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异能天下 > 第二十二章 最终之战【大结局】

第二十二章 最终之战【大结局】

书名:异能天下 作者:毒邪 字数:10167

天空,仍然是那片天空。

只是,此时的天空,却成为了近乎完全的黑色。乌云密布,黑雾缭绕。

天地间,此时几乎尽是是灰暗!

人世间,到处都传来痛苦的哀号声。

那些不知名的,只在电影中看到过的僵尸、鬼魂、骷髅等等,却好像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引发,他们纷纷的爬出了昏暗的巢穴,肮脏的地洞。

也许,是有着什么东西在指引着他们吧!爬出自己那阴暗潮湿的窝穴之后,它们第一件事情就是屠杀掉自己所能看到的每一个活着的生物。

它们的身体近乎不畏惧枪械、利刃,而且,某些浑身充满腥臭难闻雾气的怪物,在碰触到人或者牲畜的时候,总会将自身携带的黑色雾气传入到对方体内。

因此,更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凡是被这些腥臭难闻的黑色雾气侵害的人、牲畜竟然并不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只是,他们虽然并没有死去,可是更加令人心慌的事情却发生了,这些受到不知名的黑色雾气侵扰的他们,却化为了只知道伤人的怪物!

各座名流大山之上,也都纷纷的出现了一些实力高强的,自称为‘修真者’,他们可随意的操纵飞剑,更可御空而行,神乎其技的他们,让世间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希望。

然而,那些从地底爬出来的生物,何止千万?

而且,面对着那些被‘魔化’的人,他们又如何恨得下心去杀戮?

国家,在此时都将一些列为禁忌的武器派上了用场。更加一些火器分派到每一个人的手上,当然,那就是倾尽全国所有的弹药库也是不够的,然而所能做的只有两个字:尽力!

武当山、少林寺、峨眉这些清修之地出来的修道之士再也没了之前的脱俗气息,反倒都在一阵阵的杀戮之中,浑身充满了血型气息。

Z国三大地下势力,那一向响当当的达帮派,此时在这毁天灭地的大事件前,显的是那么的渺小。

都市中的大家族,东方家、白家等等不知名的各个家族,也都是整个家族全部上阵。为的便是杀一个不赔本,杀两个挣一个。

异能组、供奉院,自然更是在第一时间加入了战斗。

此时,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

没有!

所以,人类第一次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在这一刻,所有的人才真正的感觉到,原来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死亡,不断增加!

炮轰声,不绝于耳……

到处都是尸体、倒处都是倒塌的建筑。

硝烟滚滚,世间已经看不到丝毫希望……

虽然,这一次的战斗,参与的人是全世界。可奈何,仍然是节节败退,惨不忍睹。

此时,位于HN省,也就是曾经被誉为中原的地方。这里同样的不比其他地方好到哪里去,血腥气也是到处弥漫着。

战斗也在持续的进行着,因为那强大无匹的‘天魔’出现在了中原地区!

没有人知道,天魔为什么会到中原这一带,不过很快所有的人都明白了。

一处本该为地势平坦的地带,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惊天大坑,坑洞深百米,直径也在五百米左右。而在坑洞的中心,却傲然站立着

一具高大无比的龙的骨架!

这具龙的骨架完全呈漆黑之色,完全没有一丝的杂色,更没有因为常年埋于地底而发生一丝的变化。

虽然那只是一个骨架,可那高昂的头颅却散发出无尽的威势。

强大!

虽然只是一具骨架,可却仍然清清楚楚的给人这种感觉。

天魔,此时不再是第一次出现的那种形象,现在的他,所化形的则是一具正常的形态,虽然说是正常一点也只不过是相较之前的那个模样。

近乎人身的‘天魔’,仍然有三米多高,虚浮在地面一米的宽大壮硕的身躯中不断的散发出一股邪恶的气息。他的双眼一片森白之色,直盯盯的看着面前这个庞大的骨架。

嗖嗖!

