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二章 我是警花 (中)

第二章 我是警花 (中)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297

这可是个黑白两道都惹不起的主,自己还是躲远点好,想到这里,何闹欲望也消失了不少,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很快将摩托给扶正了,正准备离开,毛煦明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对着何闹的膝盖踢了过去,何闹怎么说也是学过武术的,两膝盖稍微往外一拐,毛煦明的脚就穿过小腿间的空隙径直踢在了摩托车的动力上,卡在缝里里面半天没有抽得出脚来,尽管毛煦明没有叫出声来,但是从他龇牙咧嘴的神态里可以看出,他的脚趾估计得报废几个。

毛煦明正要发作,这时候周佳走了过来,他只好强忍着作罢,周佳说:“这小子的摩托车从货车箱子里掉了下来,正准备拖走。”

何闹心里感动,想不到这女孩子还在想办法替自己开脱,不过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点,五一路是不准货车通过的,哪里会从货车箱子里掉下摩托来,还不如直接说我骑“三无”车闯禁区来得痛快。

“我都看到了!”毛煦明把脚从抽出来,搭在摩托车上,鞋子还停留在摩托车缝隙里,空气中顿时传来浓厚劣质咸鱼的味道,过往车辆纷纷关上玻璃,屏住呼吸。

毛煦明的声音里充满了嫉妒,原来这家伙不是只好兔子,早就看中了周佳这根窝边草,这根窝边草来了三天,这只兔子就跟了三天,周佳今天被安排到五一路上值勤,他就躲在一家附近的咖啡店里,暗暗的看着她的身影掉口水,见周佳和何闹在那里纠缠了半天,胃里醋酸倒涌才出来的。

从毛煦明的眼神里,何闹也看出了不少的东东,公安局长职位不大,但确是个令人眼红的官,平时都是车接车送的,如果不是为了泡妞,哪会走路来这种地方。周佳刚才能替自己着想,自己也应该替她着想才对,可不能让毛煦明这种小人给她穿小鞋,何闹都知道当官的都喜欢听奉承话,连忙屏住呼吸将毛煦明的鞋子从摩托车的动力缝里抽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面前,心里却在骂道:“妈的你还是不是人,用多大的劲啊,鞋子踢得报废不说,连老子的动力都被你踢出了半个坑来!”

毛煦明将脚套进鞋子里,咧开一嘴黄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芙蓉王”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何闹马上换了一副贱相,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毛煦明昂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再潇洒的将烟圈吐到何闹的脸上,回头暧昧的看着周佳,一脸的色相,如果不是怕他回去为难周佳,何闹还真会在众目睽睽下把这小子揍扁在长塘最豪华的五一大道上。

可周佳对毛煦明熟视无睹,眼睛干脆望着别处,极其傲慢。毛煦明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何闹,突然猛的朝何闹的脸挥了一拳过来,何闹知道他会将气撒在自己身上,早有防备,猛一伸手,化拳为掌,硬生生的将毛煦明的拳头接住,正准备捏住他的拳头稍微用力,弄他个麻花状骨折,这时候周佳突然回过头来,何闹连忙握住毛煦明的拳头,连声道:“幸会、幸会,在这里认识您毛局长真是我三生有幸!”

毛煦明怎么说也是个老江湖了,知道今天遇到了高人,但是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局长,不能轻易放过何闹,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本子道:“你违反《湖南省交通管理条例》第八条,驾驶摩托车闯入五一大道,罚款200,酒后骑车,罚款200,不带头盔,罚款200,无牌无照,罚款…..”

“得,得,得!”何闹连忙摆手道,“你就说一共要罚款多少得了!”

“看在你态度好的份上,罚你一千好了!”说完拿出笔,在本子上边写边说道,“赶紧交钱!”

“我操!”何闹心里暗道,“一看就知道是贪官,哪里有在这里交钱的,湖南有专门的政务公开中心交罚款的。不过也没有关系,第一自己身上没有钱,就是有钱也不会交;第二自己那烂摩托车也值不了那么多钱了,大不了不要了;第三,估计这姓毛的小子也不敢和自己动手,要是动手更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不过此刻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得好好教训他,免得以后出来乱咬人。”

“少点吧!”何闹装成可怜的样子。

毛煦明很快将罚单开好了,递给何闹道:“看你态度好,给九百好了!”

何闹接过罚款单,一看上面写的罚款一千,他说给九百好了,我操,难道政府的罚款也可以还价,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普通文具店里就可以买到的收据,顿时明白了,心里冷笑道:“现在你觉得我可怜,明天我就要你懂得什么叫可怜,现在证据已经到手里,明天老子就把它往省纪委投!”

“给钱啊!”毛煦明显然不耐烦了。

“我身上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现金!”

“那你打电话就家人送过来。”

“周佳!”何闹朝一直站在三米开外的周佳招了招手道,“你过来一下!”

周佳有点怯生生的走了过来,显然是有点害怕,真委屈了这小姑娘,毛煦明这家伙肯定没有少骚扰她,想到这里,何闹的心里更是决定要好好教训这家伙一顿。

“借你电话用一下!”何闹朝周佳说道。

周佳将手机拿了出来,正准备给何闹,却迟疑的看了一下毛煦明,毛煦明朝她点了点头,她这才将手机递给何闹。

何闹掩饰不了心中的狂喜,赶紧在她的手机上按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他的手机今天忘记在了家里,肯定没有人接,片刻后,何闹装成一本正经的大声道:“喂,喂,是钟铁牛钟伯伯家吗?您是保姆哦,请要铁牛伯伯接一下电话。”钟铁牛是长塘新上任的纪委书记。

何闹用余光看了一下毛煦明,果然,他的脸色大变,紧张的站了起来,何闹窃笑了一下,继续糊弄道:“钟书记,是我小何,我现在就在长塘,给您汇报一下工作,您叫我查的…..”

这时候毛煦明快步走到何闹的面前,用手比划着什么,何闹赶紧用手捂住话筒道:“毛局长您说什么啊?”

毛煦明小声的说:“把电话挂了,不罚你的款了!”

“那怎么行呢?”何闹差点扑哧笑了出声来,仍然装得很正经的说,“该罚的还是要罚的!”

“不,不用了,你先挂了电话!”毛煦明说着有点着急来的来抢何闹的电话,何闹也很配合的将电话给挂了,然后递给旁边的周佳,周佳接过手机一看上面的号码,顿时也明白了,不过她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的将上面的号码给删除掉了,然后趁着毛煦明不注意,给何闹抛了一个足够让人颤抖的媚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