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问丹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发觉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发觉

书名:问丹朱 作者:希行 字数:3216

得到了皇帝钦赐的三十个金甲卫做护卫,陈丹朱立刻就要走,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要走让她们相送,只有阿甜和竹林在跟前,并没有满城招摇。

“傻不傻啊,我在这里招摇什么。”陈丹朱对竹林撇嘴,“我在这里就是没有金甲卫,难道不能招摇吗?”

那倒也是,丹朱小姐一直很招摇,竹林在心里撇撇嘴。

“就是。”阿甜在一旁得意的补充,“小姐是要去西京招摇。”

行吧,是丹朱小姐的做派,竹林无语,陈丹朱哈哈笑了,拉住阿甜的手,看着阿甜娇嫩青春的脸,轻声叮嘱:“你要照看好自己。”

阿甜问:“小姐,不是应该说照看好我们的家吗?”

陈丹朱又笑了点头:“对,照看好我们的家。”她又看竹林,“阿甜要照看好我的家,竹林,那阿甜就请你照看好。”

为什么说这种话?他的职责不就是照看她们主仆吗?竹林木然着脸应声是。

竹林和阿甜送走了陈丹朱,又看着阿甜哭了半天,接着又守着陈宅,盯着磨磨蹭蹭不肯搬走的周玄,等两天后,竹林才来亲自跟铁面将军说这件事。

他事先已经让人给将军禀告了,不用他禀告,铁面将军也早已经知道。

“丹朱小姐这次怎么这么懂事,没有来找将军你?”王咸跟铁面将军说笑,“而是让金瑶公主去求陛下。”

铁面将军声音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这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皇帝已经表明要封赏陈家大小姐和其子,陈丹朱要求用金甲卫护送去西京迎接姐姐也不算什么,这也算是皇帝的封赏。

王咸对竹林说:“丹朱小姐有了皇帝的金甲卫,就不理会将军了,临走也不来看一眼。”说着哈哈笑,看一旁坐着的可怜老父亲。

竹林忙解释:“丹朱小姐是急着赶路,说等接了陈大小姐再一起来拜见将军,感谢将军的照看。”

王咸笑声更大:“她分明是要她姐姐一样跟她受到将军的照看。”

虽然说皇帝要封这位陈大小姐为郡主,但只是一个虚名,至少跟另外一个郡主姚小姐不能比,那位姚小姐有太子做靠山。

陈丹朱只能抓着将军给姐姐当靠山。

他这边说笑热闹,那边铁面将军沉默,似乎在看面前的书卷,又似乎在出神。

“将军,你想什么呢?”王咸问。

铁面将军抬起头问竹林:“丹朱小姐走了多久了?”

还是在想陈丹朱嘛,王咸撇嘴。

竹林道:“两天了,将军不用担心,阿甜她们没有去,要忙着把家里收拾好,不过丹朱小姐带了两个仆妇两个丫头,都是以前陈大小姐的使唤人。”

带着姐姐熟悉的旧仆很好,能让陈大小姐减少几分对新京的恐惧,铁面将军点点头,陈丹朱一直是个很聪明考虑很周道的女孩子,他并不担心,但——

他的手指再次轻轻的抚着桌面,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一直到竹林离开,暮色降临,铁面将军还忍不住想这件事。

陈丹朱就这样走了?这么急,什么也不跟他说,比如到西京后,拜见六皇子什么的,这么好的机会,陈丹朱怎么可能放过?

“因为人家有皇帝的金甲卫啊。”王咸撇嘴道,“你看着吧,进了西京,丹朱小姐比皇子还威风呢。”

说到这里笑了。

“给府里写封信吧,我怀疑丹朱小姐到时候敢闯六皇子府,要亲自见见这个六皇子呢。”

铁面将军道:“她哪有那个心情——”

说到这里话一顿。

丹朱小姐这样心情,还能考虑这么多事,给皇帝要人马,给周玄要房子,唯独什么都不跟他要,怎么看都是要故意把他撇开——

外边响起一阵喧闹,似乎有千军万马奔来。

“将军。”兵卫进来道,“周侯爷来了。”

话音未落,周玄就掀起营帐进来了。

铁面将军道:“出去!”

