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

书名:如何治愈病弱反派们 作者:纪婴 字数:3283

秦宴在四岁时,被父母丢弃在孤儿院门口。

据院长说,那天正值寒风萧瑟的凛冬,大雪落满房檐,他独自蜷缩在孤儿院大门门口,因为高烧失去意识。

在他单薄的衣物口袋里塞了张纸,潦草地写着出生日期和名字,那时他并不叫“秦宴”,而是“秦厌”。

厌恶的厌。

院长不喜这个汉字的寓意,在后来为他改了名。但这欲盖弥彰的举动无法掩盖最原本的事实——

打从出生起,他就是一个被亲生父母厌恶的孩子。

连父母都嫌弃他至此,他又有什么资格奢求更多的爱呢。

在孤儿院里的日子并不见得有多么好受。最初一段时间的确风平浪静、按部就班,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直到某天几个小孩前来找茬,事情彻底乱了套——

长乐街里的孤儿院治安并不算好,性情跋扈的孩子们组成了许许多多独立的小团体。秦宴模样乖巧、性格内向,收获了不少老师的青睐,一些小孩心生嫉妒,把他堵在宿舍墙角。

接下来便是一番拙劣的拳脚相向,他笨拙地试图反抗,却没想到变故陡生。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秦宴已经记不清晰。他只知道当自己回过神来,耳边充斥着孩子们惊慌失措的大叫、哭喊与求救,鼻尖窜动着铁锈般的腥味,熏得他一阵恶心。

再往下看,领头的小孩被自己死死拽住领口,鼻青脸肿,看不清原本模样,头顶的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流,浸满整张脸庞。

这本应该是极度骇人的景象。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浑身激动得战栗,死气沉沉的细胞宛如复苏,开始疯狂地跃动叫嚣。

从那天起,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叫他“怪物”。

而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真的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阴鸷癫狂,对血液与杀戮充满强烈欲望。每当不受控制地陷入混乱,他变得不再是自己。

或许这就是父母将他丢弃的原因。

也是在后来,整个世界都厌恶他的理由。

他曾经尝试着融入人群,努力与孩子们交朋友,可每当秦宴靠近,他们都会露出嫌恶与恐惧兼有的复杂神色,像遇见苍蝇般迅速走开。

也曾有一个男孩子愿意接纳他,笑着说“我相信你不是怪物”。那时的秦宴懵懂又青涩,因为这份难得的善意失眠一整晚,如果对方愿意,他能把自己残破的、卑怯的整个小世界送给他。

后来男孩被人欺负,秦宴上前为他出头。压抑许久的野性本能再度迸发,当那些人仓皇逃跑、而秦宴用血红色的双眼看着他,牙齿磨出咯咯响声。

男孩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你、你别过来……求求你,别伤害我。”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跑开,却不知道身后的秦宴为了压制冲动不伤害他,把指甲深深压进肉里,借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

在故事最后,短暂获得了善意的小怪物还是一个人独自站在黑暗角落里,掌心鲜血淋漓。

那男孩再没和秦宴说过一句话,偶然听见他与其他人闲聊时,满满全是惧怕的语气:“真是吓死我了!秦宴就是精神有问题,当时他看我那眼神,简直像要把我生吞活剥,谁敢继续和他一起玩呢。”

既然没有人愿意接近他,既然他总是会无意识地伤害珍视的对象。

那干脆用坚硬的壳把自己裹住,用冷漠的外表面对整个冰冷的、恶意相向的世界。外面的人进不来,秦宴也不愿意出去,当一点点习惯孤独,他就能避免奢望过后的失望。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乎他,就这样孑然一身地活着,似乎没什么不好。

刚从睡梦中惊醒的少年看着手里的奶糖,沉默着轻抿薄唇。

自从离开孤儿院,独自搬去长乐街的出租房生活,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糖果。

也是第一份礼物。

——但这一时兴起的好意并不能证明什么,不过是兴致驱使下的短暂施舍。一旦那个叫江月年的女生看见自己发疯的模样,也会和其他人一样退避三舍。

秦宴勾起自嘲的轻笑,本想把糖果扔进一旁的垃圾袋,在即将松手时,指尖却迟疑着僵住,轻轻摩挲纸条上那个轻巧的颜文字笑脸。

然后手腕一旋,将它们放进书包最里层的小口袋。

想来是太久没有人对他笑过。

所以连这样一个虚幻的笑容都舍不得丢开。

*

“他吃了吗?”

“吃了吃了吃了!”

江月年得意地一撩头发:“天才第一步,江月年牌小套路。我觉得我不应该是个凡人,我应该生活在快乐星球。”

裴央央转身笑着拍她脑袋:“得了吧!”

