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娘子(三十)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3121

在方轻云答应徐家的提亲之后,方父和方母都对方轻云的决定感到奇怪:“你以前不是说不想成亲吗?怎么突然答应了徐家?”

方轻云微微一笑,说:“这几年我天南地北的跑,但每去一个地方都能发现徐辰也在那儿……”

徐辰喜欢她,她早就看出来了,一开始没放在心上,只要她不回应,徐辰迟早会放弃的,到时候娶妻生子了把心思放在自己的家庭上自然会忘记年少时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但没想到,这都好几年了,徐辰愣是把自己拖成一个大龄剩男,也眼巴巴的暗恋着她这个大龄剩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方轻云也不禁为徐辰的这份执着而感动。

但她感动归感动,却不会因此心动。她会答应徐辰的提亲,是考虑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下半生。

方益十七岁了,方父和方母已经开始为他寻找妻子人选了,并且方父有意将一部分生意交给方益的妻子来管理。

方轻云不知道方益未来妻子会是什么样的人,好不好相处,但她凡事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方家的生意若是将来会被夺走交给方益或者他的妻子,她起码要为自己准备几条退路。而徐辰这个爱慕她且是徐家独子就是很好的丈夫人选。

方轻云没有想对方家或者徐家做什么,她只是想给自己留几条后路,多几个选择,不至于事到临头,慌不择路。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凭人摆布的小女孩了。

她的真正心思自然不会告诉任何人,面对方父方母的疑问,方轻云只说:“徐辰对我一片真心,五年时间足以证明了,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错过岂不可惜?”

徐家欢天喜地的筹办的婚礼,整个永安县的人都知道,方家那位金娘子选择嫁给徐家的少东家了。

徐父徐母对方轻云这个儿媳很看重,给的聘礼办的婚礼都是他们能给出的最高规格,半分没有怠慢。

方父为方轻云准备的嫁妆也十分大方,各种金银首饰珍惜布匹不要钱的往她嫁妆里塞,只是她真正在乎的不是这些金银财宝,而是方家的那些布庄。

方轻云嫁入徐家,成婚当天,徐辰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在她面前羞涩得跟个小奶狗一样,脸色红彤彤的,她稍微靠近一点,他就脸红得僵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实在有趣极了。

看着徐辰害羞的模样,方轻云忍不住笑了起来,反客为主,把人压在床上壁咚:“夫君,你是在害羞么?”

徐辰眼睛看左看右就是不敢看近在咫尺的那张娇美的脸庞,声音都在发抖:“娘,娘子,我,我,我没,没有害羞……”

“噗嗤~”方轻云忍不住笑了起来,趴在他的身上,抚摸着他发烫的脸庞,故意调笑说:“你没有害羞,你说话结巴什么呀?”

然后她感觉手底下的肌肤温度更高了。

**一刻值千金,她也没逗他太久,占据主动把小奶狗给啃了。

*

天光大亮,徐辰在醒来后面对方轻云就自然多了,起码喊‘娘子’时不再颤抖,能顺其自然的喊出来了。

就是在方轻云与他亲近时,他总忍不住红了脸,一双充满炽热爱意的眼眸又总是忍不住紧紧盯着她。

婚后的生活出乎方轻云意料的轻松,她所预想好的与婆婆斗智斗勇,如何拿捏住婆家的财政大权计划,都没派上用场。

徐母身体不好,常年在自己院子里闭门养身子,徐父陪着她,家里的粮铺生意早已经交到了徐辰的手上。

而徐辰对她是言听计从,毫无顾忌的带着她接触自家粮铺的生意,纵容她插手徐家粮铺的经营,就连进货销售的路子都没瞒着她,带着她一同去。

徐辰的信任让方轻云心中对他也产生了几分信任,她慢慢的插手徐家生意,掌控了一定的权力,然后建议徐辰与方家合作,推出贵宾卡联动,比如说方记布庄的贵宾卡在徐家粮铺也能有一定的优惠,而徐家粮铺的贵宾卡在方记布庄也有一定优惠,这样的联动合作就是超越其他竞争对手的优势。

方家与徐家强强联合,生意越做越大,方轻云渐渐的掌控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无论是在方家还是在徐家,都是掌控着大部分的权力。

她把自己的嫁妆投入进去买铺子,然后以铺子入股方家和徐家的生意,又紧握着两家的合作枢纽,这样不管哪一家都休想轻易踢开她。

方轻云心里很清楚,人只有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有足够的价值,才永远不会被人抛弃,不会被一脚踢开。

