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303章 你为什么不跟狗相互道个歉

第2303章 你为什么不跟狗相互道个歉

书名:护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字数:3084

“我让你留他一命,你没有听到吗?”

楼上走下来那人,瞥了一眼店小二的尸体,皱眉盯着夏天:“你是哪个门派的,你师父是谁?”

“你说留一命就留一命啊,你以为你是谁?”夏天撇了撇嘴,懒得搭理来人:“我是谁,师傅是谁,跟你有关系吗?”

来人又看了看狼藉不堪的大堂,还有那些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动也不能动的医界同仁,顿时怒火中烧。

“这都是你们干的?”来人冷声喝问道。

阿九淡淡地说道:“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最后肯定是要栽到我们头上来。”

“你又是谁?”来人盯着阿九,感觉有些面熟,不过可以确定应该不是什么有来历的大人物,“我不妨告诉你们,我是南疆医界协会的副会长梁济民,也是这家酒楼的老板!今天你们若是不给个说法,只怕是走不了了!”

“你想要个什么说法?”阿九笑着问道。

梁济民面容一变,指着满堂狼藉:“你们把我的酒楼弄得一团糟,还在这里杀人,难道梁某要个说法,还要错了不成?”

“错倒没错,只是有些事情,我也想问一问。”阿九不由得笑了起来,语气中不无诘问之意:

“这些人啸聚酒楼,身上还携带着毒镖毒雾,甚至毒雷,你这个老板为什么不闻不问?这些人向我们发起攻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闻不问?这对平江双煞潜伏在你的酒楼里,你为什么不闻不问……偏偏,我们把场子平下来了,你忽然站出来想要个说法了?”

“你!”梁济民被问得当场语噎,随即缓了口气,解释道:“我在楼上,与医界同仁商议明日的盛会,哪有时间理会这等小事。至于酒楼日常经营,都是由掌柜负责,是他招的人,关我何事。但是你们毁我酒楼,却是不可辩驳地事实!”

“撇得倒是挺干净。”阿九嗤笑一声,戳手指了指不远处还在昏迷中的女服务员:“平江双煞中的那个女人可还没死,不如把她叫醒了,问一问,怎么样?”

“有什么好问的。”梁济民不由得喝斥一声,“平江双煞犯了事,可以交给警方,也可以交由医界协会处置,你们算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私自处决犯人!”

阿九也懒得跟这人扯来扯去了,直接说道:“你还是自己向医界协会解释一下,为什么声名狼藉的平江双煞会在你的酒楼里吧?”

“九丫头,其实他不需要解释。”夏天嘻嘻一笑:“因为这两个白痴就是他安排在这里的。”

梁济民双眼一瞪,冲夏天道:“你竟敢血口喷人!”

“喷没喷,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略感无聊地说道:“安排这两个人在这里搞事情,然后自己出来当救世主,收割一波名声威望什么的……你是想当会长了吧?”

“放屁!”梁济民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夏天喝骂道:“你到底哪门哪派的,把你师傅叫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教出来你这种徒弟的!”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我叫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我有三个师傅,不过你们这些人最感兴趣的,应该是我大师傅张明佗吧。”

“你、你是鬼医张明佗的徒弟?鬼手万归人的徒孙?”梁济民听到夏天的自我介绍,不由得变了脸色。

夏天漫不经心地解释起来:“我是张明佗的徒弟,万归人就算了,他没资格当我师祖。你如果想让我师傅过来呢,自己去终南山找他。”

“哼,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梁济民冷哼一声,指着夏天道:“当年你师傅在这里犯下杀孽,至今外逃,不敢回来赎罪,你是他的徒弟,更该及早认错,接受惩罚。”

“果然脑子有病。”夏天有些不爽地说道:“有本事你们就去找我大师傅,没这个胆就闭嘴。我没空搭理你们这些白痴。”

阿九也跟着说道:“当年到底是什么事情,恐怕你也未必清楚吧,这么着急把锅罩在张明佗身上,估计你们心里也有鬼。”

“当年的事情,数十位医界宗师都亲眼见到了。”梁济民怒不可遏,指着阿九道:“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来说三道四。不过,你们说得也对,冤有头债有主,我也不过多为难你们。但是今天的事情,如果你们不给个满意的答复,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就不客气一下呗。”阿九冷声回应。

梁济民目光渐冷,语气也阴沉了起来:“果然都是冥顽不灵之辈,那就只好把你们拿下,送到楼上,找医界协会处置了。”

“你们只是一个协会,没有执法的权力吧。”阿九笑着讽刺道。

夏天直接了当地说道:“要么就动手,要么就滚蛋,在这里废什么话。”

“当众杀人,不思悔改,还敢口舌招摇!”梁济民蓦地大喝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像只大雕似地扑向了夏天:“若不给你点惩罚,还以为我南疆无人了……啊!”

