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六)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157

方轻云并不想跟陈彦多说什么,听他那自我感动的忏悔,她穿越过来时脑海中浮现出的记忆正是方云娘悲剧一生的记忆,方云娘在深夜里被黑漆漆的河水淹没时的恐惧与怨愤她也是感同身受的,所以她没法替方云娘原谅罪魁祸首与帮凶。

方轻云走出房间,去了书房,按照陈彦往日的习惯一直待在书房里练字读书。

虽然灵魂互换这个技能可以帮她继承身体原主人的能力,但昨天晚上她与陈彦重新换回身体后发现,她回到方云娘的身体里之后,就无法使用陈彦的能力了。

那么在白天她待在陈彦身体时努力学习,将陈彦的学识掌控在自己的脑海中,真正成为自己的东西,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因此方轻云学习起来十分认真,都不需要陈彦来教她,因为她看到什么不明白的知识点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就会浮现出陈彦对这处知识点的理解,如果有陈彦也不明白的知识点,那么就要等去私塾请教先生了。

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所以私塾先生给学生们都放了假,陈彦才能在家里待这么多天不去上课。

陈家为了供陈彦读书,家里的田地早已卖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几亩薄田也被赁了出去,除了后院里的一块菜地,陈家人倒是不需要下地种田。

但没有田地,陈家日子就过得拮据,现在已经在靠吃方云娘的嫁妆为生了。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方轻云就不理解陈家母子俩吃方云娘的、拿方云娘的,怎么就有脸苛待方云娘?软饭硬吃?

方轻云学习的时候,陈彦端着茶杯进来了,看见她认真看书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看得懂这些吗?”

他话语里下意识的优越感令方轻云微微皱眉,说:“你难道希望我看不懂?你可别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是‘陈彦’,再过几天就该去私塾了,我要是什么都不懂,在外人看来就是‘陈彦’是个草包了。”

陈彦脸都青了,他刚才还真没想到这方面去:“难道我们一直都要这样?再换不回来了?”

方轻云淡淡的说:“应该还会换回来的。”不给陈彦露出喜色的机会,话锋一转,“昨晚我们不就换回来了么?”

陈彦脸色一黑,这换回来跟没换有什么区别?让他空欢喜一场。

不过灵魂互换这种事也不是他能掌控的,因此陈彦权衡利弊之后,对方轻云说:“我教你吧,就算不能考秀才,你也不能让我变成草包童生。”

陈彦一直为自己的童生身份感到骄傲,并且心高气傲的想要成为永安县的第三位秀才,怎么会愿意让方轻云败坏自己的名声。

永安县不算富裕县,读书人少,考取功名的秀才更是只有两个,都是在县城里开私塾的老秀才了,陈彦算是近些年来最有希望考中秀才的一个年轻书生,不然方云娘的父亲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

方父虽然只是一个小布商,但在永安县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如果不是看中了陈彦本身的潜力,就陈家这种家境他根本看不上眼。

陈彦主动提出教方轻云学习,起码在两人换回身体之前,他不希望方轻云露馅了,或者败坏他的名声。

但继承了陈彦所有技能的方轻云却不稀罕陈彦教她,她只说:“你先把你的人际关系给我梳理清楚,你与哪些人交好,与哪些人交恶,总该叫我知道。”

陈彦想到再过几天就是去私塾上学的日子,私塾里的先生和同窗都是熟悉他的人,人际关系也比仅在陈家复杂得多。

于是他就详详细细的将自己在私塾跟哪些同窗关系好,哪些同窗有矛盾,对哪些人该是什么态度,面对先生时又是什么态度……都一一跟方轻云说清楚。

方轻云在陈彦每提一个人名,脑海中就下意识浮现出那个人的音容笑貌,看来这也是‘灵魂互换’金手指附带的福利了。

听完后,方轻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陈彦,说:“倒是没想到,你在私塾里人缘还挺不错的。”

在家里对母亲和妻子颐指气使,在私塾对外人却是温和有礼,简直就是个窝里横!

陈彦没听出方轻云话语中隐含的讽刺,还有些得意,不过低头看看自己现在的状态,那点得意就变成了郁气。

方轻云不希望自己不在陈家时,陈彦以方云娘的身份给她闹出什么麻烦来,毕竟灵魂互换只是临时的,她每到太阳落山就会回到方云娘的身体中,自然不能让方云娘的身体出事。

方轻云将自己继承的方云娘记忆里的人际关系也给陈彦详细梳理了一遍。

比起陈彦的人际关系,方云娘的人际关系就简单多了,刚嫁到陈家村不久的方云娘也只与隔壁的小李氏关系不错,其他人仅限于勉强认识的地步,真正需要注意的方家人,也是暂时不必接触的。

方家人口也简单,除了方父方母之外,就只有方云娘年仅十一岁的弟弟方益。不过方云娘出嫁后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娘家,暂时陈彦不必以‘方云娘’的身份去面对自己的岳父岳母和小舅子。

在梳理完人际关系后,陈彦还想教方轻云认字读书,结果走近书桌一看,只见书桌上的纸张已经被写满了一个个黑色的大字,虽然字体显得有些软趴趴,没有什么风骨,但乍一看跟陈彦自己的字体还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陈彦怔住了,愣了半晌才说:“你会写字?”

方轻云淡淡的“嗯”了一声,不过想到真正的方云娘在闺阁中只识得几个字,看得懂账本后就没学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听说夫君是个读书人,我便瞒着爹娘私底下费了苦功夫学了一些。”

陈彦没心思去思考方云娘是如何瞒着方父方母私底下读书识字的了,他满脑子都是对方云娘为了与他有共同话题暗地里努力用功读书练字,对他用情如此之深,心中感动不已。

他伸出手去握住方轻云的手,面露感动的说:“云娘,你的心意我明白,你放心,我陈彦日后定不负你!”

就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一个柔弱女子握着一个男人的手,面露感动之色,嘴里喊着女子闺名进行这番表白,实在显得有些滑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