数十道身影快捷无比的急速而至!当头的有了名了缘两道长、苦难大师、另外还有包括刘长风在内的供奉院五元老,另外则是三名苍老无比的老头,总共十一个人,停立在天魔的对面。同样的,他们看到巨大坑洞中的龙骨的时候,都是一脸的诧异,对于这个东西却是无法搞的明白。

“桀桀!可怜的蝼蚁们啊,竟然能够追到这里来。”

天魔森然的目光冷冷的瞥向了这如附骨之蛆一般的十一个人,以他那强大的感知力,自然是不难发现面前的这些人是这个时代中的巅峰强者。

巅峰强者?恐怕还不够他一个手指头捏的吧!

“无量天尊!”

了名手持一把不断闪烁着金光的三尺长剑,面对着天魔,无奈的一喧口号。可是,在双方差距如此之大的时候,他仍然是毫不畏惧的踏前一步,凌空向对面飞去。

了缘紧随其上,他的身上不断散发着暴戾、浓郁的血型气息。就连他的双眼,此时也不复清明,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意!

而那其他人,也是与他一般无二。

“狂——风——沙!”

仍然是那熟悉的声音,身为供奉五元老之一的刘长风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攻击。他的神情肃穆,在此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一切的名利、一切的仇恨,在这人类频临灭亡的时刻,显的是那么的幼稚,那么的悲哀!

一切都是浮云!

狂风似刀,沙尘飞舞!

方园五十丈内的地面俱都化为无尽的沙尘,它们在狂风中不断的飞舞着,逐渐的形成了一条巨大无比的沙龙!

十一个人!没有人说一句废话,因为一切都是徒劳。

他们所要做的,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有尽最大的可能杀掉面前这个强大的家伙。

‘沙龙’的形成,无疑让天魔的脸色更冷,对于那些即将临身的攻击他却是看也不看,只是直盯盯的看着那空中飞扑而来的巨大的‘沙龙’。同时口中冷冷的道:“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这个让人恶心的四足长蛇!很遗憾,你们真的惹恼了我。”

此时,所有的攻击都已临身。

森冷的剑气、狂暴的攻击、雄浑的拳掌!

然而,仿佛印证了所有人的错误,一股黑色的能量罩在瞬间以天魔为中心向四周扩展开去。并快速的撞击在近身攻击的十个人身上!除去远处释放技能的刘长风!

蓬!

没有一丝的时间去躲避,所有的人都被那黑色的能量狠狠的撞击在身上。

噗哧……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击击落在地,纷纷吐血,神色委靡。几乎没有了再战之力,不!或者说几乎连站起来都谈不上。

一击之下,这为数不多的十一个高手却有十个人重伤倒地,失去了战斗之力。

‘沙龙’终于在狂风怒浪之中飞扑而至!那强大的威势,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它的威力。

然而,这有用吗?

天魔仍然是就那么的站立在原地不动,他的脸色始终是冰冷无比的,突然他的眼中精光暴起,一股无形却有质的能量瞬间划过了沙龙的身躯、扫过了周围袭来的狂风。

突然,狂风停止了咆哮,沙龙停下了脚步。

哇!

那远在五十丈外的刘长风没来由的狂喷一口鲜血,整个人更是被一股无形的巨力击的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脸若金纸的他,也是再没有了再战之力。

至此!人世间所能动用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

“无聊……”

天魔的眼神扫过眼前的这些人,没来由的心底涌起一片惆怅,或者说还有着无尽的寂寞。他的眼神又转向了旁侧并没有因为他们战斗而影响到分毫的黑色龙骨架,或许只有他才配做自己的敌人吧?

昏暗的环境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一股淡淡的灰色气体,它们仿佛有灵智一般的飘向天魔,而天魔更是毫无所觉的模样。

天魔看着眼前的骨架,不由的有点发呆,随后他叹了一口气,仿佛自语的道:“算了,虽然没有再和你一战,可毕竟这个人间就要属于我的了。”话锋突然一转,森冷而狂妄的道:“桀桀!就算你现在还活着又能如何?本魔尊一定能够将你完全的撕裂,现在!你就给我全部毁灭去吧!”

天魔猛地高举右手,那其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魔气’,并且快速的壮大着,初时如篮球一般大小,瞬间就壮大如磨盘。随后,那大如磨盘的‘魔气’疾飞向下方的黑色龙骨。

“红粉骷髅!”