周玄倒也没有愤怒,转身就出去了,然后在帐外高声道:“将军,周玄拜见。”

铁面将军道:“进来吧。”

周玄这才走进来,也不介意先前的难堪,对铁面将军一礼,又对王咸一笑:“王先生也在呢?来给我诊诊脉,总觉得不太舒服。”

王咸对他翻个白眼:“不用诊脉,我一看你就知道什么病,一会儿熬好药给你送过去,侯爷记得喝。”

周玄笑:“我可不敢喝,上次喝了王大夫你的药,我拉了三天肚子。”

铁面将军打断他们的互相嘲讽,问周玄:“去哪里了?四天不见人影?”

周玄要坐下,一面道:“前两天太子那边有事,帮太子选了些人手,太子殿下要送太子妃的妹妹,姚小姐回西京接孩子,这两天是给陈丹朱腾房子——”

铁面将军打断他:“你是军中之人,又不是太子的人,口口声声将君臣,首先要记得臣的职责,是忠君之事,这个君,是给你职的君,除了陛下,别人不是你的君。”

要坐下的周玄顿时站直身子,收起嬉皮笑脸,郑重的应声是:“末将明白了,末将会跟太子说明,末将不受他的调遣。”

铁面将军摆手:“下去吧。”

周玄施礼大步而去。

看着帐帘飞舞,年轻人的身影消失,外边旋即又传来一阵喧闹,马蹄腾腾伴着年轻人的嘶吼远去了。

王咸呵了声:“什么叫跟太子说,将军不让他受太子调遣?这小子,竟然还挑拨太子和将军你的关系,安得什么心思!”

铁面将军道:“他说太子让他——”说到这里声音一顿,不说话了,人也顿住了。

王咸道:“不是我小人心,自从你直接出面去找陛下不要给李梁封功,说太子是与你夺功之后,太子就恨上你了,咱们这个太子什么脾气,别人不知道,你看的还不清楚吗?你也太不慎重了,他——”

他的话没说完,铁面将军就站了起来。

“不对。”他说道,“不是回西京,是要去杀人。”

王咸被说的一愣:“谁?杀谁?”

他们不是正在说太子吗?太子要杀谁?

铁面将军看着他:“陈丹朱,不是要回西京,而是要杀姚芙。”

......

......

营帐里变得有些闷乱。

王咸展开一张舆图,铁面将军的手指在其上滑落。

“周玄先前说姚芙已经走了四天了。”他说道,“陈丹朱晚两天,她一定日夜不停的急行追上。”

王咸举着舆图在身前,急急道:“追上又怎样?她真敢杀了姚芙,她是不是不想活了?她一家人都别想活了。”

铁面将军站直身子,铁面具后发出一声笑:“她啊,大概就不想这些。”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什么冷静的人,她当初杀李梁就是这样,根本就不考虑杀了以后怎么样,她要做的只是我现在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她这次谁也不求,什么都不说,分明是不打算说,也不求,是要直接杀人。

你们要封赏姚四小姐,那她就直接杀了她,看你们还封赏什么。

她一直都是要杀这个女人的,只是一直在等机会,因为那个姚四小姐从不出宫,现在机会来了,她等到了!

这个疯子啊!

铁面将军抬脚就向外走,王咸眼明手快跳起来抓住他:“将军你要干什么?”

铁面将军道:“当然去救她,你难道不清楚这个女人会用什么办法杀人?”

同归于尽,给别人下毒,也是在给自己下毒,这样才能最让人不防备,王咸当然清楚,还似乎能感受到那时候走进李梁的营帐,闻到的未散的余毒,以及看到那女孩子眼里脸上残留的毒。

王咸看着铁面将军的铁面具,无奈道:“你怎么去啊?多少眼睛盯着你啊,还是我去。”

铁面将军摇头:“你不行,你来不及。”

陈丹朱已经走了两天了,要追出两天的路程,王咸虽然能跟随他行军打仗,但到底只是个大夫,这种急行赶路,还是不行。

铁面将军看着营帐外,夜色火把人声马鸣喧闹,他伸手按住铁面具,喊道:“枫林。”

伴着他一声唤,枫林从外边进来,刚站住就瞪圆了眼,看着面前的铁面将军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白皙年轻美貌的脸。

“将——”枫林一瞬间舌头打结。

铁面将军手一扬,铁面具落在枫林的手里,他的人也走过来,身上的灰袍解下,在解下内里裹扎一层一层的衣袍,他似乎一步一步的长高变瘦,站到枫林面前,就像一个从臃肿的茧里新生而出的青蜓。

他的面容俊美,他的声音清冷:“既然人人都盯着铁面将军,那就让人人都不认识的那个我去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