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二十五章 警校女生 (下)

第二十五章 警校女生 (下)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443

周尚此刻已经醒来了,满脸的愤怒,咬牙切齿的望着佘煜伟他们,尽管嘴巴已经被封了起来,但是眼神很让何闹感到很是害怕。

“你们两个,把她拉出去活动活动!”虽然何闹对佘煜伟命令的声音很大,但是心里却在心疼说,“你们小心点,别弄疼了她!”

一直等到天黑,黑色本田轿车才再次开动,在一个叫八亩山的山脚下停了下来,佘煜伟的一个手下用匕首将周尚脚下的胶布切断,命令她往山上面走,匕首就抵在了她的后背.

佘煜伟把车藏在了树林深处,打开车的后备箱子,递个何闹一样东西说:“拿着防身.”

一个布袋子里装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何闹正要拿出来看看,佘煜伟说:“小心走火,子弹已经上膛了.”

不用问也知道,这肯定是把手枪,何闹这才想起自己的那把所谓的高科技手枪还放在周好的床上,妈的,最近总是丢三落四的,不知道周好会不会把那把枪和那条内裤给收起来,要是落到坏人手里可不好了。

佘煜伟这才从小车尾箱里取出一支微型冲锋枪背在了背上,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军火,何闹正要问,他又扔给何闹一个很大的袋子说:“带上,走!”

“这是什么东西啊?”何闹问道.

“帐篷和一些干粮,等一下山上用的着.”佘煜伟说完也不再管何闹,径直往山上面走.

这是一个很久没有开发的原始森林,山里冷清得可怕,风刮着松林发出大海般的声音,让人觉得寒毛栗骨,鲁迅先生说: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可这山里可真的没有路,估计走也走不出路来。

脚下有十四五厘米厚的松树叶,踩在上面,软软的,何闹真怕没有了底.

突然传来“啪啪啪”的声音,两只夜栖的野鸡从树下猛的飞到了树枝上.

“嗒嗒嗒”,佘煜伟的身边冒出一串火花,这对可怜的野鸡夫妻还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掉了下来.

佘煜伟一边将还冒着烟的微型冲锋枪背到背上,一边欢天喜地的跑过去捡起那对还在流血的野鸡,扔给他的一个手下说:“夜宵的菜应该差不多了.”

继续前进!

周尚走走停停,嘴巴还沾着胶布,不能够说话,头使劲的摇着,特别是看到何闹的时候,动作更加的剧烈,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这个委屈又无辜的样子让何闹实在是心疼.她应该恨自己才对,可是在她的眼睛里,何闹却奇怪的没有看到恨。

“把她嘴巴上的胶布扯掉!”何闹向佘煜伟的一个手下命令道.

“要是她叫怎么办啊?”手下反问道.

“她不会叫的,再说,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叫又有谁能够听见啊!”何闹的理由实在有些牵强。

“天生的情种.”佘煜伟笑了笑说,“心疼了是吧?红颜祸水你懂不懂.中国有多少人是死在女人手里你知道不?”

“好了,好了!”何闹打断佘煜伟的话,“你那些歪道理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你看她现在都憋成这个样子了,说不定是尿急呢?”

周尚听到这里使劲的点了点头.

何闹也没有再去管佘煜伟是否同意,径直走到周尚的面前轻声的对她说:“我把你嘴巴上的胶布撕开,你不要叫好吗?”说完他将别的腰上的枪拿了出来,“哐啷”一声,打开了保险,装成很凶恶的说,“你要是叫我就杀了你!”

周尚很听话的朝何闹点了点头,何闹猛然发现周尚的脸上闪过一丝特别的表情,这种表情让何闹为之一震,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猛的将她嘴唇上的胶布一扯,但是胶布粘得很厉害,一下没有撕扯下来.

周尚发出了很短暂的一声“哎哟”,就强忍着不再叫唤,何闹看到她眼睛里慢慢的有眼泪流了出来,不得不转过身去,他害怕看到这种眼神.

胶布被周尚自己撕扯了下来,透过月光,何闹看到胶布上除了沾满了细细的汗毛,甚至她脸上的皮肤都被撕下了一小块,嘴唇四周都水肿了,泛着惨白的光芒,和他在学校接出来那个水灵灵的姑娘完全是两样了,这让何闹的心再次疼痛了起来.

周尚小声的说她要方便一下,不料被佘煜伟的两个手下听到,立即哈哈大笑起来,齐声说道:“要方便我陪你去啊!”

他们两个立刻都被佘煜伟给喝住了,他对着何闹说:“你去负责搞定,出了事你负责.记住,如果发现她逃跑或者叫喊的话就格杀勿论!”说完将冲锋枪拿了出来做了一个射击杀头的动作.

周尚吓得往何闹背后本能的一躲,可怜的孩子,虽然是个警察,肯定还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何闹将周尚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说:“就在这里方便吧.”

可是周尚只是傻傻的站着,既不走开,也不说话。

“去吧!我在这里给你站岗。”何闹将她往前推了一把道。

“我…”周尚欲言又止。

何闹这才想起她一个女孩子在他一个大男人面前怎么脱裤子方便呢?可是他要是离开了她逃跑了怎么办,这么黑的夜这么深的树林,随便往哪个树脚下一躲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找到的.

不过何闹还是离开了,他甚至希望周尚逃跑,跑得越远越好。何闹站到了一块离她很远的石头上面,这时候周尚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你为什么要离开呢?我有很多的话要对你说……”不过风很大,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

周尚没有脱裤子,也没有方便,一会以后他跑到何闹站立的石头上面,拉着他的手,她的手颤抖而冰凉,她一边哆嗦一边说:“我很怕!”

何闹没有说话,只是握紧周尚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她的头使劲的往他这边靠拢,她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可是她的话没有能够说出来,因为佘煜伟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另外一个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已经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喂...喂...喂喂....”一个细腻的女人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真他妈的,老女人了声音还这么性感.”佘煜伟捂着话筒牢骚了一句接着改变了声音说,“是周尚她妈妈吧?”.

“我是,请问您是哪个?”女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一听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听听下面的声音就够了.”佘煜伟说完一把揪住周尚的头发,扯到手机边上.

周尚顾不得头皮的疼痛,对着电话哭喊着:“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

“周尚...周尚....”女人的声音变成了一种哭喊.

周尚被扯开了,佘煜伟对着话筒恶狠狠的说道:“想救你女儿,准备50万,否则我就撕了她!”

“你们这是绑架勒索.”女人似乎想以理服人.

“很遗憾的通知您,没错,您女儿被绑架了。”佘煜伟说着挂了电话。

何闹望着周尚,关切的问道:“怕吗?”

“我不怕!”周尚说着头坚毅的一抬,“因为我是警校女生!”

“警校女生?”佘煜伟和他的手下哈哈大笑起来,声音极其刺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