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

书名:如何治愈病弱反派们 作者:纪婴 字数:3060

伞最终被秦宴握在手里,遮住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

被他那样冷不丁地一拉,江月年总有种小秘密被人戳穿的慌乱感,正想着应该如何打破沉默,居然听见秦宴的声音:“……你参加了周末的公益汇演?”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同清水击石般响在耳边,江月年带了点诧异地睁大眼睛,抬头与他对视。

公益汇演是市里一年一度的活动,由全体市民自行报名,经过选拔与排练后,能在周末的露天剧院进行演出。表演者和观众都是自愿前来,所有门票收入全部捐给贫困山区。

江月年从小喜欢音乐,在裴央央撺掇下报了名,没想到一路绿灯,直接入选出演名额。

——可那不应该是秦宴知道的事情。

看出她眼底的困惑,少年沉声补充:“我在那里兼职,看见了名单。”

“是工作人员啊!我们还挺有缘的。”小姑娘闻言咧开嘴角,杏眼闪闪发亮,“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会表演什么啦,你听过那首歌吗?”

秦宴“嗯”了一声。

那是首钢琴弹唱,歌名叫做《love in december》。

他答得隐晦,想起这首歌时垂下眼睫,晦暗不明的眼底闪过一抹柔色。

他每天为生计奔波,没有多余时间静下来倾听音乐,更不用说这首十分小众的英文歌曲。第一次听见它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完完全全是场意外。

那天秦宴被班里找茬的不良少年们堵在教室角落,在“怪物”和“疯子”的咒骂声里遭到拳打脚踢。他咬着牙反抗,奈何寡不敌众,被揍得狼狈不堪。

中午只吃了很少一点食物,放学后又打了架,疼痛与饥饿化作锋利的剑,一下又一下刺破少年人的五脏六腑。他几乎失去知觉,只能麻木地拖着双腿行走,被孤独与憎恨折磨得发疯。

就是在那天,路过钢琴房时,秦宴听见这首歌的调子,以及从没听过的女孩子声线。

当时天色已晚,学校里没剩下什么人,轻缓的琴音静静流淌在走廊,伴随着少女柔美的低哼,仿佛连夜色也受了蛊惑,变得安静又温柔。

他没有多余力气动弹,干脆悄悄坐在走廊尽头的长椅上,听着乐声渐渐入眠。被世界遗弃的少年孤独又窘迫,在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只有那首曲子陪在他身边。

再醒来是半小时之后,弹琴的人早已离去,秦宴刚打算勉强站起身子,却发现腿上不知被谁放了个纯白小布袋。

迟疑着将它打开,居然是一份治疗外伤的膏药,以及字迹龙飞凤舞的小纸条。

说不清当时是什么心情。

就好像一个在沙漠里迷路的旅人,已经很久很久没喝过水,在放弃一切希望、浑浑噩噩自暴自弃地迎接死亡时——

天边突然下起一阵细微的小雨,如同神明恩赐,温柔落在他脸上,让他尝试着去相信,世界上或许还有希望。

那是段没头没脑的故事,他不知道弹琴那人的模样与名姓,只有轻飘飘的钢琴旋律回旋在耳边。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江月年不知道秦宴脑袋里的心思,自顾自说:“秦宴同学,你喜欢这首歌吗?”

见后者点点头,她笑意更深:“我也喜欢它很久啦。秦宴同学,你会去看我的表演吗?”

秦宴:“嗯”

“那就约定好了,我们不见不散。”

江月年双手背在身后,直对着他的眼睛:“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好好表现的哦。”

秦宴把头扭到一边,从嗓子里淡淡滚落一声“好”。身旁的小姑娘似乎轻轻笑了笑,他没再说话,握着伞柄的指节下意识用力。

这是他与别人许下的第一个约定。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毁约。

*

秦宴知道江月年不住在长乐街,因此执意在街区附近的拐角就与她分别。阿统木沉默许久,好不容易在他离开后发了话:“反正是顺路,干脆去看看姜池吧。”

这个提议不错,于是江月年循着记忆,来到了小鲛人家门前。

这栋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破败阴暗,四处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潮气。男人瞧见她身影,露出谄媚讨好的笑,江月年不想搭理他,付了钱便头也不回地走进角落房间。

