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十六)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074

方轻云嘲讽的笑了笑,一夜夫妻百日恩?怎么不见你对方云娘念着夫妻恩情,从你狠毒亲娘手里救云娘一命呢?

继承了方云娘一生记忆的方轻云,十分清楚方云娘淹死在漆黑河水里的时候怨恨有多么浓重,也就是这个世界没有鬼怪之流,否则方云娘定会化作厉鬼找陈家母子索命。

方家人收到方轻云请人传的口信,方父方母立马就坐着马车赶来了陈家。

看见方父方母到来,还不知道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的陈母热情的迎了上去:“亲家公,亲家母!”

陈母磋磨方云娘都是背地里干的,当着方父方母的面她还是表现得十分和善,表面功夫做得相当好,否则方父方母也不会把性格绵软的女儿嫁到陈家来了。

方父方母没有给满脸堆笑的陈母什么好脸色,方父沉着脸问:“陈彦呢?他不是说要跟我女儿和离吗?现在让我们把云娘带走,你们陈家我们高攀不起!”

陈母一叠声的嚷嚷着:“不能和离!不能和离!我儿不会与云娘和离的!”她的语气十分急切,“云娘这个儿媳妇好得很,我中意得很,哪儿有嫁进来又和离的,这叫云娘日后如何做人?”

陈家门前停着一辆马车本就吸引邻居们的注意,偏偏陈母为了表现自己的重视直接走出院门站在外面迎接方父方母,现在三人还站在马车旁边,陈母那大嗓门一嚷嚷,整个村子都知道陈家那个被婆婆磋磨的城里小姐受不了要同陈彦和离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方轻云从陈家走了出来,她目光扫过周围探头探脑的邻居,没有在意,见证的人越多越好。

她对方父方母说:“如果你们愿意给足够的钱供我读书科举,再送我一座县城的大宅子,我可以考虑考虑不休了你们女儿。”她脸上露出威胁又得意的笑容。

方父方母看着‘陈彦’脸上笃定他们会低头服软的笑容,心头怒火中烧。

“听听!这是女婿该说的话吗?拿这个威胁勒索我们方家?”方父满脸愤怒,“今个儿你们必须和离!我方家绝不与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做亲家!”

他的语气饱含愤怒,声音洪亮,但周围人听着都觉得他占理。

毕竟‘陈彦’那话确实是不像话,居然拿休妻来威胁岳家给钱给房,这也太无耻了。

努力说服方家人不要和离的陈母被自己儿子这神来一笔给震惊坏了,她儿子怎么会变成了猪队友?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威胁方父方母,这不是把名声送人糟践吗?

追着方轻云匆匆出来的陈彦也听见了她对方父方母说的那番话,他看着那张本是属于自己的脸上露出小人得意的阴险笑容,怔怔出神,心中一片冰冷。

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方轻云就是故意想坏了他名声,她以他的身份提出这种卑鄙无耻的要求,届时她和离再嫁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了,因为一切过错都在他身上。

陈彦张嘴就喊:“不行!”

方轻云看向走来的陈彦,不过在众人眼中却是‘方云娘’怒气冲冲的朝‘陈彦’走过来,显然是听见‘陈彦’刚才那番话气坏了。

方轻云为了避免陈彦以‘方云娘’的身份说出什么话来坏了她的计划,她在心底默默沟通脑海中那神秘光球,选择了关闭‘灵魂互换’技能。

每个世界只能使用一次‘灵魂互换’,灵魂互换的对象也只能选定一人。在她关闭技能之后,就无法再次使用了。

若不是真的下定了决心,她是不会贸然关闭技能的。

在关闭技能之后,虽然还是青天白日的,方轻云也立马视角一变,她回到了方云娘的身体里。

方轻云的反应很快,站在原地不敢置信双眸含泪的质问陈彦:“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你为了钱真的要这么不择手段吗?我的嫁妆被你们掏空了,你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爹娘头上,陈彦,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们和离吧……”

刚换回自己身体里还没回过神来的陈彦被方轻云抢了先机,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解决这种困境。

毕竟周围还有那么多围观者,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休妻来威胁方父方母,他又不知怎么被换回自己身体里,想以‘方云娘’的身份来进行挽救都不可能了。

一时间陈彦只感觉脑子里嗡嗡的,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方轻云乘胜追击,她擦了擦眼泪,故作坚强的对方父方母说:“爹,娘,你们带我回家吧,我真的待不下去了……”

方母心疼的把女儿抱住,安慰说:“好,好,咱们回家,回家啊!”

方父叫上车夫和小厮随他一起去陈家搬方云娘的嫁妆。

结果搬出来的嫁妆箱子轻飘飘的,打开一看,就剩几样不值钱的东西了,当初方云娘出嫁时的金银首饰全都没有了,梳妆台里的首饰居然变成了制造粗劣的木制品。

方父看到这一幕,气得浑身发抖,他本以为陈彦是个潜力股,把女儿嫁给他,念在女儿低嫁的情分也该好好对待她,结果陈家母子这是把他女儿当成了钱袋子。

方父作为生意人,精明得很,直接让人把嫁妆箱子敞开着抬了出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质问方家母子:“我女儿带着金银首饰布匹嫁进来的,才多久啊,那些东西就变成这堆破烂了?”

本想走过去低声下气跟岳父说几句软话的陈彦脚步一顿,面色羞臊不已。

因为方云娘的嫁妆会只剩下这堆破烂,他与他母亲功不可没。

东西是陈母想方设法的从方云娘那里拿走的,然后大部分都花在了陈彦的身上。

陈彦实在没脸走过去被方父教训,只好看向陈母,给她使眼色。

陈母焦急之中并没有看见陈彦使的眼色,她连忙去拦那些搬嫁妆的人:“不能拿走,这些都是我儿子的,不能拿走!”

嫁妆箱子里剩下的东西对方父来说是破烂,但对没见过世面的陈母来说却都是值钱的好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