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五)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036

太阳刚一落山,方轻云就感觉自己视野忽然一变,又换了视角,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方云娘的身体里。

再看向陈彦,果然看见他一脸欣喜若狂的表情。

陈母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儿子忽然变化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彦儿,你这是怎么了?”

陈彦笑眯眯的说:“没事没事,就是高兴,娘你去睡吧!”

陈母感觉莫名其妙的,但她还是转身去厨房给儿子烧洗漱用的热水了。

陈彦拉着方轻云就进了两人的屋子,关上门窗压低声音说:“云娘,我们换回来了,你看是不是那神仙愿意放过我们了?”

方轻云淡淡的说:“或许吧。”放过你?做梦吧!

陈彦还高兴的以为劫难要过去了,晚上睡觉的都有些兴奋得睡不着,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第二日醒来,陈彦差点惊叫出声,他看着自己曲线优美的柔美身体,欲哭无泪:“究竟是哪路神仙要这么折磨我?”

他居然又跟方云娘换身体!

方轻云顶着陈彦的脸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上一脸哭丧模样的陈彦说:“快点起来吧,再磨蹭下去,娘又要骂你懒了。”

“我这是给我儿娶了个什么样的懒货啊?这都日上三竿了居然还不起床,等着老娘把早饭端到床头吃是吧,真是懒得……”

方轻云的话音还没落,外面就已经传来了陈母叫骂的声音,陈彦听得直皱眉。

陈彦动作利索的起床穿衣服,然而妻子的衣服他却穿不上,生疏的试了半天,除了尴尬就只剩下难堪了。

方轻云主动上前教他该怎么穿女人的衣服,不管怎么样他迟早是要习惯白天以方云娘的身份出现的。

等陈彦穿好衣服,收拾头发又是一件难事,方轻云一看时间不早了,没时间慢慢教他学会自己梳头,就亲自动手帮他梳头。

陈母在外面骂了半天也不见儿媳妇应一声,就过来站在门口探头看看情况,然后正好看见自己儿子站在儿媳身后帮忙梳头,她那个懒货儿媳竟然就跟千金大小姐一样坐着等她儿子伺候梳头。

陈母顿时就一股气涌上心头,怒气冲冲的冲进屋子里一把抓住陈彦的手臂,伸手去撕扯他的长发:“小贱人居然还敢让我儿子伺候你!你真以为你是千金小姐啊!”

方轻云连忙伸手去拦:“快住手!”这一把薅下去,只怕要把方云娘的一头秀发给薅秃一半。

陈母担心伤着自己儿子,倒是松了手,但这次她是不肯给儿子面子了,抓着陈彦手臂的手绝对不肯放开,一把将陈彦从凳子上拖到了地上,用脚去踹他的肚子:“小贱人老娘打死你!”

还好方轻云眼疾手快的把人给拦了下来,不然陈母这一脚踹下去,等晚上两人换回来的时候,她可就要受大罪了。

陈彦被陈母拉得摔到地上,整个人都摔懵了,脑袋里嗡嗡的,眼前只看见陈母那狰狞凶恶的表情,耳朵里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不过陈彦昨天和刚才已经领教过自己母亲泼妇的一面,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是在对他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他心中蓦的就对陈母升起了强烈的厌恶情绪。

陈母被方轻云拉了出去,陈彦趴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好半晌才缓过神来,慢慢的自己爬起来,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土,坐回了凳子上。

看着面前这面方云娘从娘家带来的陪嫁铜镜里模糊不清的面容,即使镜子不怎么清晰,也能看见镜子里的女人披头散发形容狼狈,一看就是遭了罪。

陈彦怔怔出神,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往日自己的忽视下方云娘过的是什么日子,好像他偶尔也会看见云娘在梳妆铜镜前一坐就是好半晌,一直等到他催促或者是他娘在屋外指桑骂槐才匆匆梳好头发出去干活……

他竟然有点想不起来云娘初嫁他时那羞怯秀美的模样了,曾经被父母宠爱着长大的姑娘好像越来越沉默,很少在她的脸上再见到明媚的笑容了。

他印象中笑起来有好看小梨涡的方云娘逐渐被后来沉默寡言郁气沉沉的方云娘给替代了。

陈彦伸出双手,看着这双手上的细微伤痕和淡黄色的薄茧,他依稀记得新婚之夜时自己握着方云娘一双如柔荑的玉手时怦然心动的感觉,而现在才成婚多久,那样一双令他心动的纤纤素手竟然被磨成了这般,他不禁心中愧疚不已。

方轻云把陈母给安抚了之后,走进房间里,看见陈彦正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方云娘怔怔出神,这是沉浸在‘自己’的美貌中无法自拔了?

方轻云听说有的男人内心住着一个少女,这种男人在接触女装后时常难以自拔,莫非陈彦正是这种男人?他现在忽然品味出做女人的妙处来了?

“我娘出去了?”陈彦没听见陈母那大嗓门的谩骂,下意识的觉得不是陈母消停了,而是她不在家了。

方轻云从陈彦的话语中听出了他微妙的情绪,勾唇一笑,走过去为他梳妆:“嗯,她出去了。”

她帮他挽好发髻,插上一根雕刻粗糙的木簪,说:“本来我有银簪子的,不过被娘拿走了,只剩下木簪子,你将就着戴吧。”

这木簪还是方云娘自己琢磨着雕出来的,有个簪子的形状,刻上一点花纹就算做成了。不然她一个布商的女儿,带着不少的嫁妆嫁到陈家,却跟村里的普通村妇一样用树枝挽发,怕不是要被人笑话。

陈彦沉默的看着身后清瘦的男人将木簪插在自己的发髻上,心里五味陈杂,复杂难言,半晌才说:“云娘,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娘她……”

“你知道的。”方轻云神色淡淡的说,“其实你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知道吧。”她的视线与镜中陈彦的双眸对上,眼眸中充斥着浓浓的嘲讽之色。

陈彦脸上泛起羞恼的绯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