那一声轻吟声是那么的让人怀念,那么的熟悉。

虽然,说出来的词汇是那么的让人感动不舒服。

“嗯?有点意思!”

天魔的脸色微微一变,涌现的却是一丝喜意。

轰隆!

巨大的坑洞中,当那大如磨盘的魔气进入之后,开始了疯狂的爆炸、摧毁!随后,骨架散落,坑洞再度被埋葬。而天魔的目光,也看向了他处。

一个俏丽的身影缓缓的从旁边的建筑中走出,一团灰色的雾气在其身边不停的缠绕着。她的背后更是飘浮着一条虚拟的龙,毒龙!

她不是别人,正是‘毒女’林琳琳!

作为世间不多的高手之一,虽然她本身的能力或许不及那躺在地上的十一位,可是她的能力却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她来了。

天魔那有些虚幻的脸庞不知为何却突然出现了一些残缺,只是这些残缺很短暂,随后又完好无缺。

而这微乎其微的事情,却完全的看在了林琳琳的眼中,而让,也让她感到极度的无力。因为她非常的清楚,那个细微的变化则是她的能力所导致的。

天魔嘴角划起一丝冷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子:“不错不错,想不到竟然世间中还有自身就会毒系攻击的人。不过,你难道把我当作人类了吗?有什么招数赶快用出来吧!否则,我想你肯定会死不瞑目的。”

“群龙飞舞、香消玉殒!”

林琳琳脸色一正,连连道,双手更是快速的做着奇怪的动作。

背负在林琳琳身后的毒龙瞬间飞扑向空中,更是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最后停留在十六的数目上!

十六条!这已经是林琳琳的绝对极限,她的脸色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气。可是她的动作仍然在持续着,这是拼死的战斗啊!

浓浓的粉红色雾气不断的从林琳琳的身体内涌出,它们疯狂的涌向天魔的附近。所过之处,所有的植被都被抹杀掉,不复存在!

躺倒在天魔不远处的几大高手,也都是脸色巨变,纷纷尽最大的可能作出避让。

天魔突然深吸一口气,顿时,那盘绕在远处的粉红色雾气被其吸入体内一部分,随后他又咂咂嘴,连道:不错不错!

竟然如吃大餐一般!

十六条毒龙,终于一股脑的飞扑而下……

吼!

天魔突然仰头,他的脑袋瞬间变的庞大无比,大嘴张开的范围刚好是毒龙落下来的所有地方。

没有引起一丝动静,所有的毒龙都被天魔一口吞进!

“舒服!”

天魔闭目感受了一些之后,不由的感叹了一句。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脸色苍白无比的林琳琳,缓缓的道:“看在你还不错的份上,就让你早点解脱吧。”伸指间一道黑色的光芒瞬间疾飞向林琳琳的心口附近!

躲?如很能够躲开那眨眼间就到了面前的攻击?

不甘又能如何?她还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迟迟没有感动身上动静的她,心底不由充满了疑惑,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苍白的俏脸上,充满了喜意:“薛洒?!”

这个熟悉的名字,曾让她有着无穷无尽的思念。

这个熟悉的青年,一直让她毫不后悔的爱上了对方。

“你没事吧!?”

薛洒有些发呆的看向眼前的这个俏丽的女孩,这个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

“我没事,对了,你怎么来了?”

林琳琳摇了摇头,随后又关切的道:“赶快走吧,这个‘天魔’真的很厉害!就连我的攻击对他都没有一丝作用。”

薛洒转过头扫了一遍地上所有的人,最好才看向了天魔,而此时天魔也正在打量着他。

“我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杀死他。”

薛洒缓缓的道,仿佛是在说给林琳琳听,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更或者是在向不远处的天魔说的一样。

嗖!一道红色人影出现在了薛洒的身侧,梅萍!

“你帮我看一下他们,这个人就交给我了。”

薛洒缓缓的看向了梅萍吩咐道。

“嗯,你自己小心。”多天以来对薛洒的了解,梅萍并没有说别的,而是直接了当的答应。

不再说什么,薛洒的身影在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天魔的身前,双方的神情一样的冰冷,冰冷到没有一丝的神色。

“又是一个想杀我的?桀桀!可笑啊,可笑!”

