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再活一万次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就这么带过吧

第三百七十三章 就这么带过吧

书名:再活一万次 作者:兰帝魅晨 字数:3581

陈问今觉得单纯的聊千草缺乏氛围,于是吃完了午饭,直接拉了肖霄回家,半劝半忽悠再加点强迫的推了她一起到浴池里。

磨砂玻璃从中间隔挡,肖霄看着陈问今的身影走进浴池,躺下,紧接着就看见他的手从玻璃下方留的一点空间摆着。

“骗子!说什么头发上有怪味,就是骗我的。”肖霄娇嗔着责怨,却还是握上了陈问今的手。

“今天看到千草那么有个性,我就想起刚跟你认识的时候,只想着跟你二人世界聊聊天,上次我们一起试浴池的感觉太美好了,正好我身上出了汗想洗澡,特别想你陪我。”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怎么了?”肖霄的焦点果然在这上面,对于陈问今关注千草的目光,也就自然合理解释,就此过去了。

“刚认识的时候我对你误会挺大,把你的某些行为表现都恶意的解读为故意引诱别人对你着迷……”陈问今说起之前的事情,肖霄听的十分投入,听了一些,突然不好意思的说:“其实……那时候我也没想着要干嘛,就是看见男的就有点讨厌,看见别人自作多情误会了,又没搭理他就很受伤的样子,我觉得挺活该的,可能真的有你说的那种潜意识想法吧!至于对你嘛——刚开始看你酷酷的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看我,就觉得你装正经,存心想让你露出狐狸尾巴,那时候我自己心情也糟糕,心思是挺坏的。”

陈问今之前推敲的也是如此,只是没想到肖霄能这么坦率的承认那时候的心态,并没有找借口遮掩,不过,本来这也是肖霄的个性特点,陈问今很喜欢她这一点,两个人在一起的轻松,需要建立在坦率沟通的基础上。

“特殊时期,心态一时有些糟糕可以理解,你调整的很快,真的很难得。”

“因为你呀——”肖霄回想着说:“特别喜欢你想安安静静的当一团微弱的光的态度,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不可以呢?就算再美好的感情也敌不过时间的洗礼,即使像我父母那样认真爱了那么多年的深厚感情都可以分开,但我还是可以选择当什么样的人呀,我不能决定别人,但我可以决定自己吧!我可以当喜欢的自己,我不喜欢继续那么迷茫混乱,真的不喜欢……”

两个人握着手,躺在池水里,任由水浪不断的推动,看着玻璃对面的朦胧身影,听着彼此的声音,聊着心里藏放的点滴,不知觉间闹钟就响了。

“讨厌你,骗我中午洗澡,要迟到了。”肖霄收拾了出门时,看时间紧迫,不由急了,她还没有迟到过呢。

“来得及,我算过时间了。”陈问今看她着急,直接背她快步下楼,车特意停在小区外面的路边,就是为了更快。

肖霄被他背着,看他还跑着出小区,就说:“也不用这么急呀,我下来自己走。”

“刚洗香香,跑几步出汗了不好,我掐着时间呢。”陈问今开车时看了眼时间,笑着说:“来得及,肯定一路绿灯。”

车子连过三个小路口,真的都是绿灯,肖霄不禁奇道:“你都记着时间了呀?”

“送着送着就记住了。”陈问今车开到学校外面,看了眼时间,还有两半分钟,刚好够肖霄正常速度上楼。

肖霄高兴的亲了他脸一下,觉得陈问今靠谱,中午的时间从头到尾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她上课也没耽误,下车时她才想起来说:“中午就顾聊天了,下午放学我爸派了车来接,说晚上让我跟那个妹妹见面,可能要晚点才能给你电话。”

“了解。”陈问今不能多说,恐怕一会耽误肖霄迟到了。

肖霄也担心迟到,所以走路也比正常快些,进了教室坐下了,过了二十秒上课铃才叫响。

王帅站起来,看见陈问今还在校门外喝冷饮,不禁笑着想:‘时间卡的真好。’

王帅有点想逃课,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逃课上瘾了,但寻思着没有请假,到底还是怕他父亲知道了责备,为此毁坏他谨慎维持的成熟、懂事、稳沉的印象,当然不值得。

只是,王帅看陈问今又喝着第二瓶可乐,都能想到他此刻冰爽惬意的神态,于是就份外羡慕他时间随意安排的自由。

陈问今想着肖霄晚上没空,他下午也不想到处跑,回去玩了会游戏,晚上就陪陈母和陈茜出去吃饭看电影。

少不了又听陈母抱怨陈主如何如何不着家之类的话,还恨铁不成钢的说:“你爸不知道被谁骗去品什么酒,回来买了瓶五千多块的什么进口的酒!我说他疯了,买瓶酒顶我三个月工资了,他还骂我不懂享受,不懂了解酒的文化,一点生活品味都没有!什么品味啊?不就是拿好听话哄他掏钱!我说了他不听,还说我乡下人见识,说我那点工资本来就不如不上班,家里又不缺我那点钱……”