她正想再说什么,视线向后一瞟,忽然嘶了口冷气,把声音压低三个度:“停停停,秦宴在我们后头——就在你后面第五个。”

这会儿正值午餐时间,不少学生都在下课铃打响后迅速冲去食堂打饭,江月年与裴央央一对狐朋狗友没什么上进心,等慢悠悠晃到食堂,大部分学生已经打完了饭,队伍只剩下零星几个人。

她们已经够晚了,没想到秦宴还在更后头。

听说因为家境不好的缘故,他的午餐从来只有白米饭配一份青菜。江月年心里吐着小泡泡:现在正是发育期,吃那么一点真的没关系吗?更何况他晚上还有兼职耶。再往深处想,或许胃病也和这种饮食习惯有关,果然还是应该吃得健康一点吧?

阿统木打了个哈欠:

“你看,秦宴同学总共帮了我两回,给他送药只是还了其中一份人情,我还欠着他一份恩呢。”

江月年在心里哼了声,带着有些恶劣的笑:“而且我乐意,你管不着。”

等终于轮到她,小姑娘认认真真把剩下的菜品打量一番。太油腻对肠胃不好,好吃的菜又大部分被打完,想来想去,听见食堂阿姨叫了声:“怎么了小姑娘?”

身后的学生在跺脚,大概是等得不耐烦。

她脸上一热,匆忙说了三样自己平时喜欢的食物,然后小心翼翼补充:“阿姨,这些菜我打两份,一份装在我的盘子里,另一份麻烦盛给站在我后面的第五个男生——穿长袖校服的那个。”

江月年把声音刻意压得很低,小脸板成一本正经的模样:“不过您千万别告诉他是我付了钱,等会儿不管他点了什么,您都把这些菜加给他,然后说……就说是盛错了。”

阿姨细细看她一眼,又抬眸瞥向江月年身后的队伍。秦宴身形高挑,在人群里极为扎眼,望见他的瞬间,阿姨神色了然地嘿嘿一笑,比了个ok的手势。

阿姨真好!谢谢阿姨!给阿姨倒上一杯卡布奇诺!

担心自己交头接耳的动作被秦宴察觉,江月年没再多加嘱托,道了谢便接过餐盘转身离开,与裴央央一起坐在距离打饭窗口最近的桌子上。

因为秦宴排在队伍末尾,身后没有其他人,她们又离窗口很近,所以能隐约听见一些阿姨的声音,也能清楚看见秦宴接过盛好的菜,带了点困惑地微微僵住。

不等少年开口询问,就听见一道百转千回的女高音,尾音拖得老长老长,每个字都满带着无穷无尽的悔恨:“哎——呀!”

江月年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口气差点没噎过去,又听阿姨继续道:“我盛错了!这要——怎么——办——呢!”

夸张得像在唱京剧。

在这一刻,她不再是给学生盛错菜的食堂阿姨,而是与魔族私奔的九天神女、败光家产的豪门千金,在犯下弥天大错后痛苦万分、悔不当初,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乡亲。

这演技舍我其谁、傲视群雄,直逼奥斯卡最佳女演员,阿姨第二,没人敢认领第一。

江月年惊呆,裴央央爆笑。

可偏偏窗口里的阿姨对自个儿演技没有一丁点自知之明,说着又面露纠结地叹息一声,做贼心虚般朝四周望了望,语速快得像豌豆射手,突突突冒出来:“算了,趁没被别人发现,这些干脆全部送给你。快拿走吧!”

这一下,又从虐心情感大戏摇身一变,成了谍战剧里的地/下/党接头。

江月年看得目瞪口呆,明明自己并不是当事人,却还是不自觉羞得红了耳根。

她欲言又止,只得用一只手挡住脸颊,一边沉默着低头扒饭,一边听心里有个小人在蹦来蹦去地呐喊:阿姨,你演得太过分了阿姨!

“本来吧,我是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这事儿本应该到此结束,没想到阿姨末了又挤眉弄眼地补充一句:“但是之前排在你前面的女孩点了这些,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给记岔了——你看,就是离这儿不远的那个。”

这句话音量很小,江月年并没有听见。

她正佯装无所事事地吃饭,心里为自己的小伎俩暗自得意,没想到那阿姨突然朝自己这边一望,饶有深意地挑了挑眉。

一口饭堵在口中。

好像,不太妙的样子。

果不其然,秦宴也在一秒钟之后转过身子,黑黝黝的视线笔直望过来,恰好与她四目相对。

江月年:……

江月年:???

糟糕。

糟糕糟糕糟糕。

他他他看过来了!

阿姨你看上去浓眉大眼,怎么居然是个二五仔!阿姨,还记得我们彼此的承诺吗阿姨!

裴央央看得乐不可支,在一旁瞎起哄,装作无辜的模样脆生生喊:“你怎么一直盯着这边看啊,秦宴同学?有事吗?”

你们这群叛徒。

有内鬼,请求终止交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