天魔看向下方那个与自己一比,显的十分矮小的人类,口中阴森的笑道。

“想杀一个人,很简单。可是如果想要救一个人,却是难上加难。”

薛洒语气莫名的道,突然他又觉的自己很无聊,自己本来就是来杀他的,又何必说那么话呢?

几乎没有带起一丝能量,薛洒的身影化为一道黑芒,疾闪而至。猛地,一拳轰出,不带起一丝能量波动的直接砸向天魔的胸前。

那速度,快似闪电!

天魔阴冷,略显模糊的脸庞之上涌现出的是无尽的嘲弄,就在吴天的拳头快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突然扬手对轰而去。

薛洒的速度很快,可是天魔的速度却更快一筹。

蓬!

两者相碰之间,顿时发出一声巨响,而同时在薛洒的拳头之上一股强盛的‘混沌气’轰然爆发开来,竟然直接将‘天魔’挡住自己的拳头轰的粉碎,那势不可挡的‘混沌气’更是在摧毁对方的手臂之后,狠狠的击打在天魔的胸口。刹那间,便在其胸口出现了一个碗大的伤口。

“混沌气!”

天魔的语气中充满了吃惊,并且还有着一丝恐惧。吃惊之余,竟然对自己所受到的伤势丝毫不理。

“哼!见识倒也不差。”

薛洒冷冷一笑,他可没打算就此放过对方,帮打落水狗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得。脚下一动,又是数拳砸了过去,并没有花俏的技能,有的只是一味的砸击。

天魔在听到对方承认之后,脸色不由大变,身躯闪动之间,又被薛洒几拳轰在身上,顿时引起黑色魔气的一阵震动。并有很多都散了开去,看那个样子,倒是完全处于下风。

远处,刘长风等人,包括林琳琳、梅萍都是一脸吃惊的看着远处发生的一切。他们想破脑袋也万万没有想到,那强大到让人感到无力的天魔,竟然会在薛洒那简简单单的攻击中,完全处于下风。

“不可能!”

天魔突然怒吼一声,连连发出数道黑色光球避开薛洒,他的语气充满了质疑,“黑龙都死了,你又怎么可能拥有‘混沌气’?一定是搞错了,搞错了!”

“黑龙?我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薛洒冷冷的道,同时飞起一腿扫断了天魔的一只躲避不及的腿。

随着对方的每一次攻击,天魔的脸色都变的越来越难看,那个曾将他完全逼入死地的死对头的攻击。他至今都无法忘记,那霸道无匹、完全以毁灭为主的‘混沌气’让他过了几千年后,仍然感到一阵后怕。

“桀桀!我怕什么?我为什么要怕呢?”

天魔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神情无比的狰狞,他的速度陡增数倍。远远的将薛洒抛开,同时他的身形高高的浮在空中。

“凝!”

天魔轻喝一声,“万般自我,不死不灭!”

这一声之后,整个周围的空气都发生了一阵剧烈的变化。只见附近方园五十里之内的所有‘魔气’都纷纷的向天魔聚拢起来,然后再快速的进入到天魔的躯体之中。

薛洒的脸色突然也变的凝重起来,因为对方的伤势竟然在这一瞬间便愈合了起来。而且,对方的气息分明变的更加强大了。

天魔的躯体在经过一阵的变化之后,竟然化为与正常的人类差不多的身躯。只是那强大的气息,就是远在几百米之外的梅萍等人,都被压迫的脸色苍白,神情中充满了不自然。

哼!

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纵然强如薛洒,脸色也不由的泛白。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在这一瞬间提高了数倍!

而那附近的魔气还在不断的聚拢着……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薛洒心思如电快速的思考着,突兀的,他顶住那巨大的压力,爆喝一声:“冰天雪地!”

上方,黑色的云层中,突然飘下了多多黑色的雪花!那是完全被‘魔气’入侵的结果。地面之上,更是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以薛洒为中心的方园五十丈之内俱都有着冰层不断的涌现着。

黑色的雪花越来越稠密,瞬间就布满了整个空间,并不断的吞噬着空气中所弥漫的黑色魔气。而吞噬了黑色魔气的它们,越发显的黝黑起来,一切显的很是诡异。

“嗯?这是怎么回事?竟然能够吞噬魔气?”

