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十四)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189

陈彦坐着村里的牛车来了县城里,他目的明确的去了方家在县城里开的布店,直接亮出‘方云娘’的身份,要求拿走几匹上等布。

店里的掌柜的也是见过方云娘几次的,自然认识的,如果陈彦在上午来,他肯定就把布给陈彦了。

可惜他来迟了,方父已经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擅自把布给方云娘。

掌柜的十分为难的看着陈彦,说:“小姐,这事我做不了主,您得跟老爷说。”

陈彦愣住了,微微蹙眉,方云娘的话在方家铺子里居然一点都不管用?

他看了一眼布店里众多挑选布料的客人们,心里暗暗估摸了一下方家这家布店的生意兴隆程度。

陈彦转道去了方家,他不是第一次上方家的门,但却是第一次以‘方云娘’的身份来方家。

陈彦敲了敲门,门房打开门后看见是自家小姐,连忙说:“小姐,快请进!”

陈彦心里有点别扭的提着裙摆走了进去,不过走着走着他也习惯了这长长的裙子,迈着小碎步往里面走。

方父方母和方益在得知‘方云娘’回来之后,一个个都出来迎他。

方母见了‘方云娘’就抱着他热泪盈眶:“我苦命的女儿呀!”

陈彦:“?”咋回事?

方父也用怜惜的目光看着他,语气柔和的说:“云娘,你受苦了。”

方益这个小小少年也一脸正色的对他说:“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读书,将来考个功名,给你撑腰。”

如果是真正的方云娘在这里,肯定感动极了,然而在这里的‘方云娘’是陈彦,他听着方家人的话只觉得心里慌慌的,无措的说:“爹,娘,我只是回来拿几匹布回去做衣服,没有受苦。”

方父想起了今天中午‘陈彦’那番威胁之言,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还瞒着爹娘?是不是陈家人逼你来要布匹的?我就是把布放在仓库里发霉也不给他们用!”

他看向‘方云娘’,放柔了声音,安抚说:“云娘你别怕,有爹娘和你弟弟给你撑腰,大不了咱们就和离,还怕他陈家什么?”

和离?陈彦心里顿时慌了,连忙拒绝说:“不能和离!”

正在脑补女儿不知受了多少苦楚的方母抹了抹眼泪,拉着陈彦的手,心疼的说:“你看你才嫁过去多久,手就粗成这样了?”

陈彦尴尬的抽回手,有些心虚,毕竟坐视他娘让方云娘干粗活的人是他自己,但心虚归心虚,理亏归理亏,方家这样的冤大头他可不愿意放弃,于是他坚决反对和离。

方父方母看着女儿这不愿和离的模样,面面相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们想拉女儿跳出这火坑,女儿却不愿意?方母想起上次在陈家,女儿对自己说的话,她不禁怀疑起是不是陈家暗地里又威胁了女儿什么,才叫她改口说不愿和离。

方母对方父使了个眼色,两人就不再劝说了,还准备顽抗到底的陈彦到了嘴边的话也没机会说出来了。

方母对陈彦说:“今晚留下来吃饭吧,天色晚了就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去。”

陈彦有些犹豫,自己来方家可是瞒着方轻云的,若是等到晚上两人互换回来,可就瞒不住了。

他想了又想,还是拒绝了:“不了,娘我还是回去吧,我婆婆她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方母心中一揪,更加确定是陈家对她女儿不好,不然怎么把女儿吓得都不敢和离,连留宿娘家都不敢了。

但考虑到自己女儿如今还得在陈家讨生活,方母只能含泪的让‘方云娘’走了。

陈彦一走,方母就对方父焦急的说:“当家的,你可得把云娘救出陈家那个火坑啊!她今天连留宿娘家都不敢了,肯定是在陈家吃了大苦头,明明上次我去陈家看望她时,她还说想和离呢……”

方父安抚她,说:“你放心,云娘是我女儿,我还能不为她打算?陈家不想和离也得和离!”

方轻云在私塾里顶着同窗们鄙夷的目光坐了一个下午,而且她发现原先对她态度还算和善的先生居然也变得冷漠了许多。

这就有点不妙了!

方轻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她应该缓一缓的,现在还没上几天私塾呢,就把陈彦的名声给搞崩了,人嫌狗厌的,先生不愿意教她了怎么办?

不过她可不是一个脸皮薄的人,以前与奶奶相依为命时,她还在上学,为了多挣点钱她上学放学路上都会捡废品拿去卖,同学看见了在学校里笑话她是捡垃圾的,她也能镇定自若的继续捡废品。

私塾里这点鄙视完全是毛毛雨啦,只要不影响她学习就好。

方轻云从私塾回了陈家,今天的日头落山得慢,坚持到了她快到陈家门口才换了回去。

但她没想到她刚一回到方云娘的身体里,就看见面前的人是陈母,只见陈母耷拉着脸质问她:“你怎么空着手回来了?”

空着手回来?今天陈彦出门了?

方轻云想起陈彦要以‘方云娘’的身份去方家要布匹的事,今天陈彦肯定是去了方家。

不过她想到自己以‘陈彦’的身份在方家闹的那出戏,她就不信方家人还会愿意当冤大头。

方轻云心中幸灾乐祸,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娘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夫君会怪我的。”

陈母却更气了:“真不知道彦儿看中你什么了,干活干活不行,叫你回娘家要两匹布也做不到,废物一个!”

方轻云微微一笑,说:“可是我有钱,他想读书科举就得靠我花钱供他。”

陈母脸色铁青,任谁都不愿意听儿媳说自己儿子是吃软饭的,哪怕这是事实。但她跟陈彦母子俩都是软饭硬吃的人,又怎么可能愿意听到这种话?

这时换回自己身体里的陈彦也匆匆进了门,对屋子里喊:“娘,云娘!”

方轻云不再理会陈母铁青的脸色,悠然起身朝屋外走去,然后就看见一脸着急的陈彦,她语气平静的对他说:“娘因为我没要到布,正不高兴呢,你去哄哄娘吧。”

陈彦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慌忙解释说:“云娘,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哄哄娘的,没想真的瞒着你去……”他话说的比较隐晦,但作为灵魂互换另一个当事人的方轻云还是听得明白。

不过这些话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