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末世胖妹逆袭记 > 088 他就是岑以

088 他就是岑以

书名:末世胖妹逆袭记 作者:包包紫 字数:2251

越甸嘴里嚼着槟榔,头发染得很黄,带着些白,很快从乔绫香的身上挪开了目光,这种又丑又胖的人,他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岑以。

岑以就坐在越甸身边的摊位里,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越甸的敌意,目光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抬了起来,一只脚搭在另一条长腿的膝盖上,依旧坐着凳子,嚣张的看着越甸。

一副要比吊,他比越甸还要吊的姿态。

旁边的陆正青、赵龙、阿久、米燃逸,原本正在说笑打闹的,这会儿也摆正了态度,从摊位里站直了,看着刚进来的越甸一伙人,眼神充满了杀气,并不说话。

“他就是岑以。”

脸上还有鼻青脸肿着的男生,看着岑以,在越甸的身侧,小声的说着。

他们今天本来只是听说,湘城开了个大交易行,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好玩儿的,或者好讹诈的......整天呆在酒吧一条街里,也是挺腻味的。

结果一进大门,就看见了乔绫香和岑以,也算是冤家路窄,程田被打进了医院,原来跟程田的一群体育生,现在全都跟了越甸。

自然,越甸也就继承了程田和岑以、乔绫香的恩怨。

新收了一群小弟,总不能不给小弟出这个气吧,不然程田的那群体育生,还跟着他做什么?

挑衅的火药味,就这样一点点的升腾起来,越甸带着一拨人,大约二十来个,岑以这一拨人,共有六个,两拨人就这样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然后,越甸那一拨人,慢慢的全都走入了交易行里,找了个空的摊位,不远不近的,继续看着岑以他们。

乔绫香匆匆跑了过来,就站在岑以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岑以哥。”

岑以看着越甸,头微微一偏,耳朵听着乔绫香说话,眼睛却没离开那小杂毛越甸。

交易行里的其余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显而易见的火药味,附近负责维持治安的安检全都过来了。

这是湘城的一个大项目,管理系统里的总指挥官,无数次的跟安检大指挥官强调了,一个医院,一个学校,一个任务中心,一个交易行,一个城市管理系统大楼,现在是哪里都可以乱,但这五类单位,一定不能乱。

所有的一切都能放下,什么凶杀案,什么斗殴案......现在要重点维持这五类单位的管理。

乔绫香本来也没有想说什么,只是感觉到可能要打架了,所以本能的靠近了岑以,准备做好她的奶妈工作。

又见安检过来了,知道这架大概是打不了的,乔绫香便对岑以说道:

“红薯摊的老板说想拿12个红薯,换我们一把匕首给他女儿,但是我们的匕首都卖完了。”

“嗯。”

岑以背后还透着一层冷汗,他看着越甸他们,盘算着这一时半刻的,只怕不会动手。

便将手往自己空荡荡的背包里一掏,继续透支着他身体的能量,做了一把匕首给乔绫香,让她拿去换红薯。

一种浑身宛若被蚂蚁在啃的感觉,缓缓占据了岑以的整个身体,他面色如常的继续盯着越甸看。

原来,能量透支的感觉是这个样子的,妈的,难受。

“长官!”

有个安检大指挥官当老爹的阿久,深谙行规般,突然开口,对聚拢了过来的安检举手,笑嘻嘻说道:

“我感觉我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了威胁。”

又指了指越甸他们那群杂毛,说道:

“他们一直如狼似虎的盯着我们,肯定是想来抢我们的东西,还霸占了我们的摊位,我们害怕,我们都是学生,他们可是社会人,好怕啊长官。”

阿久率先发难了,越甸那群人,怒火冲天的跳起来,指着阿久骂道:

“狗杂种,你吊毛?找死呢,男女男你妈妈别!”

安检里头,有个像是头头一样的人,急忙走了过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大票的安检,其中,一大半安检都堵在了越甸那边,一小群安检,站在了岑以这边。

他们认为从形象上来看,越甸那群人更不稳定,更危险。

为首的安检队长,看得阿久觉得有点儿眼熟,他想了会儿,还是挺客气的问道:

“你说他们霸占你们的摊位,你们有证吗?”

“当然有。”

阿久指了指乔绫香。

乔绫香急忙从自己的背包口袋里,掏出一沓摊位证,找出了越甸那20个混混占着的这几个摊位的证来,全都拿给了安检看。

那安检队长看过之后,又跟同事吩咐道:

“问问那群瘪三,有没有证。”

同事便走了过去,问越甸那群人。

越甸他们本来就是过来玩儿的,哪里还能有这个证件拿出来,他们直接梗着脖子说道:

“没有,什么证,没这东西。”

“没有就不能坐在别人的摊位上。”

问话的安检板着脸,一看越甸这种染着黄毛,浑身一股流气的小瘪三,就知道这种人平常没什么生活收入,全部都是靠混。

他们这种人,就是破坏城市安稳的最不确定因素,也是规则的最大破坏者与挑战者。

因而,对于越甸这一群人,每个安检都会先入为主的,对他们拥有更大的关注与敌意。

越甸那一群人,直接不满的叫嚣道:

“凭什么不能坐?这里又没有人,这些摊位是空的,草你的,安检还带有色眼睛看人的?”

“你们没有证,我们现在合理怀疑你们,意图对别人走了正规程序的摊主,造成利益侵害,要么你们自己出去,要么我们把你们请回去,喝个茶?”

安检们拿出了腰上的电棍,交易行不能乱,这是上头下达的死命令,负责维持城市治安的安检,必须解决一切想在交易行里搞事情的人。

岑以他们是有正规摊位证的,安检就必须优先保证岑以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没有摊位证的,自然不能占别人的摊位了。

越甸气得吊起了他的三角眼,从摊子上站起身来,看着岑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往门口的方向挪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