天魔在第一时间里感受到那本来该向自己聚拢的魔气都在那稠密的雪花中纷纷被吞噬掉。能够吞噬掉魔气的雪花?而且还是由一个人类的青年使出?这一切无疑成了天魔心头最大的疑问。

“冰噬苍穹!”

薛洒再次的一声爆喝之后,那原本覆盖在地面的冰层,在一瞬间竟然冒出了数十根细长的冰柱,冰柱还在不断的升高,并且在升高的过程中,不断的与那些黑色的雪花融合在一起,然而变的更加粗壮、更加高耸入云。

几乎只是数秒的时间里,还未等天魔真正的反应过来,那些几近入云的冰柱就将其完全的笼罩其中。

入云的冰柱在最上方的一层,竟然互相链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笼。而那些频频落下的黑色雪花,也仿佛有了灵智一般,它们不在落下,而是不断的盘旋在冰笼的上方,然后不断的吸收着从周围涌向天魔的魔气。

“哼!”

天魔的脸色在一刻变的无比的难看,无法吸入大量的魔气,使他无法再继续增强自己的实力,这使他感到愤怒。这么多年以来,除去曾经的那个黑龙,还真的没有生物能够将自己逼到这个程度。特别是,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个人类!

一个卑微的人类!

“魔魂噬灵!”

天魔神色阴沉的道,一道有形无质的能量波动突然至其眉心散发出来,那速度竟然快到无法让所有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刘长风等人的面前。

瞬间,这股能量波动便将这些人笼罩其中。

“啊!”

仿佛是来自灵魂的痛楚,这十一名世间少有的高手,竟然各个痛的面无血色。并且,丝毫没有形象的呻吟起来。

薛洒脸色一变,还未等他要作出什么决定的时候,突然就觉的事情不对劲起来,因为那十一个人,在这一刻已经不再嚎叫,并且站了起来,他们竟然开始缓缓的向薛洒这边走来。并且,整个过程中,还不断的吸收着那些本该只有天魔才能吸收的魔气……

怎么会这样?

薛洒的心头充满了疑惑,而当他看到天魔那嘲弄的眼神之后,就是什么都不说,就已经完全的明白了。

“琳琳,梅萍。你们快走!”

心头已经意识到不好的薛洒,匆忙向梅萍吼道。

然而,晚了……

一道似流光一般的长剑已经激射向梅萍和林琳琳,另外的还有一道巨型的龙旋风呼啸一声紧随其后 ……

不过,现如今的梅萍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梅萍的头发再一次的转为血红色,她的双眸亦是如此。一股浓郁的血色能量更是以其身为中心散发开来,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徒手抓住了那激射而来的长剑,并一把折成两半!

不愧是血修罗!竟然强悍如斯!

而那呼啸而来的龙卷风更是被一条灰色的毒龙瞬间击毁!

不过,这些并不是主要的,天魔趁薛洒分心的时候,身形终于动了!而那十一道受控制的身影也突兀的飞扑而来,对于那边的梅萍等人却是不管不理。

蓬!

仓促之下,薛洒只得伸手挡住了来自天魔的攻击,然而自身却完全暴露在其他十一人的眼下。

砰砰……

连连数道能量击打在身上的声音不断响起,薛洒整个人都被击落在之前的大坑之中,那个有着那具漆黑龙骨的坑洞。

噗哧……

被深深砸入地面的薛洒,口喷一口鲜血,同时感觉到后背撞击在某些坚硬的物质上。然而体内凌乱的能量,却让他无法想那些东西是什么。

薛洒强自聚起剩余不多的‘混沌气’,却突然发现那些混沌气突然不受自己控制的钻入了自己身后的地面之中,随后仿佛有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一般,包括薛洒体内的能量也完全的不受控制的进入了地面之内。

这、怎么回事?

薛洒心底充满了震惊与疑惑,他本来是想使出那一招的,可现在!能量完全的被夺走了,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桀桀!”

