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 秀才娘子(二十四)

秀才娘子(二十四)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307

方轻云面对方父的打趣,并不羞涩,神色自若的说:“爹,你问他做什么?好与不好,也与我们无关。”

方父微微摇了摇头,见方轻云都直言“无关”了,他也不多劝了。

若是在方轻云接手方家产业之前,他见到徐辰这样的好儿郎喜欢自己女儿,肯定会劝女儿再嫁的。但现在他却没那个想法了。

马车一路前行,走的是官道,一路很顺利,并无盗匪劫财。

这也是如今朝廷正处于吏治清明的盛世时期,百姓大多安居乐业,落草为寇者极少,又有官府清剿,方父经商这么多年,遇见劫道的次数都很少。

方家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府城,这里距离永安县已经很远了,方父带着方轻云去找府城有过交情的商人,将自己车队带来的货物卖了出去。

作为中间商,自然是靠倒买倒卖赚差价的,方父卖掉货物并没有换钱,而是换了这里的土特产,打算再带到下一座府城去卖。

这一路上这样倒买倒卖虽然赚的不多,但完全可以把路费赚出来了。

又是几天的行程,方轻云随方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云锦城。

云锦城最盛产云锦,云锦的布料质量上等颜色多种多样且鲜亮,手感柔顺,价格也亲民,十分受欢迎。

方父带着方轻云去了一家染缸坊,他一去就很快有人认出他的身份来,请来了染缸坊的东家。

“苏兄,好久不见了。”方父见到染缸坊的东家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

这位苏老板名为苏来金,家里是开织布坊染缸坊的,也是像方家这样布商的供货商。

苏来金的体型跟方父差不多,都是很圆润挺着个福气肚的胖子,脸型是方形脸,但愣是被脸上的肉挤成了圆脸。

他见到方父,笑出了眯眯眼,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笑呵呵的与方父打招呼:“方兄今年来得格外早啊。”

方父笑着将方轻云介绍给苏来金:“苏兄,这是我女儿云娘,今天我是带我女儿来一起进货,让她长长见识。”

苏来金原先没怎么在意方父身边的瘦小少年,还以为是他带来的小厮或者子侄,没想到居然是亲女儿。

苏来金有点诧异的问:“方兄这是打算培养继承人了?”

在云锦城,女子的地位是比较高的,因为这里织布染布行业十分兴盛,几乎每家每户都会织布,而干这个女子可远比男子更在行。

因此城里不少织布坊染缸坊里的工人都是女子,女子掌控了经济大权后在家里的地位自然就高了。

不是所有人都跟陈彦母子那样软饭硬吃的,女子手里有钱自然腰板挺得直。

所以在云锦城,女子顶门立户或者继承家业并不罕见。

苏来金见方父把自己女儿介绍给他,当然就以为方父是把女儿当做继承人培养了。

方父也没有否认,笑着说:“还要劳烦苏兄多多照顾了。”他转头对方轻云说,“快叫苏伯父。”

方轻云尊敬的喊了一声“苏伯父”,苏来金笑眯眯的说:“侄女不必多礼,以后想要什么样的布,尽管来找伯父。”

苏来金又对方父说:“你要的货还没准备好,你就跟侄女留在我云锦城多游玩几天,等货给你备好了再给你拉走。”

方父一口答应了下来:“行。”

方轻云对织布染布很好奇,便求着方父和苏来金让她参观一下染缸坊。

苏来金自然不会拒绝,染缸坊有专门供人参观的地方,可以让人看见染布工是怎么染布的,又不会泄露染料秘方和染布的特殊手法。

苏来金带方父和方轻云参观的就是这些地方。

行走在晾起的一块块颜色各异的长布之间,方轻云嗅着鼻端的染料味道,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随着苏来金参观了一遍简单的染布流程,方轻云就被方父带着离开了苏家染缸坊,在城里租下了一处小院住了下来。

第二天方父又带着方轻云去了云锦城附近的村落里收货。

他告诉方轻云:“好布当然要在大作坊里买,但便宜的粗布就没必要了,直接在这村子里收布。云锦城附近的村子几乎每家每户都会织布,大多是织的粗布麻布,还有细棉布,价格比大作坊要低廉。其实那些大作坊也会从村子里大量收布然后进行染色裁剪卖出去……”

方父熟门熟路的找到一户人家,敲门:“李村长,你在家吗?”

院门被人打开,一个老者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朝方父笑了笑:“方老爷来收布了?还是老样子?”

方父笑着说:“这次多收些,增加一倍的数量。”

李村长浑浊的眼睛亮了亮,喜笑颜开的说:“方老爷生意兴隆啊,您放心,保证布匹质量没有问题。”

方父同样把方轻云介绍给他,不过这次他没说方轻云是他女儿,只说是他的孩子:“我带这孩子来学学经验,可能以后来收货的就不是我了。”

李村长打量了一下方轻云,脸上笑出了褶子,好像开了一朵菊花:“小少爷长得俊,以后肯定能让方老爷的生意更好的,更好。”

李村长没读什么书,搜肠刮肚也没想出什么好词儿来夸人,翻来覆去的就那么两句。

方父笑着打断李村长的尴尬吹捧,催他去收货。

村子里每家每户都有织布,方父一家一家的收太麻烦,他早就与李村长达成协议,让李村长帮他收货,他直接从李村长这里买布,钱也是给李村长拿去分给村民们的。

至于收哪家的布,钱怎么分,方父是一概不过问的,他把自己跟村民们的交易换成和李村长之间的交易,省却了不少麻烦。

不过他也不是冤大头,布的质量不合格,他是不要的。李村长能跟方父合作这么多年,双方都是有信誉的,合作也很愉快,方父才带着方轻云来认人。

李村长叫自己老伴来招待方父和方轻云父女俩,自己去挨家挨户的收货了。

作为村长,哪家织布水平好,哪家织布水平差,哪家人好说话,哪家人难缠,他都心里门儿清,所以他代方父收布,一直都做得很好,让买卖双方都挺满意的。

方轻云坐在方父身边,听着方父给她讲当年他第一次来下乡收布的经历。

“你爹我当年可没人带着,全靠自己摸索,一开始被人骗着收了一堆劣布……这玉桑村是我从附近十几个村子里挑出来织布水平最好的村子,在玉桑村买布,心里也安心些。”

一旁李村长的老伴听见方父夸他们村子的话,咧嘴笑了起来,说:“方老爷这话说的不假,我们玉桑村为啥叫这个名儿?就是因为我们村子养的蚕和桑树都与别村的不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