话音未落,夏天身影闪动,如同鬼魅似地飞出一脚,直接把梁济民给踹了回去,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

梁济民没想到自己装逼未遂,反倒丢了个大脸,顿时气得脸红耳赤:“简直侮我太甚,今天不杀你们,梁某誓不为人!”

“不为人,那就当狗好了!”夏天嘻嘻一笑,蓦地指间亮起一枚银针,隔空就对梁济民扎了一针。

梁济民感觉眉心微微一疼,不由得暴起,双手化爪,倏地抓向夏天的脖子:“给我去死!”

这一爪,倒是异常得轻快迅捷,如果是普通人那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肯定会被直接抓个正着。

可惜,夏天不是普通人。

“啊!”

梁济民疼叫一声,发现自己的双爪竟然抓在了自己的脸上,一股强烈的灼烧感立时让他痛得惨叫出声。

很显然,他的双手上面涂抹了毒药。

“你……”梁济民来了个懒驴打滚,逃开了数米,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倒了一粒药丸,迅速拍进了嘴里,随即冲夏天喝骂起来:“汪汪汪汪汪!”

只是他刚说了一个字,忽然就不会说话了,张嘴发出的声音赫然就是狗叫。

“汪汪汪汪?”梁济民心中想说的是:“什么情况?”

夏天笑嘻嘻地冲阿九说道:“九丫头,你看这白痴学狗叫学得像不像?”

“不像。”阿九知道肯定是夏天刚才那一针的作用。

“不像?”夏天皱了皱眉,冲梁济民道:“九丫头都说你学得不像了,那你还不快点叫得更像一点。不对,你现在已经是狗了,应该不是像不像,而是叫得正欢一些。”

“汪汪汪汪……”

果不其然,梁济民不由自主地狂叫了起来,而且声音跟真正的狗越来越接近,人也四肢着地,学起了狗的模样。

大堂中的众人看见这一幕,一个个地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邪门功法,竟然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条狗?

“小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楼上又走下来一个人,却是个穿着唐装的老者,看上去大概八十岁左右,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很有世外高人的范儿。

这唐装老者下到一楼之后,随即便抛出去了数十枚银针,把大堂中怔立了半天的人都解救出来。

“是医界大宗师唐老先生!”

“我们有救了!”

“唐老,你快治治这小子!”

“对,这小子实在太狂了!”

“竟敢如此对待梁先生,太侮辱人了。”

“完全没把我们南疆医界放在眼里!”

“……”

阿九见这些人群情激愤起来,有些好笑地说道:“你们是不是都弄错了重点?刚才你们错误把我们当成了什么平江双煞,还对我们大打出手,难道不应该先道个歉吗?”

“我们道什么歉!”

“就是,不就是一场误会嘛,你们也没有说清楚啊。”

“你们才应该道歉,害我们白耽误了工夫,还差点被平江双煞给害了!”

“张明佗的徒弟,就算千刀万剐也不为过,还想要道歉,我呸!”

“……”

阿九算是看透这帮人了,一个个的全都是没担当的伪君子,这种巅倒黑白的作派,简直令人作呕。

“这里的事情,我已经听人汇报过了。”唐装老者淡淡地挥了挥手,止住了那些人的纷纷议论,冲夏天说道:“确实是一场误会,平江双煞是医界败类,人人得而诛之。他们既是受害者,同时也是出于公义,才集结于此,打算为民除害,并没有什么错。”

接着,又看向夏天和阿九,淡淡地说道:“你们二位只是想吃个饭,只因坐错了位置,才被他们误会了,也不算错。这样吧,你们相互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不得不说,唐装老者在南疆医界的地位和名望确实很高,刚才还群情激愤的众人,虽然仍旧有些不服,但是都不敢表露出来了。

“老头,你谁啊?”夏天可不管你是什么名宿也好、宗师也好,不对脾气那就是一个老白痴:“你如果出门踩到了狗屎,为什么不跟狗相互道个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