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皇后(二)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3128

皇帝李桢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这副女人的身体,当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感受到真切的疼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噩梦之后,他冷静了下来。

这种离奇的事情绝对不能闹大,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换回自己的身体里。

他莫名其妙出现在皇后身体里,那么皇后呢?皇后是不是占据了他的身体?

李桢叫了一声:“来人!”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宫女走了进来:“参见皇后娘娘。”

习惯了宫人们办事麻利不敢磨蹭怠慢的李桢面含怒色,训斥她:“怎么这么慢?朕……真是放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这个宫女不咸不淡的说:“娘娘,奴婢知道您刚失了凤□□情不好,但您把怒火发泄到奴婢们身上,是不是太没有皇后仁德了?”

这个宫女早已投靠了丽贵妃,自然不会对皇后有多少敬重。在她看来失了凤印和宠爱的皇后就像是拔了牙和指甲的猫咪。

她本以为皇后依旧会忍耐下来,毕竟事情闹大了丽贵妃不会放过她,还会去折腾二皇子李延,为了李延皇后也会忍耐。

但现在皇后变成了李桢,李桢当了好几年掌控大权的皇帝,怎么可能忍耐得了区区一个宫女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这个宫女有恃无恐的态度让李桢想起自己小时候还是不受宠的小透明皇子的时期,身边的太监宫女捧高踩低,就是这么看不起他的。

李桢愤怒的抓起旁边的一个花瓶狠狠的砸向那个宫女,准头很好的砸得她头破血流:“以下犯上!反了你了!去死吧!”

那宫女被李桢的含恨一砸,直接砸得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这个时候终于有好几个宫人进来了,他们一进来就看见倒在满是碎片的地上头破血流也不知是生是死的那个宫女,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李桢面色阴沉的看着他们,冷笑说:“我还使唤不动你们了是吧?再怎么样我弄死几个奴才还是没问题的。”

看着宫人们对皇后的怠慢态度,李桢也终于意识到了皇后在后宫中的处境如何艰难了。

但他半点不觉得愧疚,哪怕他心里清楚皇后就是因为他无条件偏宠丽贵妃才会这么惨。

他可是皇帝,皇帝怎么可能有错?就算有错,受害者也得谢恩,也得打碎牙齿和血吞!

他现在只烦心该怎么回归自己的身体里,继续做他高高在上的皇帝。

李桢冷着脸说:“给我梳洗。”

几个宫女战战兢兢的上前为李桢梳头上妆换衣,李桢看着镜子里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心情十分烦躁,他要不是担心还没换回自己身体里就引起别人的怀疑,他是真不耐烦坐在这里跟女人一样梳妆的。

不过李桢到底是从小透明皇子爬到皇帝尊位的人,心机深沉,知道审时度势。

李桢坐上了皇后的凤辇,前往蟠龙殿去见那个冒牌货。

他现在担心自己的身体不是被别人占据了就是失去了他的灵魂后死亡了。

若是前者,占据他身体的应该是皇后,他思考着该怎么安抚住皇后然后想办法换回来;若是后者,他的身体就算是驾崩了,他以后只能以皇后身份活下去,那么他就只能暗中联系皇家的隐秘力量,扶持李延上位,自己在幕后掌控大权了。

李桢脑海中思索着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以及应对之法。

结果没想到,他的凤辇来到蟠龙殿,他派人去禀报说要见皇帝,却得到一个结果——皇帝不想见他!

李桢的心当即就往下一沉,这是对他最不利的一个结果。

他的身体被别人占据了,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皇后,而皇后对他怀恨在心,并无换回身体的想法。

毕竟谁成了皇帝后舍得回到原位呢?

李桢冷着脸站在蟠龙殿前,暗恨咬牙,但却没有在蟠龙殿前闹事,否则惹怒了皇后,让她一狠心对他斩草除根怎么办?

李桢重新回到了凤辇上,他低声吩咐一个小太监:“你去把二皇子从皇子所接到凤宁宫来。”

既然皇后不想见他,那么他就只能先拿捏住李延这个儿子了。

皇后最大的弱点就是娘家和儿子,但他如今深处深宫,皇后娘家他接触不到也奈何不了,只能先拿捏住李延这个嫡子。

对于李延这个儿子,李桢并无半点慈父之情,他脑海中只思索着这个儿子有什么可利用之处,若是用来对付皇后,该怎么才能利益最大化。

李桢在凤宁宫等了半晌,那个小太监却一个人回来复命:“娘娘,二皇子已经被陛下接去蟠龙殿了,奴才没能见到人。”

李桢心头压下了一块巨石,心情不妙,他本以为愚蠢的皇后,竟然反应这么快?

