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十八章 男人博爱 (上)

第十八章 男人博爱 (上)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182

幸亏车开出去没有多远,张涛就叫周佳停住了车,然后稍微侧过头来对何闹说;“谢谢你救了我,小兄弟,你的恩情我永远都会记住的!”然后打开了车门,走了出来。

“应该的,应该的!”何闹连忙将周好放下,走出车外,伸出手来。

可奇怪的是张涛并不和何闹握手,而是道:“现在还没有到握手的时候!”

何闹心中纳闷,心想握手难道还要看个时辰不成?这时候周佳和周好都走出了车外,脸色依然铁青着,但何闹明显感觉到周好的脸上青里透出着一丝女人的红润,难道刚才她被自己那话儿挺出了快感?

“在树林里我还有个朋友在那里,是个国际刑警,被你开枪打伤了,现在很危险,请你们现在去将他送到医院!”张涛对何闹说,听不出是命令还是恳求。

“国际刑警?还是我开枪打伤的?”何闹问道,不过脑海里还是浮现出刚才在树林里被佘煜伟给靠响扳机的情景来,难道从枪口“飘“出来的那东西真的有杀伤力?双手也不由得开始抚起手里的这把枪来。

“这是一种‘照片存储红外线跟踪’的高科技手枪,全球一共才生产了一百支,你手上这支原本是我的,不过在就刚才不久被我丢掉了,想不到却被你给捡到了,也算是你跟这把枪有缘分,自古英雄配宝剑,为这把枪找到了一个好主人我也很高兴。”

何闹心想原来这枪是你小子丢的啊,它砸了我的脚我正想找他麻烦呢?不过看在你说得这么好听的份上就算了。

周好和周佳一听到张涛说“国际刑警”四个字,心脏顿时就被提到了嗓子口上,暗道,“是不是总部交代的那个身上有重要文件的重要人物?总部说这个重要人物将和张涛一起出现,现在张涛出现了而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应该就是因为受伤躺在树林里!那得赶紧去找到他,要是文件落入了别人的手里可就坏事情了。”

“你们赶紧去救治那个刑警吧,你我都不希望他出事!”张涛说完就跨进驾驶室,发动汽车带着佘煜伟走了。

虽说开出来不远,但是离那个树林也有几十公里,不可能走着回去,怎么办呢?路边刚好停着一辆车,是最新款的Benz,听说防盗系统很是了得,可周佳照样过去三下五除二就将车给弄开了过来,警察,总得比贼要厉害。

很快到了那个树林边,三人赶紧下车顺着张涛所说的方向寻去,果然见到那地方坐着一个人,不过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何闹正打算前去看个清楚,那个人却自己站了起来,很有风度的朝他们招了招手,道:“你们来了啊,等你们好久了!”

三人一诧,惊出一身热汗!

周好打开自己的小手电朝前一照,手电差点掉在地上,她失声道:“怎么是你,爸爸!”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那人呵呵大笑了几声后道,“你们放心,那个国际刑警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去了,是我通知警察来的,这群毛孩子,做事情总是丢三落四的,幸亏有我老头子在啊,事情总算完结了,我也难得抽这么一个空,来,我们父女三人好好聚一聚,喝点小酒,对了,还有这个叫何闹的小伙子,你很厉害啊,能够从警察手里劫走罪犯!”

“你是谁?”何闹一惊,道,“你怎么认识我?”

“哈哈!”那人大笑了几声,对旁边的周佳道,“你告诉这小伙子,我是谁?”

“他是我爸,市纪委书记钟铁牛啊!”周佳用手碰了一下何闹的手臂,道,“你还不快见过钟书记!”

“钟书记好!”何闹小声的问候道,心里却想,天啊,前几天才冒充你的手下,今天你就出现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更没有想到原来周佳是钟铁牛的女儿,怪不得那天毛煦明一走她笑得那么夸张。

“哈哈!”钟铁牛笑了笑,麻利的在地上铺好了餐布,点上蜡烛,自己席地坐了下来,道,“听说我新来个手下,特别能干,今天特意过来看一下,第一感觉还行,不过要做我手下,可得会喝酒哦!”

何闹知道钟铁牛指的是前几天自己在五一广场冒充钟书记手下消遣毛煦明的事情,脸不由得红了,连忙面带歉意的说:“钟书记,我…”

“钟书记?”钟铁牛还是那种慈祥的笑声道,“你不是叫我钟伯伯的吗?还要人家公安局长叫你何叔叔,那就叫钟伯伯吧,我喜欢这个称呼!”

“钟伯伯,那天我….”何闹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真让人难堪,就像做贼被人当场抓到一般。

“呵呵,不用解释了!”钟铁牛边说边往酒杯里倒满酒,“既然你在外面说了你是我的手下,那你以后就当我手下好了,我们先喝酒,喝完酒以后还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做!我相信你能够完成,我们家周佳可每天都在夸奖你聪明!”

何闹的脸红到脖子里去了,幸亏是天黑,看不到。

四人席地而坐,几杯酒过后,众人都有点微醉了,钟铁牛望着何闹,道;“小伙子,问你一个问题,你可得老实回答!”

“您问吧!”何闹还以为要问自己出身学历上面的事情,这是领导盘问手下一般的程序,反正自己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事情,于是正了正身体,打算接受钟书记的考察。

“你是爱周佳多一点还是爱周好多一点?”钟书记的声音不大,可把在场的三人都给吓了一跳。

何闹根本都没有想到钟铁牛会问这样的问题,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幸亏周佳和周好连忙嗔怪给何闹台阶下:“爸爸,你怎么问人家这样的问题,你要人家怎么回答呢!”

“要回答,一定要回答!”钟铁牛微笑着,也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

对啊,你要何闹怎么回答呢?其实何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爱谁,男人和女人的分别就是:女人有很多男人爱,但不知道谁最爱自己;男人爱很多女人,但是最终不知道谁是自己的最爱!

既然要回答,那就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钟书记也是男人,应该能够理解,于是他道:

“我爱周佳!”何闹看到周佳的身体明显的颤动了一下,喜悦的颤动,紧接着周好也颤动了一下,愤怒的颤动,等两人颤动完毕后何闹接着说,“也爱周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