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十二)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181

之前陈彦是‘方云娘’时,见到方母差点脱口而出喊‘岳母’,心里默念了半晌的‘娘’才算改变了习惯。但现在他回到自己身体里,改喊‘岳母’时又习惯喊了‘娘’。

不过倒也没喊错,就是方母听惯了陈彦文绉绉喊自己‘岳母’,忽然听见他亲近的喊‘娘’,还有些诧异。

难道是这小子知道对不住我女儿,才改口喊‘娘’希望借此讨好我?

方母很有原则的在心里冷哼一声,再怎么讨好也没闺女重要!

“我出门得急,没带留宿的银子,毕竟谁会想到在女婿家里留宿一晚还要付钱呢!”方母讥讽的说。

陈彦第一反应就是陈母又想占便宜了,真是丢脸!

若是以前,他定会觉得是妻子方云娘与岳母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或者是觉得岳母看不起他才这么讥讽他。

现在他已经不知不觉中习惯了遇到什么事第一个想的就是自己亲娘又闹什么幺蛾子。

陈彦心虚的说:“岳母别生气,这事应该是个误会,你来自己女儿家中住,怎么能要你住宿费呢?”

方母摆了摆手,不愿听他再说什么,直接上了马车,车夫挥着马鞭赶着马车往县城方向去了。

陈彦看着那辆狭窄又陈旧的马车,心里很是羡慕,因为即使是这么破旧的一辆二手马车也不是他现在能买得起的。

朝廷倒是不禁百姓买劣等马,只有上等战马才是战略物资禁止贩卖,用来拉货拉车的劣等马还是允许买卖的。

但马匹的价格远比牛羊贵太多,这辆二手的破旧马车是方家的重要资产,相当于现代的二手高档豪车了。

陈彦想到方家的财富和自己读书科举的巨大消耗,默默下定决心要对妻子方云娘更好一些,这样才能让方家心甘情愿的供他读书科举。

陈彦进门之后看见站在院子里的方轻云,脸上刻意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唤了一声:“云娘。”

方轻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头就进屋了,态度十分冷淡。

本想追上去说几句软话的陈彦忽然脚步一顿,他想起天亮后自己又会与方云娘灵魂互换,到时候去私塾读书的就是方云娘自己了,难道她还会不让方家资助她自己读书吗?

觉得方家那边的银钱来源不会断掉的陈彦就打消了去讨好方轻云的念头,他去陈母屋子里找她,进去就看见陈母正埋头补衣裳,昏暗的烛光下可以看见那件衣裳是他的一件外衣,袖口处磨损出破洞,陈母正小心翼翼的用同样料子的碎布头为他缝补。

陈彦心里没有产生感动,反而下意识的皱眉说:“娘,这件外衣都破了,你补丁打得再好也是补丁,我穿出去太丢人了。”

陈母闻言,拿着针线的手有些不知所措,问:“那,那这么好的料子丢了也可惜呀,家里也没布再为你做件新的了。”

陈彦说道:“这个娘你去与云娘说一声就好,方家可是专门卖布的。”

陈母犹豫一下,说:“还是你去说吧,方云娘对我意见很大,最近老跟我顶嘴,也不如以前听话了。”若是换作以前,她不用陈彦开口,自己就主动找方云娘要布匹给儿子做衣服了。

陈彦心里是不愿意自己去找云娘要布匹的,这样让他感觉自己比妻子低一头,心里难堪。

不过他忽然想到,天亮以后他就是‘方云娘’了,不用跟云娘说什么,直接以‘方云娘’的身份去方家布庄拿几匹布还不是小事一桩?

于是陈彦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行,我去说。”

吃完晚饭,任凭陈母怎么给他使眼色,陈彦也没有对方轻云开口要布匹。

不过方轻云却注意到了陈母眼角抽筋一样对陈彦使眼色,心中暗思,这母子俩难道做了什么事瞒着她?

她也没急着弄清楚,反正等明日天亮之后她与陈彦灵魂互换,陈彦有什么事也别想瞒过她。

当天夜里,方轻云早早的洗漱休息了,为了明早不尴尬,她是和衣入眠的。陈彦去睡书房了,自从两人灵魂互换之后,彼此在夜里都没有什么亲密举动,不然早上换了身体就太尴尬了。

方轻云也不愿与一个渣男在这方面虚与委蛇,分房倒也如意。

翌日清晨,第一缕晨光从东方洒落下来时,方轻云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书房的一张窄床上,起身一看自己还穿着中衣,显然昨晚陈彦也是和衣而睡的。

她起床后洗漱完就悄悄去找正在准备早饭的陈母,轻声问她:“娘,你昨晚对我使眼色做什么?”

陈母倒是没起疑,说:“你昨天不是说要找方云娘要几匹布做衣服吗?我昨晚是想要你在饭桌上说。你昨天回去后跟方云娘说了吗?”

方轻云微微垂眸,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应了一声:“说了,娘不必担心。”

原来陈彦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昨晚陈彦可与她只字未提,应该是打算等灵魂互换之后借‘方云娘’的身份直接瞒着她去方家布庄拿布匹。

这个便宜陈彦也想占,方轻云以‘陈彦’的身份是没法阻止的,但她却可以让他占便宜占到血亏。

方轻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吃过早饭就去私塾上学。

今天她发现私塾里的同窗几乎没人愿意与她打招呼了,便是陈彦的那些同窗好友在与她对视时都忍不住转移视线,不愿看向她。

方轻云毫不在意,显然是昨天徐辰把她的那些令人窒息的奇葩言论传开了,现在这些同窗一个个都耻于与陈彦为伍。

其实像陈彦这样一边靠妻子嫁妆读书又一边看不起商人出身的岳家嫌弃妻子出身商户的书生还真不在少数,但大体上人们的道德观还是在线的,知道这种行为是忘恩负义,做得但说不得。

因此同窗之中就算有人心底认同‘陈彦’的言论,表面上还是要从众的一起批判他。

让陈彦的名声在私塾里臭了一波后,方轻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厚着脸皮若无其事的与其他人交谈,其他人脸皮薄,不好意思直接与她撕破脸,倒是没影响她在私塾里的学习。

中午照例去方家吃饭时,昨日不愿与她交谈下去的徐辰忽然主动找上她:“陈兄,正好我也要拜访一下方伯父,不若同去?”

方轻云心中疑惑,恰巧在饭点去拜访方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