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十一)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428

“……她毕竟是你婆婆,你怎么能跟自己婆婆顶牛呢?万一你不孝的名声传出去了,陈彦休了你怎么办?你要好好孝顺你婆婆……”

这个妇人正是原主方云娘的亲生母亲。

方轻云虽然不知道在自己换回来之前陈彦受到方母怎样的摧残,但光是她刚才听到的那半截话,她心里对方母的好感度就刷刷往下掉。

方母的话的确是为自己女儿云娘好,但不得不说的是,方云娘记忆里她会落得那么个下场,她的父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凡他们在疼女儿的同时更有勇气一些,不要叫方云娘一味忍耐,方云娘也不会落得个被陈母磋磨至死的下场。

想到这里,方轻云脸上神色冷淡的问:“可是在我婆婆看来,我给她做牛做马也不叫孝顺,得舍命给她才行。”

正絮叨个不停的方母顿时愣住了,看着方轻云,仿佛才注意到自己女儿脸上冷淡的神色,到了嘴边的话有些不敢说了。

方轻云站起身送客:“娘,天黑了,山路不好走,你早些回去吧,不然你不舍些银两我婆婆是不会让你留宿的。”

方母不太信:“怎么会,毕竟是亲家……”她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陈母装模作样故意大声喊出来:“哎呀,我们家屋子又破又小,没钱修房子,连间客房都没有……”

方母面露讪笑:“……呵呵。”

她还真没想到陈母能干出这种事。

方轻云心情不好,听着陈母的话心情更糟糕了,开门出去对院子里的陈母说:“你放心,我娘今晚不会留宿的,占不了你一张床,别在这里哭穷了。”

陈母对方轻云毫不客气的话也没多大反应,听她说方母不留宿,自己那点小算盘打不响了,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冷哼一声就扭头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方轻云看着陈母居然没骂她,脸上露出几分诧异之色,随即想到,要么是她以‘陈彦’的名义对陈母的警告见效了,要么就是白日里陈彦在家中把陈母给气到习以为常了。

不过想到自己换回到方云娘身体里就看见方母对自己说教,想来极有可能是陈彦跟陈母顶牛时被方母撞见了。

方母也走了出来,看见陈母居然对怼她的方轻云轻飘飘的放过了,还有些惊讶,说:“云娘,你婆婆看起来还挺和善好说话的。”

方轻云嘲讽一笑:“好说话?你是没看见以前她逼我干重活和打我的样子,现在只是我自己立起来了,陈家还指望着我拿嫁妆银子养他们,她有意见也只能憋着。”

方母愕然,显然是没想到女儿之前在陈家的处境这么艰难,她到底是真心疼爱女儿的,眼眶发红,哽咽着说:“你在陈家吃了苦头怎么不告诉娘呢?”

方轻云又不是真正的方云娘,对方母有多深的感情,所以看见方母红了眼似乎有些难过的模样,她只讥讽的回了一句:“我说了你们还能支持我和离不成?”

方母生气的说:“和离就和离!读书不错的书生又不只他陈彦一个人,他一个小小的童生,靠着我们家的钱才能继续上学,居然还敢亏待你!”

方轻云顿时愣住了,方母居然支持她和离?

她从方云娘的记忆中看见,方云娘受不了跑回娘家诉苦,方父方母也只叫她忍耐,尽早生个孩子,有了孩子日子就好过了,最终方云娘还是被逼上了绝路。

但现在,方轻云看着强硬的方母感觉有些不真实。

忽然她想到此时与方云娘记忆里不同的情况,那就是陈彦现在只是一个童生,而不是秀才。

童生并不是功名,也就是说陈彦至今还是个没有功名的白身,有钱的方家自然不会忌惮陈彦。

而方云娘记忆中,她回娘家诉苦时是忍耐了好几年实在受不住了才跑回去的,那个时候陈彦已经考中了秀才,有功名在身,可以见官不跪,他已经不是区区布商方家能拿捏得住的了。

想到这里,方轻云不由得心动的问:“娘,我若是想和离,你和爹真的愿意支持吗?”

方母本来劝她孝顺婆婆,是因为她来陈家时就听见她与陈母吵架闹得很难看,为了女儿的名声才劝她孝顺陈母。

现在得知陈母磋磨自己女儿,方母当然不会再让她忍耐:“娘支持你!至于你爹,他也是疼你的,肯定支持你和离。”

方轻云听着方母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轻声说:“还不急,娘你回去先探探爹的口风。”

她可是记得那位神秘存在告诉她,要为原主消除怨气,并且活出一个精彩人生的。

消除怨气就是帮方云娘报仇,不报复陈家母子,方云娘的怨气如何能消?

但方轻云毕竟是第一次做任务,在新时代和平现代社会长大的她,作奸犯科之事是绝不会做的,所以在身体上对陈母进行伤害她做不到,她能做的就是从心灵上折磨陈母。

陈母为人自私冷漠,唯独在乎自己的独子陈彦,方轻云的报复手段就是让陈彦与陈母反目,让做梦都想看见儿子出息孝顺的陈母余生都只能面对一个既不出息也不孝顺的儿子。

所以她打算报复成功,消除方云娘的怨气之后再和离,结束‘灵魂互换’的技能使用,开始新的生活。

方母又叮嘱了方轻云几句,不再劝她孝顺婆母,而是叫她好好照顾自己,别傻乎乎的被陈家人拿捏了,有事回娘家求助。

方母是坐马车来的,在离开之前,正好遇见回家的陈彦。

她心中不满的看向陈彦,然后看见身上有些狼狈的陈彦时略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了?”

陈彦看见方母,十分尴尬。

今天陈彦也是怪倒霉的,方轻云去私塾上学,家中就只有陈彦和陈母二人,若陈彦还是陈彦自然愿意与自己亲娘待在一起,但他却是以‘方云娘’的身份和陈母一起留在家中。

方轻云一走,陈母就活跃了起来,想着法儿的刁难‘方云娘’这个儿媳。

陈彦可不是性情柔软温顺的方云娘,当即就不干了,跟陈母吵了起来。

陈母气得连午饭都不给他吃,然后越吵越不可开交,几乎一整天都是争吵中度过的,天快黑了的时候两人又因为晚饭吵了起来,正好被前来陈家探望女儿的方母给撞个正着。

陈母就对方母阴阳怪气的说:“瞧你养的好女儿,嫁到我们家来还真是够尊敬我这个婆婆的!”

方母又羞愧又尴尬,就把陈彦拉进屋子里好好说教一番。

说得陈彦万分不自在,在方母看来陈彦是她亲闺女,但实际上她亲闺女身体里塞的灵魂是她女婿的。

然后赶上太阳下山,方轻云与陈彦灵魂又马上换了回来。

方轻云还好,只是要忽然面对说教的方母。

陈彦就惨了,刚换回自己身体里,一个没注意摔了个狗啃泥,一身狼狈的走了回来,偏偏又正好撞见正准备离开的方母。

陈彦支支吾吾的给方母打了声招呼:“娘,今,今晚不留宿吗?现在就,就要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