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十五)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123

方轻云伸手挽了挽耳畔的碎发,语气随意的对陈彦说:“这跟我没关系。”

她步履轻盈的走进房间里,陈彦顾不上去哄生气的陈母,连忙跟上方轻云的脚步想先把她哄回来,结果方轻云前脚刚进屋后脚就把门给关上了,陈彦被关在了门外,险些砸了鼻子。

陈彦踉跄的后退两步,看着紧闭的房门,心烦的扯了扯头发,懊恼的拍了拍脑门。

他在门口说了几句软话,但屋子里的方轻云并没有搭理他,更低声下气的道歉他也做不出来,只能生气的转头去了陈母的屋子,一进门就是抱怨:“娘,你又对云娘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陈彦去找陈母的麻烦时,方轻云在屋子里的梳妆台前坐下,目光毫无焦距的看着铜镜里模糊的影像,她的思绪却渐渐飘远了。

她在思索要不要结束‘灵魂互换’技能的使用。

‘灵魂互换’固然虐渣容易,也能给她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但现在陈彦已经开始使用‘方云娘’的身份试图瞒着她从方家捞好处了,再加上她用‘陈彦’的身份把陈家做的那些糟心事都摊开到众人面前,陈彦名声臭了,私塾先生都不乐意私底下开小灶了。

她使用‘灵魂互换’后会继承陈彦的技能,这些日子开着技能学习,她早就把陈彦会的那些知识融会贯通了,想学更多就不是私塾里的公开课能满足她的,得跟私塾先生开小灶。

可是私塾先生如今不乐意为一个坏了名声的学生开小灶了。

方轻云心里有点后悔不该太早揭开陈彦的真面目,应该缓缓的。只是陈家人行事太膈应人了,她实在没忍住。

不过事情已成定局,方轻云也不再纠结了,她心底默默决定,要等和离之后就停止‘灵魂互换’技能的使用。

毕竟她的任务还有要为方云娘过出一个精彩人生。在离开陈家这个火坑之后,她就不想与陈家再有任何联系了。

此时方轻云还不知陈彦在方家帮她拒绝了方父方母提出的和离建议。

她思索着明日要如何演出渣男休妻然后在岳家的压力下变成和离的好戏。

翌日一早,方轻云又与陈彦互换了身体,她从书房里走出来,去找陈母,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娘,我要与云娘和离。”

陈母吓了一跳,震惊的看向‘陈彦’,说:“彦儿,你别乱来啊,怎么好端端的要和离呢?”

她是想过以后叫儿子休了方云娘,但那也要等方家花钱把她儿子供着考上秀才或者举人再休啊!

现在陈家一穷二白的,陈彦与方云娘和离,没了方家这个钱袋子,她怎么供得起儿子读书科举?

方轻云当然不可能听陈母几句劝就放弃和离,她坚决的说:“必须和离!”至于为什么要和离,她也不说。

陈母根本拗不过她,就把主意打到‘方云娘’身上,想让‘方云娘’拒绝和离。

陈彦还想着怎么让方轻云消气呢,结果陈母闷头一句“云娘你可千万不能与彦儿和离啊”砸下来,砸得他晕头转向:“什么?她要和离?”

昨天在方家陈彦就被方父方母提出和离吓了一次,没想到今天还没想好该怎么跟方轻云解释自己昨天怎么会去方家索要布匹的事,兜头盖脸的就迎来方轻云要和离的消息。

就跟陈母的想法一样,陈彦也是不愿和离的,且不说和离之后他读书费用怎么办,光是他这每天与方轻云在白日里灵魂互换的事儿就很麻烦。

他们是夫妻的时候还能互相通通气,以免露出什么破绽来,但若是和离了两人肯定难以见面,若是被人察觉出什么来,当初妖孽烧死可就死得太冤了。

陈彦对陈母说:“娘你放心,我不会答应和离的,我去……夫君说清楚。”

陈母心下稍安,只要不是儿媳不想和离,她儿子迟早会打消和离的念头。

可她却不知,她面前这个口口声声不愿和离的娇美儿媳实际上内里是她的亲儿子,刚才嚷嚷着非要和离的‘陈彦’才是她真正的儿媳。

陈彦提着裙摆去书房找方轻云,刚才扔下一个让陈家母子俩心神不安消息的方轻云此时正一脸平静的练着大字。

陈彦秀美的脸上露出沉凝的神色,他看着穿着青衣端坐在书桌前认真练字的方轻云,凝重的问:“云娘,娘说你要与我和离,可是真的?”

方轻云悠然的写完最后一个字,才收笔将毛笔放回了笔架上,抬眸看向陈彦,语气冷淡:“是真的。”

陈彦不敢置信的问:“为什么?我们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能和离?”

方轻云说:“因为我发现你和你娘真的太让我无法忍受了,觊觎我的嫁妆就算了,还拿我娘家当钱袋子,你们就跟蚂蟥一样扒在方家身上吸血。若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也就罢了,偏偏你是个忘恩负义之辈,用着方家的钱,还嫌方家人身上有铜臭。再不和离,难道等你以后飞黄腾达的再一脚踹开吗?”

方轻云已经不屑于与陈彦再虚与委蛇下去了,反正陈母的真面目给他看了,这母子俩的关系也日益变差,他在县城里也没什么名声可言,她再留在陈家,就是自甘堕落的留在粪坑里还不往上爬了。

陈彦脸色煞白,他顶着方云娘的脸,这副面如金纸大受打击摇摇欲坠的柔弱模样,当真令人怜惜。

可惜方轻云只怜惜方云娘的身体,对他嫌弃的说:“你控制点情绪,别影响了我的身体健康。”

陈彦捂着心口,含泪欲泣的看着方轻云,就仿佛她是什么负心渣男一样。

“啧!”方轻云抛开脑海中不恰当的联想,低头铺纸,提笔就写了两份和离书,模仿着陈彦的字迹往上签了字。

她抬头看向陈彦,说:“我已经让人给方家传了话,很快我爹娘就会来处理和离的事了,他们会支持我的,毕竟……”方轻云脸上露出一抹轻佻的坏笑,“我对云娘不好,又是我主动提出和离的。”

陈彦银牙紧咬,不甘心的问:“娘子,难道你对为夫真的没有半点留念之情吗?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就这么狠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