天魔悬浮在冰笼之中,猖狂的大笑着,冰笼之外,刘长风等十一道身影悄然而立,每一个人都在不断吸收着空气中充溢的魔气,每一个人手中都聚集了可以进行一次强行攻击的能量。

“薛洒!”

梅萍与林琳琳俱都是担心无比,慌乱的她们刚准备冲过来的时候,一个冰冷,但还透着无尽喜意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别过来,照顾好你们自己!”

坑洞的中心位置,薛洒缓缓的飘浮了起来,就好像地球失去了吸引力一般。他的下方,不断的冒出黑白二色的‘混沌气’。一具龙骨的幻影也悄然的出现在了坑洞的上方。

虽然只是一个虚影,虽然只是一个骨架。

可是它的眼神却犹如活物,充满了威严!

那强大的气息,尽管是来自一个虚影,可天魔还是不由的退后了几步。了名、苦难、供奉五元老们更是不堪,连连后退数步。

“黑龙!”

天魔的声音低沉如嘶哑,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恨意。

然而,虚影毕竟是虚影,它无法表达出它的意思。虚影在注视了天魔一会儿之后,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钻入了薛洒的体内,随之而动的还有来自下方的巨大的‘混沌气’!

薛洒的双眸再次变为一黑一白,其中赫然闪现出骨龙的身影!而他体内那呈太极形状的能量宙,更是飞快的转速着,几乎成为了一道幻影。

风、火、雷、水不断的转换着,然后不断的产生出‘混沌气’!

一股完全不弱于天魔的力量自薛洒的身上不断的散发开来,纵然是天魔也感觉到丝丝不安。

飘浮在空中的薛洒,冷冷的注视着对面的天魔,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林芳菲的倩影,她的每一个笑容。而她,更是因为之前这个天魔而牺牲,否则的话,他们应该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薛洒又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梅萍和林琳琳,林琳琳这个自己的第一个女孩,他突然觉的很内疚,无论是对于两者的哪一个。

他又想起了白婉彤,那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女孩。哦,对了,他还记的,对方好像因为自己帮助她赛车还欠自己一个吻呢!

突然,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心底不有一叹:对不起了爸妈,妹妹,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孝敬你们……

天魔的脸色变了几变,他的心底感到浓浓的不安,这身边的冰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已接近就会大量的吞噬自身的能量。这让他感到极其的头疼,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指挥那十一个被自己控制住的人类。"杀!"

十一个人,没有一丝犹豫的,都疯狂的扑向了中心的薛洒。

冷然一笑,薛洒眼中精光突地暴起,十一根黑色的冰矛在一瞬间就贯穿了这十一个神志不清人的身躯。

“啊?”

林琳琳吃惊的掩住了小口,虽然她明白这些人被控制住了神识,可是就这样死了?

十一道身影因为巨大的贯穿力在飞跌出数十米之后掉落在地面上,他们的身躯上完全的被黑冰被冻住了,没有一丝的挣扎,十一个高手就那么简单的——陨落……

天魔微微一愣,讥讽的道:“没想到,你还真下得了手呢。”

薛洒冷冷一笑,却并不答话。

因为,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会让他感到会被道德谴责的事情。而且,他也根本不在乎。

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杀手!

而且,现在杀的人,还都成为了天魔的傀儡。

所以,他不需内疚,更不需要负责。

薛洒不带一丝感情的道:“下边,你真的可以感到幸福了,因为有我为你陪葬。”

“陪葬?桀桀!”

天魔呆了一呆,突然狂笑起来,“你真的以为你能杀死我吗?”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薛洒缓缓的道,仍然是那种淡漠到极点的语气。

“是吗?那我可真的要好好的看一下了,人类,别以为得到了黑龙的力量你就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是黑龙当年,也根本无法将我杀死!”

天魔表情之中充满了不屑,如果自己真的能够随便的被杀死,或许几千年之前,自己就早死了。

“黑龙是黑龙,我是我。他杀不死你,不见得我也杀不死你。”

薛洒晒然一笑,话锋一转,充满了无尽的杀意:“好好享受吧!天魔。”

“绝对零度!”

