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 秀才娘子(二十五)

秀才娘子(二十五)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248

方轻云和方父一起收了足量的布匹,就离开了玉桑村,回到云锦城。

因为苏来金还没有把他们要的货准备好,所以方父和方轻云暂时不能离开,方父就带着方轻云在云锦城里四处游览,各家织布坊染缸坊以及大面积养蚕种桑的村子全都有去实地参观。

方轻云也与方父讨论了一下方记布庄日后如何从中间商转型为种桑养蚕织布染布制衣一条龙的行业巨头。

虽然方轻云初提时,方父笑她好高骛远,不过当方轻云真的拿出切实可行的计划书来之后,方父沉思了起来。

沉思良久的方父放下方轻云写的计划书,叹了口气:“看来是为父老了,处事畏手畏脚,你想干,就努力去干吧。不过爹希望你能记住一点,做生意有赚肯定有赔,无论何时,都要记得给方家留一条后路。”

方轻云点了点头,未成功先思败,未雨绸缪。

“爹,你放心,我会在赚钱后置办足够多的良田,这是方家的立根之本。就算将来生意亏了,也有良田可供退路。”

这个时代田地是私有制的,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世家贵族,有钱了第一时间就是买地,有田地就有保障。

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个封建皇朝都会在几百年后迅速衰败被推翻,因为皇朝末期土地兼并严重,百姓活不下去了,自然要走上造反之路。

新的皇朝建立之初就是新的利益瓜分,土地重新划分,百姓手里有田地了就会安分守己的留在家里种地,自然天下太平。

如今正是皇朝中期,盛世太平,土地兼并并不严重。

方轻云也不可能因为知道土地兼并的严重性就不买土地,因为她不买,将来沦落到无地可依的就是她自己了。

土地兼并的问题需要根治,就只有让土地被收为国有。土地私有制不被废除,这个问题就根治不了。

方轻云没有继续深思下去,转而思考起从云锦城拿到这批新货回去之后,要不要办个什么促销活动?

等回血一波资金,方轻云就想让方记布庄往附近的县城扩展,从县城包围府城,最后进军京城,她是不可能满足于永安县和坊阳县两个小县城的市场的。

在云锦城游览了八天之后,苏来金派人来找他们,方父定的货已经备好了。

方轻云跟随方父一起去收货,在检查货物时,方轻云也抽查了几样布料,发现苏记染缸坊染出来的布确实颜色鲜亮。

至于褪色问题,在这个没有工业染料只能用天然染料染布的时代,褪色是必然的,再鲜亮的布料制成衣物后洗上几次都会发白褪色。

这也是当初陈家为何隔三差五就想要方云娘回娘家拿布匹,因为陈彦的衣服洗几次就褪色发白,他不愿意再穿,怕被同窗笑话。

但实际上私塾里上学的学生并不是人人都家境好到能天天穿新衣,方轻云以‘陈彦’的身份去私塾上课时,见到不少同窗穿着略微发白的衣服,也不见人家跟陈彦那么矫情自卑。

所有的布匹用油布包好装车后,方父就向苏来金告别了:“苏兄,这批货我就拿走了,下次再来找苏兄进货。”

苏来金笑呵呵的说:“方兄放心,我们合作这么多年,我的信誉你还不放心吗?”他把胸脯拍得砰砰响,“缺货尽管来找我,保准给你最好的货,最低的价格。”

方父笑着附和几句,这种话听听就好,谁真的往心里去,当了真,就是傻子了。

坐在马车上回程时,方父还告诉方轻云:“苏来金这人看起来实在,实际上是个狡猾的家伙,若是没熟人带着过来,保准要被他宰一笔。你日后与他打交道要小心,别被他的表象蒙蔽了。不过苏家的布确实物美价廉,在云锦城也算是少见的。”

方轻云静静的听着,在脑海中将所见所闻都各自归属分类,做到心中有数。

回程的路就没有来时那么顺利了,半路上下了一场暴雨,好在方父经验丰富提前给布匹包上油布,不然被雨水浸湿的布都会变成残次品,只能压库存或者处理低价卖了。

车轮子陷入泥坑里拉不上来,好不容易把马车推上来了,车轮子又坏了。

几番事故耽搁了不少时间,好在还是带着安然无恙的货物回到了永安县。

一回家,方母就拉着方轻云的手,含泪心疼的说:“瘦了也黑了,我就说你一个姑娘家不该跟着你爹天南地北的跑,看看你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你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

方轻云却笑得很开心:“娘,这点辛苦比起在陈家可好多了,起码我每天都很开心,还长了见识,不像在陈家时每天抑郁难受。”

方母更心疼了,对方轻云嘘寒问暖的。

跟着方轻云一同回家的方父看着那母慈女孝的场景,只觉得心酸,幽怨的说:“娘子,为夫也好辛苦的。”

没想到方母居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对女儿嘘寒问暖,仿佛没看见他那被晒黑了几个度的胖脸。

方父幽幽的叹了口气:“唉~”

此时不是吃饭的点儿,但方母还是吩咐厨娘用炉子煨着的鸡汤煮两碗鸡汤面端上来。

方母给方轻云又拿筷子又夹小菜的,恨不得亲自喂她吃面了。

方父只能一个人干巴巴的面对着一碗鸡汤面,他看着对面母慈女孝的场景,幽幽的叹了口气:“唉~”

方轻云抬眸看了一眼幽怨的方父,憋住了笑意。

方父见方母依旧没有半点反应,加重了声音又叹息了一声:“唉呀~”

终于,方母转头看向他,方父满心期待的等着媳妇的关怀,然后就听见方母嫌弃的说:“你吃面就好好吃面,老叹什么气呀?鸡汤面都堵不住你的嘴?”

方父木然的听着方母的数落,热泪盈眶的吃了一大口鸡汤面。

方轻云偷偷的笑了起来,心底忽然涌出一股暖流。

真正的家人,应该就是现在这样的吧?没有冷眼相待,也没有冷漠排斥,更没有无休止的争吵。

这样的家,真好呀。

如果不是还惦记着奶奶,方轻云都有点不想回去了。

忽然她脑海中的那个神秘光球传给了她一道讯息:

方轻云顿时愣住了,她为了掩饰自己的震惊异色,端起碗来喝鸡汤。

她本以为自己与陈彦和离之后,帮方云娘活出一个精彩人生,就会在功成名就之后离开。

没想到竟然是帮原身一直活完这辈子,活到老死?

她心底沟通那神秘存在:那原来的方云娘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