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皇后(五)

书名:我与人渣灵魂互换 (快穿) 作者:落日猿 字数:2628

李桢现在正是虚弱无力的时候,被丽贵妃掐住下巴硬灌药的时候,挣扎了几下都没挣开,还把自己呛到了。

丽贵妃把药灌下去之后,松开手,把药碗一递,旁边的宫女就自然而然的伸手接了过去。

李桢趴在床边死劲儿的咳嗽,差点没喘过气来,被药汁给呛死。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了,他瞪着丽贵妃,声音沙哑的说:“贱人,你这是以下犯上,胆大包天!”

丽贵妃柔柔一笑:“皇后娘娘,臣妾就算以下犯上了,你又能拿臣妾怎么样?你觉得你找陛下告状,陛下是信我还是信你?”

“哦,对了,臣妾差点忘了,娘娘你现在根本见不着陛下。呵呵呵,皇后娘娘还真是可怜呢,陛下都不想见你,你想告状也没办法呢。”

李桢胸口闷痛郁结,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怒火,忍了下来。

当皇帝最重要的是忍功要了得,但看着丽贵妃这小人得志的模样他真的好气啊,尤其是一想到这么一个出身低微的贱人是他宠上来的,他就恨不得时光倒流把当初那个抬举丽贵妃的自己给打一顿。

李桢咬牙忍了,但丽贵妃却并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她看着皇后面露屈辱忍下怒火的表情,真的是特别的开心,忍不住继续羞辱他:“皇后娘娘的病可要早点痊愈呀,不然你要是就这么病逝了,这皇后之位我得来的太轻而易举,没什么成就感呢。”

李桢听着蟠龙殿话里有咒他死的意思,怒火中烧,一个没忍住顺手抓起床上的玉枕就朝丽贵妃砸过去:“贱人!你居然敢咒我?”

丽贵妃已经习惯了皇后的忍耐,李桢忽然的反抗让她猝不及防,玉枕迎面砸来,丽贵妃来不及躲避,只能下意识的伸手一挡。

玉枕狠狠的砸到她的手臂上,然后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碎片,溅起的碎片在她的脸上划出细小的伤痕,吓得丽贵妃赶紧捂脸:“本宫的脸……”

丽贵妃身边的宫女们也鸡飞狗跳的给她查看脸上的伤势,还有人连忙跑去请太医,生怕靠脸获宠的丽贵妃破了相。

这时,凤宁宫外传来“陛下驾到”的声音,一身明黄龙袍面容威仪的皇帝带着侍从走了进来。

方轻云看着李桢病床前的一团鸡毛,勾了勾唇,果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恰好赶上了一出好戏。

“皇后,贵妃,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方轻云目光落到地面上的玉枕碎片和洒落的药汁上。

李桢恨恨的瞪着方轻云这个冒牌货,但他怕丽贵妃又像上次那样恶人先告状,连忙说:“刚刚丽贵妃给我灌药,还觊觎凤位,诅咒皇后早死,我一时怒极才朝她砸出玉枕的,毕竟皇后乃是皇帝发妻,怎能轻言废立?丽贵妃觊觎皇后中宫之位,罪不容赦。”

李桢能从小透明皇子登基为帝,当然不全靠自己的妻族势力帮忙,在深宫中生活这么多年,最基本的上眼药方法他还是会的。

他知道此时占据了他身体的皇后对他肯定心中有恨,否则上次也不会站在丽贵妃那边给他难堪还把他禁足,但他更清楚,皇后心里肯定对丽贵妃也厌恶至极。

他刚才那番话,全然是站在皇后的角度为皇后打抱不平。

方轻云眼神幽深的看了一眼李桢,没理会他,而是走到捂着脸的丽贵妃面前,担心的问:“爱妃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伤了脸?”

刚准备为自己辩解的丽贵妃见皇帝一点都没有怪罪她的意思,顿时放心了不少,她嘤嘤哭泣:“陛下,臣妾被皇后摔的玉枕伤了脸,臣妾是不是要毁容了?”