失去了李延这个人质,他要如何对抗占据了他身体的皇后?

李桢努力思索着破局之法,最终无奈的发现,皇后现在变成了皇帝,她掌控着他的生杀大权,若想夺回属于自己的皇位和身体,他目前只能按捺蛰伏下来,徐徐图之。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自从他登上了皇位,就再也没人能让他这么憋屈了,没想到如今却要重温一次这种感觉。

李桢暗恨于心,待他夺回自己的身体,定要直接处死皇后,不必顾及什么名声和影响了,直接把人处死,顶多是传点风言风语,奈何不了他。

在李桢自以为要低调蛰伏下来与方轻云斗智斗勇时,被他万般宠爱的丽贵妃照例来凤宁宫羞辱皇后了。

前呼后拥的丽贵妃风风光光的穿着一身逾越的红色宫装,公然出现在凤宁宫,戴着七尾凤钗的丽贵妃趾高气昂的斜睨着李桢,嗤笑说:“本宫听说皇后你去求见陛下,想必又是吃了一个闭门羹吧?就你也想让陛下收回成命?你有那个脸面吗?”

若是真正的皇后在这里,看着丽贵妃穿着只有皇后才能穿的正红宫装,戴着皇后才能戴的凤钗,再被她这趾高气昂的讥讽一刺激,只怕要气到吐血。

但如今皇后身体里的人是皇帝李桢,李桢没觉得丽贵妃穿正红宫装戴凤钗有什么不对的,但丽贵妃对他说话的语气却让他十分不适的皱起眉来。

这种炫耀高傲嘲讽的语气,是他那个温柔甜美单纯善良的爱妃说出来的?

虽然李桢无底线的宠爱丽贵妃是有抬举丽贵妃打压皇后的意思,但也不乏真心喜欢丽贵妃的温柔单纯,就算她骄纵一些他也觉得是可以接受范围内的娇憨。

然而当丽贵妃的骄横是冲着他来时,李桢就心生反感了,皱眉问她:“丽贵妃,我没让你进来,你擅自闯入我宫中,是什么意思?”

丽贵妃娇美如花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什么意思?当然是提前来看看本宫日后入住的寝宫呀!陛下都把你的凤印给我了,你觉得你这皇后的为重还能保住多久?”

“放肆!”李桢怒斥,“觊觎中宫之位,胆大包天!”

李桢从来就没想过立丽贵妃为后,他厌恶皇后是因为皇后出身高贵,娘家势大,当年他能登上皇位可以说方家是出了大力的。

李桢自认自己个人能力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兄弟们,但出身是硬伤,他一个不受宠的小透明皇子能拉拢的力量有多少?

于是他就选中了势力庞大的方家,有方家做他的妻族,支持他夺嫡,获胜可能性就大增。

当他为皇子时,方家是他的助力,可当他为皇帝时,方家就是他的绊脚石了。

哪个皇帝愿意自己手下有个势力庞大的权臣?尤其是皇后还生了皇子李延,当年方家能支持他上位,日后也必能支持李延上位,万一他这个皇帝不如方家的意了,他们会不会想办法推翻他扶持李延登基?

李桢想到这个可能性就对皇后和方家以及嫡子李延充满了厌恶与忌惮。

这些年他在前朝致力于打击方家势力,在后宫抬举丽贵妃与皇后争锋,打压皇后的威信。

嫡子李延更是从一开始就被他排除在继承人候选之外了,能留他一条命就算自己仁慈了。

李桢心心念念想要废后,但却从来没想过换丽贵妃做皇后。因为丽贵妃出身太低,她做皇后让他觉得丢脸。

在李桢心中,皇后最好是那种出身高贵但娘家势力不大还要长相出众的女人。

这样对他没有威胁的皇后才是真正的好皇后。

李桢训斥丽贵妃一声,丽贵妃反手对着李桢就是一巴掌扇过去:“你才放肆!本宫觊觎中宫之位怎么了?你一个年老色衰的失宠女人,就该老老实实给本宫让位!”

李桢直接被丽贵妃这一巴掌给打懵了:“你居然敢打我……”

丽贵妃得意的笑:“打你怎么了?本宫又不是第一次打你,有本事你找陛下告状呀,看陛下是愿意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这时凤宁宫外传来声音:“陛下驾到——”

然后李桢就目瞪口呆的看见丽贵妃动作熟练的弄乱自己的头发,扯乱自己的衣服,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无比委屈的朝门口那道身影扑过去:“陛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