“绝对零度!”仿佛天地间只有这一句话在回荡在其中,它响彻天地,响彻到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原来的冰笼开始不断的散发出无尽的寒意,那股寒意就是天魔本人也感到难以承受。天上飘落的黑色雪花也更是一片链接着一片,形成了团,化为了冰。

就连薛洒的眉毛之上,竟然也结起了薄薄的冰层,仿佛不受到一丝的影响,他的身影瞬间便到了天魔的身前。

天魔想要躲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空间都方佛凝固了一般,他竟然连动一步都无比的艰难。

“毁—灭-之-矛!”

薛洒一字一顿的道,他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起码有丈余长的冰矛!

然后,冰矛完全的贯穿了天魔的身躯,便在瞬间,天魔的表情还在充满不解和震惊的时候,他的身体快速的化为了一具冰块!

突然,梅萍、林琳琳的脸色都是大变,因为在那个地方,他们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生机,一丝的气息。

仿佛失去了浮空的力量,薛洒仍然保持着单手持矛贯穿天魔的姿态,一人一魔轰然落下。

啪……

仿佛是玻璃掉在地上的声音,那掉落的两个身影,俱都摔的支离破碎……除去头部之外,其他的部位竟然连找全都难以找全。

“啊?”

林琳琳睁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发生的这一切,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中,再也禁不住的流下泪来,然后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她仿佛失去了神智,疯狂的去捡起一块又一块‘冰’,不停的拼凑着,她想将他拼凑出来,她想,这一定是一个梦,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这偏偏就是残酷的事实。

“呜!”

林琳琳悲伤的跌坐在地,双手捂脸悲伤的哭泣着。两人的见面,竟然是那么的短暂,她的心底还有那许许多多的话都还没有告诉他,可是他现在就这样……

“啊!”

一直站立不动的梅萍突然仰头悲吼一声,声音连绵不绝,直入云霄。她的声音凄厉而悲苦,透着无尽的变化。她整个人也在此刻发生了变化,而最大的变化是她的头发,原本因为进入战斗状态而化为了血红色的头发转化为了完全的苍白色……

刹那间白头!

当再次低下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深深的向林琳琳的地方看了一眼的她,步履蹒跚的向远处走去,没有人知道她要去哪里,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周围,开始出现了一道道人影……

洪帮的林不凡、JS白家的白玉龙,紧随其后的白婉彤……与薛洒称兄道弟的尹云天……林家的家主林泽……还有薛洒第一个认识的人李峰……另外还有不知道为何也来到这里的薛洒的父母薛安、张兰还有她的亲妹妹薛婷……

所有的人,当看到那两个冻的如一团冰的头颅的时候,都渐渐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至于林琳琳则是捧着薛洒的头颅,时时痴笑,时时发呆,还不断的自言自语,竟然在这重大的打击之下,精神失常了!

白婉彤只是无声的流泪,她的脸色早已没了一丝的血色,她的唇因为过度的用力,已经被咬破,并流出了猩红的血迹。

“琳琳!你没事吧?”

林不凡飞快的奔到了林琳琳的身前,关切的问道。

“爷爷?”

林琳琳混乱的神识还是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随后她的眼睛又开始变的混乱,“他没死对不?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呢,他肯定没死对不?是不是啊?”

“他已经死了!”

林不凡微微的叹了口气,“清醒一下吧孩子,他已经死了。”

“不,不,不可能!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林琳琳疯狂的摇着脑袋,脸色突然转为狰狞:“他没死,你们都是骗我的,他肯定没死,肯定没死。”说完,还将薛洒的人头紧紧的抱在怀里……

所有的人都默然无语,唯有薛安这边神色怪异,这个人他们也只是猜测是他们的儿子,可是到头来还是没有证据。此时,就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内心到底是伤悲还是别的什么。

也许,这正是薛洒不想认他们而故意留下的谜底……

“没有死哦,嘻嘻,老公,你看那些人哦,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可是我就不这么认为,你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嘻嘻,我带你去玩好不啊?”

林琳琳抱着薛洒的人头缓缓的走远,她那痴迷、错乱的话语让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无尽的悲伤……

沉默,又是沉默……

沉默有的时候并不是无语的表现,而是,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了词汇去形容他们的内心……

(*^_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