她拿下自己捂着脸的手,这个时候丽贵妃其实已经知道自己脸上的伤势不重,只是有细微划痕,流了点血,好好养护连疤都不会留。但当着男人的面儿当然得表现得柔弱可怜一些。

方轻云看着丽贵妃脸上那顶多是划破点表皮,从毛细血管里流了点血的伤势,连忙大怒说:“太医呢?怎么还不快去请太医给爱妃诊治?”

“陛下,奴婢已经有人去请太医了。”

没一会儿太医就匆匆的赶来了:“微臣参见陛下,参见皇后,贵妃娘娘。”

方轻云大手一挥,说:“还不快点给贵妃看看脸上的伤,动作那么慢,再不快点贵妃脸上的伤口就要愈合了!”

丽贵妃:“……???”

太医:“……额。”

李桢:“……噗。”

方蓉瞥了一眼忍笑的李桢,没理会他,太医拎着药箱上前查看丽贵妃脸上的伤口,伤口早就已经不流血了,连上药都不用,过几天就能结痂愈合了。

但这是贵妃,他怎么可能实话实说呢?还是开了一张药方,又是内服又是外用的药,还叮嘱了一堆需要注意的禁忌。

方轻云也没有为难太医,所以太医很快就功臣身退了。

丽贵妃什么也没说,她现在还觉得很尴尬呢,被方轻云刚才那一句“再不快点贵妃脸上的伤口就要愈合了”给吓得心脏在七上八下的蹦迪。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单纯嫌弃太医动作太慢,还是嫌弃她大题小做了?

丽贵妃能得宠这么久,揣摩圣意的本事是一等一的,不然也不能把李桢伺候得那么开心,心甘情愿把她捧上天。

不然李桢就算想打压皇后的威信,捧人跟皇后打擂台,捧谁不是捧?出身低长相好的女人那么多,为何就丽贵妃能脱颖而出?她当然是有她的本事的。

但现在丽贵妃感觉,自从皇帝下令剥夺皇后凤印之后,她就不太看得透皇帝的心思了。

方轻云不知道丽贵妃心里想着什么,她现在是皇帝,也没必要去琢磨丽贵妃的心思。

她叫人把地面上的那些李桢和丽贵妃互相伤害的证据给打扫干净,然后对丽贵妃兴师问罪:“爱妃,皇后说你给她灌药是怎么回事?”

丽贵妃一点儿也不心虚的回答:“陛下,臣妾冤枉,臣妾只是为了表现自己对皇后娘娘的尊敬,给皇后娘娘喂药而已。只是臣妾觉得那良药苦口,一勺一勺的喂娘娘喝太苦了,便帮娘娘一口气把整碗药汁都喝下去。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以为臣妾是给她灌药……”她伤心的抹了抹眼泪。

方轻云看向李桢,问:“皇后,贵妃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但李桢怎么好意思在方轻云这个冒牌货面前说丽贵妃灌药动作太粗鲁差点把他呛死,实在有损于他的男人尊严。

于是李桢就说:“陛下,灌药这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丽贵妃居然敢不顾皇后的意愿给我灌药,还大言不惭的觊觎中宫之位,必须严惩不贷。”

方轻云淡淡的说:“既然不重要那就算了,皇后你这么贤惠,不应该跟贵妃计较这点小事。”

正在装模作样用帕子擦眼泪的丽贵妃悄悄躲在帕子后面勾唇得意的笑。

尤其是看见李桢脸色僵硬的模样,丽贵妃就笑得更开心了。

当方轻云转头过来时,丽贵妃迅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演技极好的流露出不受信任备受冤枉的悲伤难过之色。

方轻云对丽贵妃说:“爱妃受了伤,就回宫好好休养吧,朕晚上再去看你。”

丽贵妃识趣的朝方轻云拜了拜:“那臣妾今晚就恭候陛下大驾了。”

丽贵妃带着人走了,就剩下李桢和方轻云两人,以及方轻云带来的侍从。

李桢趁机说:“陛下,我有事与你单独说。”

方轻云很清楚他想说什么,但她偏不如他的意:“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要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

李桢气急,灵魂互换这种事能当真宫女太监的面说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