“没事,我不会每天都发生危险,你接着忙你的,我自己可以回去。”

“这个……不好吧,天哥知道会生气的。”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陶笙温柔的笑了笑。

同事才开心的点了点头,“那你路上一定要小心。”

“好的。”陶笙朝同事摆摆手,然后独身一人来到天上人间的门口。

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的大风,还带了大大的帽子,想要避开一些麻烦的人。但是走出门口时还是不安,毕竟前天晚上的事还历历在目。

她知道现在有点名气,自然有人会针对自己。而且小天不在,她都没有车子回去,只有在路边拦车。

她还没有扬手招车,一辆银白色的奔驰停在她的面前,她心中一惊,以为又是不好的事。

抬头望了一眼路边的探头,心想这些人再嚣张不可能在监控下,对自己下手吧?

于是她抱着包,紧张不安的看着从车里下来的男人。

男人也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头上带着大兜帽,帽沿往下拉着把他半张脸都遮住了。

即使在路灯之下,陶笙也没有第一时间看清男人的面容。

只见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吓得她微微往后退了退,心里默念着他要是再过来,就要转头就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