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二十四章 警校女生 (中)

第二十四章 警校女生 (中)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333

“喂!”周尚揪住何闹的衣服,说道,“你怎么能够把我的相片放进你的屁股兜里呢?要放也应该放在胸口的钱包里啊!”

“我胸口钱包里是要放你们三姐妹的合影的。”何闹想,“因为我的目标是你们三姐妹,真不知道和亲三姐妹一起上床是什么样的感觉。”何闹想着又有点不放心的盯着周尚看了几秒钟,有点莫名其妙的问道:“你真的是周佳和周好的妹妹周尚?”

“对,我就是周尚!如假包退,呵呵!怎么,你认识我的双胞胎姐姐周佳和周好?看样子你对我们家蛮了解的。”周尚睁着那忽闪忽闪几下那漂亮的大眼睛,突然又转过话题着急的问他,“对了,我姐姐怎么样了啊?”

“你姐姐?”何闹迷糊的问,心想你问的是哪个姐姐呢?妈的,书上书一般姐妹的兴趣爱好择偶标准都差不多,既然周佳和周好都喜欢自己,那么眼前这个美女也就应该喜欢自己才对。

可是会不会娶她们中的一个呢?要是娶了周佳或者周好岂不是成了周尚的姐夫?如果真成为她的姐夫自己的4P计划就要泡汤了,更重要的是以后该如何面对这两个漂亮的又对她有想法的小姨子呢?不过这年头小姨子和姐夫有一腿的到处都是,美名其曰“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她们要是打起来了怎么办,自己应该帮哪个呢?脑海里又突然冒出那个相士的话语来:“你是萝卜命,但是萝卜无妻妾,你又是官宦命,但是官宦不在朝中,小兄弟,你是否懂得!”

“我就是不懂啊!”何闹暗想,真希望那个相士这时候能够重新出现点拨一下自己。

周尚见何闹发呆,将那纤细的手在他的眼前晃了几下说:“先生,先生!我问你话呢!我姐姐怎么样了?”

何闹这才回过神来,望着周尚俊俏的脸庞,道:“哦,你姐姐蛮好的.”

“蛮好的?刚才医院不是打电话来说我姐姐周好在昨天的行动中受伤了吗?我打她的手机关机了,电话也没有人接。”周尚想到这里,声音骤然小了起来,不免伤心起来。

何闹知道昨天周好将手机关了,电话线也拔了出来了,她说她不喜欢别人打扰,其实说白了就是希望和何闹安静浪漫的单独呆一会,情人约会,最讨厌的是电话响,早知道自己也把手机给关了就好,说不定现在自己力量得到了补充,又在和周好第六次销魂中,周好那女人,真让人百吃不厌,就是因为佘煜伟那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到佘煜伟何闹也这才想起自己是来替他接人的,不过心里也开始怨恨起佘煜伟来,妈的,你扰乱我的好事要我来接人不说,你找理由也找个好点的理由,你这不是诅咒周好吗?她要是真的在行动中受伤老子第一个饶不了你,现在她已经名副其实是我何闹的女人了,我的女人,我不允许她受一点点伤害。

何闹望着周尚有点红肿的眼睛,只好撒谎着对周尚安慰道:“刚才医生已经给她动过手术了,没事,只是被子弹擦了一下小腿,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了。”

“真的啊!走,我们现在就去看她!”周尚高兴得跳起来,继而又垂下眼帘,显得十分委屈的说,“我两个姐姐到了长塘快一个星期了,都没有来看过我!”

“人家是警察,忙着呢!”何闹嘴巴上这样对周尚解释,脑海里却在想佘煜伟那厮要自己把周尚接出来干吗?他说他想弄钱,难道周尚是个富婆?可人家是个学生,怎么说也不成立;周尚这么漂亮,难道那厮想做贩卖美女的勾当?那我何闹第一个不允许,《刑法》那么多的罪项中,何闹最看不起的就是贩卖妇女儿童罪,特别是贩卖女孩子的,好东西不留着自己享用,干吗非要卖给人家呢?

何闹想着想着就和周尚走到了那台黑色的无牌照的本田轿车旁边,那个年轻人赶紧替她打开了后座的门把她扶进了车里,然后让何闹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后座里还有佘煜伟和他的一个手下.

轿车一溜烟的离开了学院门口,向一个越来越荒凉的地方行驶而去.

周尚突然发觉不对劲,赶紧问道:“你们是不是走错路了呢?这是往哪里去啊?”

“往你姐姐的那个医院去.”佘煜伟突然接口道.

周尚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指着佘煜伟说:“你...你...你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医生?”

佘煜伟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个黑匣子,对着周尚不怀好意的说:“你看到过拿枪的医生吗?”

周尚惊恐的脸蛋瞬间僵持,一声“啊”的呼喊还没有叫出声来就软趴趴的倒在了座位上面,原来佘煜伟用枪在周尚的后脑勺上重重的敲打了一下.

何闹一看到周尚被佘煜伟打伤就气打不过一处来,正要发作,脑海里想起昨天钟铁牛要自己打入金三角内部的任务来,从刚才佘煜伟的手法来看,这厮一定是得到了张涛的指点,否则他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到公安厅的楼下来接自己,他也没有一下能把人打晕的手法,很有可能这次行动就是钟铁牛所指的那个“大的活动”,而且果然如钟铁牛猜测的那样,他们来找自己做帮手,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值得信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张涛应该就在暗地里指挥,他们这样做很有可能就是想试验自己,那么自己应该学会忍耐,一切以大事为重,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时候佘煜伟不慌不忙的将枪放进裤兜里,后座上的那个手下却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周尚的大腿,色眯眯的说:“多么水灵可爱的妞啊!”

“妈的!”何闹再也忍不住了,猛的一下从副驾驶位置上站了起来,越过座位,“嘭”的一拳打在那个手下的鼻梁上,喝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那个手下捂着流血鼻子,委屈的望着老大,可佘煜伟却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一边在周尚的嘴巴上粘满了胶布,一边喃喃的说:“你放心,我们没有要你命的意思,我们只是缺点钱花。”

望着周尚一动不动的躺在后座上,何闹很是心痛,但是无话可说,谁叫自己答应了钟铁牛呢?现在唯一就是希望周尚别出什么意外,刚才佘煜伟说没有要周尚命的意思,让何闹稍微宽心了一下,早知道他们这样对周尚打死他也不会同意去接她出来,不过事已至此,想多了也没没有用,只是自己一定得保护好周尚,让她安全的回到学校。

黑色的本田轿车风驰电掣般的开到了距离市区大约两百公里左右的一个山沟里停了下来,佘煜伟走出车里伸了伸懒腰对他的手下说:“好了,我觉得这地方挺好的,就把地点定在这里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