正如她成亲之前所想的那般,方益娶妻之后,方父有意将一部分方家生意交到儿媳妇手里,尤其是当方益的妻子谢氏生下方家的嫡长孙后,方父就更偏向于谢氏了。

方轻云手里有一部分生意被方父拿去交给了谢氏,而谢氏这个弟媳将方家的一切财产视为己物,对她这个掌管方家大部分生意的大姑姐相当不满,没少给她使绊子。

方轻云也没对谢氏做什么,就冲谢氏给方益生了个儿子,方父就不会允许她对谢氏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不会放弃谢氏。

所以她只是在面对谢氏的咄咄相逼时,装作不愿与其争斗而退让,除了部分属于她的产业被她拿捏在手中,其余产业都被她暂时让给了谢氏。

谢氏并不懂得如何经商,她只是想掌控方家的权力,在方轻云的故意放手下,很快她就把生意搞得一团乱麻,让方父不得不出面为她收拾烂摊子。

然而这些年下来,方家生意都是交给方轻云打理的,退休好多年的方父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他处理不了谢氏弄出来的烂摊子,最后还是让方轻云出面解决的。

方家因此元气大伤,但方轻云却借此机会真正的掌控了方记布庄,再也没有人会将方父的命令置于她的命令之上了,究竟谁才能带领方记布庄走上更高峰,谁才是方记布庄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经过这次谢氏弄出来的烂摊子,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方父和方益都严厉警告谢氏,不许她再插手方家生意了,谁家也经不起她怎么折腾败家的。

方轻云紧紧捏着方记布庄,倒也没有趁机对谢氏落井下石,反而多有安抚,每次对自己弟弟方益和侄子给钱都给得很大方。

在方益看来,方家产业在姐姐手里和在妻子手里,都是在自家人手里,区别只在于谁能把生意做好做大。

结果显而易见,他妻子谢氏没那个本事,没那个本事就别乱插手了!

谢氏得不到方父和方益的支持,根本沾染不上方记布庄的半分权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嫁出去的大姑姐掌控着自家产业,心里憋闷不已。

方轻云在徐家也没放松对徐家生意的渗透。

方云娘的身体可能是第一次婚姻在陈家亏着了,也可能是方轻云穿越过来身魂不融合,她与徐辰迟迟没有孩子。

眼看着她都快三十岁了都没有怀孕,徐父徐母就动了给徐辰纳妾的心思。

虽然这些年来徐辰对她的感情一如既往,但七年之痒在所难免,再加上这个世道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寻常,徐辰又一直膝下空虚,拒绝纳妾的意志就不那么坚定。

但方轻云眼里揉不得沙子,直接强硬的阻止了徐辰纳妾,不管徐父徐母想拿什么压她,她直接让两人知道,整个徐家真正掌权的人是她,逼急了她直接和离带走徐家大部分人才,让徐家的生意分崩离析。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大权决定家庭地位。

当徐父他们意识到这个家里真正的掌权者是方轻云之后,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提纳妾的事了。

想过顺从父母的建议去纳妾的徐辰,乖乖的对方轻云低头赔罪认错:“娘子,娘子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其实我只是想我们膝下无子难免晚年遗憾,就想纳妾生了儿子抱到你膝下抚养,到时候把那个妾室打发了,这孩子只认你这一个娘,你也不必亲自生孩子,到鬼门关走一圈。”

方轻云都快被徐辰这渣男语录给气笑了,虽然他的想法是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世界的主流思想,说出去所有人都会觉得徐辰对她重情重义,却没人问她愿不愿意把一个丈夫跟小妾生的儿子当亲生儿子养,把自己辛辛苦苦挣的财产给小妾的儿子继承。

方轻云冷笑着说:“既然你心疼我年龄大了生孩子不安全,那就从族里过继一个自幼父母双亡的孩子过来好了。想纳妾就不要拿这种胡话哄我,你要是纳妾,我们就和离!”

徐辰顿时慌了,连忙认错,恳求说:“娘子,你别气坏了身子,我不纳妾,坚决不纳妾,你不要与我和离。”

自这次之后,他就绝口不提纳妾的事,也不说想要生个孩子的事,默默的去族里寻找适合过继的孩子,向方轻云表决心。

然而就在徐辰暗中选了几个人选,准备问问方轻云的意见时,方轻云竟然怀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