陈问今只能听着了,其实陈母就是需要倾诉而已,她其实也知道陈主的性格,连她那么强势都管不住,当子女的更不可能。

“……前天晚上你爸喝酒很晚才回来,身上闻着有香水味,回来就睡着了,然后有个人打电话,我接了故意没先说话,就听见个年轻女人嗲声嗲气的喊‘陈大哥……’,我问她是谁,她马上就把电话挂了!”陈母越说越气,愤愤然道:“我早就说了,你爸那德性,没有钱就得意,当了主任又有钱了尾巴就翘上天!不知道会被人哄走多少钱!你别再拿他帐号买股票了,赚的多他飘的多!”

“我倒是想只用你的帐号买,问题是你赚了钱不转给我,让我怎么办?”陈问今反问之下,陈母也有点心虚就说:“以后我转给你。再说了,钱我存着也是怕你乱花,以后还不是会给你吗?”

“现在到以后之间,还有七、八十年,这期间我自己毫无支配权,以我的性格能接受?”

陈母想了想又说:“那以后我保证分给你。”

陈茜忍不住噗哧失笑,陈问今看了眼陈茜,神情无奈的对陈母说:“看吧,你的保证在我们心理就是笑话。”

“你们怎么这么不相信任我呢!我这次是说真的!”陈母信誓旦旦。

“你每次都说是真的啊!”陈问今是不会信陈母的,他知道陈母的作风就是忽悠一次算一次,每次都可以信誓旦旦。“行了,现在操心也没意义。最近操作少,账户的钱没什么变化,等我能自己开账户的时候就不用他的了。”

“神仙帮你也不知道能帮多久,有钱的时候不惜财,等败完了,就是一场空。你爸耳朵根子软,又好面子,人家说几句好话就飘了,根本守不住财!我是怕你好不容易得了神仙保佑的好运,最后让他糟完了!”陈母忧心忡忡。

但这番话,也是人生经验的总结了。

人得意时都会觉得一直如此,以为会越来越好,奈何连国运都有起有伏,何况行业、何况个人?

人能得到一桶金就很走运了,倘若浪费了第一桶金,就等于坐了趟过山车,阿豹现在的处境就是典型。

陈问今记忆中不止一次的坐过这种过山车,不同的只是,他那时候是不在乎财富,执着于情,一次是觉得无趣,就如打游戏那样葬送掉了然后重头开始再来一次;第二次是人为的自我毁灭式的葬送所有,只是想知道一份感情突然失却了财富作为支撑,还有没有那么美好,狂妄的自信将来需要时可以再次得到;第三次则只是一个选择,要良心则需要承担责任耗费几乎全部财富,要财富则需要丢掉良心,而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良心。

即使第三次他已经知道,人生没有那么多一次又一次,因为时代会变,环境会变。时代和环境决定了人的能力发挥的上限。

但那时候,陈问今仍然不喜欢钱,只是对于过去对情的执念,也在自我治疗的过程中。

成家之后他也依然不甚着急,很享受不需要过多财富支撑也拥有的幸福,那是他原本一直追寻的。

但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发现需要更多的财富给予妻子更多的安全感,于是发现,曾经三度失却的,又成为他要费心里获取的。

后悔是不后悔的,因为没有失却,也无法肯定拥有的情感的性质,也无法鉴定感情的属性,那也不会有获取的动力。

但无疑,他年轻时候的不以为然,就如陈母说的那样,就是年轻轻狂时把拥有的财富轻易葬送了。

陈问今自知那时候的他是把物质跟精神剥离的太彻底,无法接受情感跟物质有多一点点的关联,一旦关联了就觉得失却了完美,而不完美了,他就毫不留恋。

事实上,那种执念是一种过了份的自恋,他所要追寻的那种完美,根本就是自己的倒影,也只有自身的倒影才能契合得了他追寻的所有完美。

然而世间根本就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那种追寻也就注定是种幻想。

过了度的自恋和执念是种病,他却只能自行设法治疗。

治好了自己,陈问今才敢成家。

而时间给他的答案来看,记忆中未来的婚姻维护的挺好,至于对教育的应对成效,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揭晓答案。

婚姻和教育在陈问今看来是人生轨迹上最难的两道难题,因为这两张考卷太长——答题卡要写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听着陈母的那些抱怨,陈问今实在帮不了父母。

陈主和陈母的婚姻早就经营砸了,像是答题了没几年,就一起把答题卡全涂黑了,还怎么救?

至于财富,陈母还以为陈主可以拯救一下。

而陈问今却知道陈主对财富和生活的观念,六十多岁了也还跟三十多岁时候一样,一生都没有进展,也是变不了的。

陈问今对陈主的总结就是:优则炫耀,平则愤世。对于陈主而言,不能优越,就是平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