今天的姜池格外安静,等她推开门才发现,他正闭着眼睛靠坐在浴缸里,像是睡着了。

鲛人是出了名的高颜值种族,姜池自然也不例外。薄薄的耳鳍呈半透明状,映出好看的深蓝色,衬得皮肤瓷白一片,美好脆弱得随时都会破碎。

纤长眼睫像漆黑的小刷子,由于沾了一丝水汽,软绵绵地向下垂坠。他清醒时总带了股阴戾气质,仿佛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喜欢的东西,这会儿冷意森森的双眼轻轻闭合,居然露出几分孩童般的无邪与宁静,如同一只人畜无害的白兔。

鲛人种族的自愈能力果然强悍,上次见到的伤口自然痊愈大半——

然后又出现不少狰狞的新伤。

如果不是阿统木一再强调,不能擅自行动制造蝴蝶效应,让他老爸不会在半个月后的违法交易里遭到抓捕,江月年真想马上拍个视频拿去举报。

姜池敏感得出乎意料,在她踏进房间的刹那睁开眼睛。小白兔又成了小狼崽,不怀善意地瞪着她瞧。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姜池病怏怏的,没什么力气。

“你。”

生有鱼尾的少年沉声开口,声音低哑得可怕,如同野兽在夜里发出的呜咽:“出去。”

修长鱼尾动了动,激起哗啦啦的水声。

江月年听见他沉重的喘息。

“你怎么了?”

她皱眉上前一步,仔细端详对方的模样:“发烧了吗?”

真的好不对劲哦。

在他醒来的瞬间,原本惨白的肤色突然蒙了层落霞一样的潮红,那抹红晕来势汹汹,从耳边一直蔓延到眼尾,如同势不可挡的海水,把陆地骤然吞没。

而且呼吸声又重又急,尾巴很难受似的微微颤抖,飘带状的尾鳍在水中吃力摆动,撩起阵阵带着血腥味的涟漪。

江月年不太明白。

……最奇怪的是,他的症状似乎在随着她的靠近逐步增加。当她把手放在对方额头上,鲛人空洞幽暗的眼眸倏地睁大,伸出长有薄薄蹼膜的右手,一把将江月年的手掌挥开。

然后咬紧下唇,颤抖着把脑袋低到胸前。

好像她是个传染病毒。

阿统木幸灾乐祸的声音里夹了笑:

求、求偶期???

江月年脚底一滑,差点直愣愣摔下去。

它说着顿了顿,嘿嘿笑了声:

停停停!

她她她要怎么负责!这里才不是18x的有颜色小说呢!是味道的问题吗?今天回去就把沐浴露换掉!

江月年慌得不行,很没骨气地问它:“现在走,来不及了吗?”

阿统木长叹一口气,

你真是够了啊喂!

江月年心里一团乱麻,姜池的状态同样算不上好。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经历一遍这种浑身发热的感受,如果身边有异性在场,难受程度会加剧许多。像是有火燃烧在五脏六腑,每一滴血液都沸腾着不断叫嚣,他无处发泄,茫然又慌乱,逐渐无比屈辱地明白,这应该是所谓的求偶期。

出自本能的、调动所有感官的欲望。

惹火烧身,无处可逃。

他不愿被动物野性支配理智,逐渐学会用疼痛来镇压冲动。

撕扯鳞片、用小刀狠狠划在手掌、咬破嘴唇,只要流血,只要痛苦得无以复加,那团火焰就会短暂地退居幕后。

眼看姜池紧紧咬牙,拿起一旁的小刀朝手臂捅,江月年一把握住他手腕。只不过是这样的触碰,就惹得后者浑身一颤,连手肘上的鱼鳍也随之绽开。

透明骨架支撑着淡蓝色薄膜,张开时恍如美不胜收的昙花一现,随着身体的颤抖轻轻张合,令人想起温柔的海水。

但姜池本人全然和温柔两字沾不上边,通红眼眸里满是戾气:“出去。”

阿统木强忍笑意:

江月年实在不好意思,困窘地摸摸鼻子:“我听说像你现在这种情况,被摸摸尾巴的话,症状能缓解很多。所以,那个,你愿意让我……碰一下吗?”

姜池压抑住破碎的喘息,气冲冲看向她。

通红眼尾极大程度削减了少年周身冷冽的气质,原本幽深的蓝色瞳孔蒙着层水雾,从平日里寒冷的深海变成一汪温柔春水。水光荡漾,显出几分薄薄的怒气,更多还是狼狈至极的羞怯。

被他这么一瞪,江月年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这番话,和那些不可描述酱酱酿酿的小说里,电钻成精的男主们坐在床上,满脸欠揍说出的那句“女人,想不想要”……好像没太大区别。

难怪姜池会又气又羞。

这种局面,就真的,很尴尬。

江月年被自己弄得脸颊发热。

呜,谁来帮帮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