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 秀才娘子(二十六)

秀才娘子(二十六)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125

方益在结束一天的学习,从私塾里和同窗们说说笑笑的走出来时,就转头就看见陈彦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站在门口等着。

他皱了皱眉,想绕到同窗的另一边的假装没看见陈彦。

不过门口就那么点大的地方,陈彦一眼就看见了方益,他连忙唤了一声:“方益!快过来,我有话要与你说。”

方益读书的私塾与陈彦以前读书的私塾不是同一个私塾,因此方益的同窗们虽然知道他有一个所嫁非人的姐姐,也知道他姐姐嫁的渣男名为陈彦,却不知陈彦究竟长什么样,没认出这个叫方益过去的人就是他的前姐夫陈彦。

方益不想搭理陈彦,同窗们还好心的告诉他:“方益,那边有人叫你,是你朋友吗?”

方益朝陈彦看了一眼,见他那一脸急迫的表情,就厌恶的说:“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当做没听见好了。那人不是什么好人。”

同窗们见方益如此抵触,心中好奇,但也识趣的没问。

陈彦见方益不理他,气上心头,直接冲了过来,对方益训斥说:“你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知尊敬人?我在此唤你多声,你怎能装作听不见呢?”

方益惊讶的问:“你还有脸来找我?”

他本以为陈彦但凡要点脸,就该在他装作没听见后识趣的离去,而不是主动上前来质问。难道陈彦就不觉得丢人?他都觉得有这么一个前姐夫很丢人。

陈彦左右看了看,见压低声音说:“方益,你,你借我一点儿钱,等我考中了秀才一定把钱还给你。”

方益这才明白陈彦为什么不怕丢人也要来找他了,原来是为了借钱啊。

“不借!没钱!”

陈彦当然不信方益没钱,现在方家生意多火爆啊,在永安县又开了几家分店,总计都有十五间店铺了。

人人都说方家和离的那位小姐回娘家后接手了娘家的生意,把方家的生意打理得红红火火的,谁还会拿她曾经所嫁非人说事呢?现在想娶这个金娇娃的男人多了去了。

陈彦身上没了钱,不好意思去找方轻云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来私塾堵方益了。

但方益这个小暴脾气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毫不客气的呸了他一声:“滚!我就算把钱施舍给乞丐,也绝不给你这种人!”

有同窗见方益态度过于恶劣,劝了他一句:“你不借钱也别这么羞辱人啊。”

方益冷笑说:“他不干人事,还怪我态度不好?陈彦,你可是吞了我姐几百两的嫁妆银子,还有脸来找我借钱?”

本来还觉得方益对陈彦态度过于恶劣的同窗一听陈彦的名字,顿时明白方益为什么态度这么差劲了,原来这人就是那个侵吞方益姐姐嫁妆还磋磨她的渣男陈彦啊!

众人都同仇敌忾起来:“原来他就是陈彦那个小人,他那么对待方益的姐姐,居然还有脸找方益借钱?这脸皮可真厚。”

方益同窗们的指指点点,让陈彦心里难堪得厉害,但想到口袋里仅剩的那点钱根本不够买‘内部资料’的,他又厚着脸皮对方益说:“只要你肯借我钱,我保证不再来烦你,不然我可就去找你姐姐了。”

方益听了他这威胁的话,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话的确威胁到他了,他想到姐姐好不容易才从难过中走出来,若是陈彦又跟狗皮膏药一样黏上去,只怕姐姐会心情郁结。

但要他服软的把钱给陈彦那是不可能的,方益靠近陈彦压低声音反威胁过去:“陈彦,你若是敢去骚扰我姐姐,我就花钱请几个泼皮无赖打断你的手。”

这声音只有陈彦一个人听见,他心中骇然的看着脸上婴儿肥未褪还有些稚气的方益,背后发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得不说方益这正戳中他的死穴,若是被泼皮无赖打断了手,他是没钱医治的,说不定还会落下残疾,彻底断绝科举希望。就算能治好,耽误的时间也会影响他这次考试。

于是陈彦灰溜溜的离开了,不敢再招惹方益,更不敢去骚扰前妻。

方益把陈彦给吓唬走了,但他心情不好,回家后方母看出了他脸色不对劲,问他:“怎么了这是?在私塾里与同窗闹矛盾了?”

方益也没想瞒着她,说:“今天陈彦来我私塾门口找我借钱。”

方母脸一拉,怒火上涌:“这混账东西居然还敢找你借钱?对了,你借了没?”

方益说:“当然不能借啊,我不借他还威胁我说要去纠缠姐姐。不过他敢威胁我,我还不能威胁他?于是我就警告他,他要是敢纠缠姐姐,我就花钱找泼皮无赖打断他的手。他这么想要考科举的人,肯定不敢赌我敢不敢让人打断他的手,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方母笑了起来:“好儿子,干得好!这种小人就不能对他太和气。”

“对了,你爹和你姐姐回来了,你去洗洗手,我们一家子一起用晚膳。”

“我爹和我姐回来了?”方益高兴的把书箱扔给小厮,一溜烟的跑去找方父和方轻云了。

方父和方轻云正在书房里商讨怎么把进回来的这批货利益最大化,还有方轻云对方父提出在店铺里加上制成衣售卖的业务。

其实方家店铺以前是有成衣售卖的业务,但永安县里有好几家裁缝铺,就开在方家的布店不远的地方,一般人都喜欢在方家布店里买布匹然后去裁缝铺制衣,或者是有手艺的人自己回家做衣服。

后来方父见售卖成衣成本高又占用地方和人力,干脆就撤了,专心售卖布匹。

方轻云说:“爹,成衣这一块或许不赚钱,但我们不能放弃,若是市场全都被裁缝铺占去了,日后再想抢回来就千难万难了,想做大就少不了服务齐全……”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书房外传来方益欢喜的呼唤声:“爹,姐姐,你们回来了?”

方父圆圆的脸上笑逐颜开,站起身去打开书房门,看见儿子蹦跶进来,笑着说:“慢点儿,好好走路,别总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半截话卡在嘴边的方轻云坐在那里,转头看着这一幕,过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