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二十六章 女人脸蛋

第二十六章 女人脸蛋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3056

山顶上,佘煜伟和他的手下搭起了帐篷,在帐篷外生起了篝火,他们在熊熊的篝火边吃的烤熟了野鸡,喝起了啤酒,唱起了山歌.

山歌让他们激情四起,也让他们兽性激起。

佘煜伟的一个手下说:“大哥,我想去操了那个小娘们.”

另外一个手下也附和着:“浪费了怪可惜了,还不如让兄弟们爽一爽.”

何闹猛的将一个空啤酒瓶砸向其中一个手下,那个手下很灵活的避开了,啤酒瓶砸在石头上发出了很清脆的响声.

“想死是吗?想死我他妈的成全你啊.”说完何闹猛的从腰间掏出手枪,“啪”的一声脆响,打开了保险,将枪头对准了那个手下的头.

那个手下早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不断的跪着求饶:“老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知道错了。”

何闹将枪重新别在腰间,又感觉自己刚才有点太冲动,有点对不起佘煜伟,怎么说自己也是给他帮忙的,怎么能对他的手下这样呢,于是转过话题说:“等钱到手了要搞什么样的女人就有什么样的女人,干吗要连累弟兄呢?”

佘煜伟望着何闹,眼睛里充满了肯定,对啊,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这个世界上,钱和女人是平等的。

佘煜威继续和他的手下们喝起酒来,何闹也不再理睬他们,闷头喝酒,脑海里却在翻腾着:佘煜伟的胃口也不是很大,向周尚的妈妈开口也就是仅仅的50万而已,对于一个从事过贩毒买卖的人来说,50万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而且50万显然也不够他去过逃亡生活,如果这件绑架事件是张涛策划要佘煜伟来实施,50万显然不是他们的目的,那他们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

“来来来,喝酒!”佘煜伟打断何闹的思维,举起自己的酒瓶和何闹碰了一下以后就和他的两个手下对饮起来。

而此刻周尚一个人被扔在了帐篷里面,手脚都被捆绑着.

“给点东西给她吃吧!”何闹带着商量的口气跟佘煜伟提议道.

“你真喜欢上了这个小警察啊,我跟你说,你看得起她可她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啊,这年头没有钱别想讨女人欢欣,有了钱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请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一个绑匪,绑匪两个字你会写不会写?”佘煜伟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何闹,喝了一口啤酒怒气冲冲的道,“你刚才说什么,给她东西吃?她吃饱了力气足了跑了怎么办,这是掉脑袋的事情啊!再说她对你的印象最大,刚才在学校又是你接的她,出了事情,你第一个跑不掉。”

“她还能够闻出你的体味哦,女人的鼻子可不比猎狗差哦!”佘煜伟的另外一个手下放肆的大笑起来,连酒都喷出来了,一边笑,还一边说,“瞧她刚才还要你带她去方便,说不定是看上你了,你小子够笨,顺便上了啊,这年头的女人不上白不上,就算没有上应该摸还是摸了吧,这种小嫩花摸着也可以射的啊,哈哈!”

何闹感觉一阵恶心,如果不是答应了钟铁牛要打入敌人内部,此刻还需要忍耐的话,一定狠狠的揍他娘的两个一个稀巴烂。

“哈哈哈哈!你小子赚了,艳福不浅啊!”那手下居然不看何闹的脸色继续说道。

“她快饿晕了!”何闹的心里,除了恶心,就是心疼.

“饿一两顿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反正就这几天活了.” 佘煜伟将一块野鸡肉放在嘴里,又喝了一口啤酒,有点口齿不清的说。

“你的意思是...?”何闹内心确实吓了一跳,你上午不是说没有要她命的意思吗?

“我刚才在路上想了很久,为了不给警察留任何蛛丝马迹,她可能需要牺牲,但是我会记住她的,她是为了我壮烈牺牲的,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给她上香的。”

“少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我可不管你的那些借口,我只知道,她还只是一个学生,而且是一个女人,我们应该尊敬女人,应该懂的怜香惜玉。”何闹说这话的时候振振有辞,慷慨激扬,心里却也很难找到一个不杀她的理由,绑匪杀人质,为的是绑匪的安全啊,而此刻自己的身份,不正是绑匪吗?

“怜香惜玉?你难道还打算留活口啊?”佘煜伟看了看何闹说,“女人与自己脑袋谁重要,你应该分得清楚吧?”

何闹的脑袋上冒着冷汗,他的手不断的哆嗦着,以至于他拿野鸡腿的手颤抖,野鸡腿掉到了篝火坑里.

何闹捡起鸡腿说:“我去洗洗.”说完便往帐篷里去了.

帐篷里有水,帐篷里当然也有周尚,何闹将野鸡腿洗干净将肉剥了下来递给了快饿晕了的周尚,她用被捆绑住的双手夹起野鸡肉艰难的放到嘴巴里狼吞虎咽起来,那样子既让人觉得滑稽又觉得她可怜。

她是个女生,一个漂亮的女生,女生肯定有需要,女人的需要,让男人心疼。

看着周尚把野鸡腿吃完何闹又倒了点水给她喝,然后吸吮着那根野鸡骨头走出了帐篷.

何闹刚到帐篷外就听到佘煜伟的一个手下在问他:“老大你怎么这么看重这个人啊?他刚才在我面前显威风,要不是看在老大你的面子上我早和他干起来了,妈的,这家伙什么来头啊?”

佘煜伟放声大笑起来:“我看上的人,你放心绝对没有错的.”

“可是我觉得,”佘煜伟的另外一个手下小声的抗议着,“他没有什么本事啊!”

“没有什么本事?”佘煜伟望着那个手下,那个手下很知趣的低下了头,这时候佘煜伟很骄傲的说,“我从小和他共裤裆长大,我知道他将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老大,只是他暂时还过不了感情这一关,男人一旦跟感情沾上边,就跟女人没有什么分别了,不过我相信他能够把握住的,我们应该给他时间,过一段时间,他就是真正的老大,连我也要听他的!”说完这句话,佘煜威仰望着苍穹,他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坚定,深邃而悠长。

“是这样啊!”那个挨了何闹一拳头的家伙赶紧讨好般的道,“那老大打我,是看得起我!”

“一群欠揍的贱人!”何闹心里骂道,吸吮的野鸡腿的骨头,做出一个吃得很爽肚子很饱的样子走了出来,其实他的肚子里面正饿得咕噜的叫.

见他出来佘煜伟的两个手下争先恐后的给他让位子还一边让一边说:“老大,老大!”

老大?怎么自己一下子成了老大?自己愿意当一个绑架团伙的老大吗?一夜无眠!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何闹就听到被佘煜伟的电话响了,佘煜伟跑出了很远然后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对着何闹他们大声的叫道:“天亮了,该起来跑步了!”

何闹装作睡得很熟般的翻了一个身,嚷嚷道:“我刚睡一会你叫什么叫,多睡一会儿又不会死人.”

“那可不一定哦.”佘煜伟说,“昨天晚上我们在山上给周尚她妈妈打了电话,说不定警察已经锁定这个地方.”

“那怎么办呢?”何闹再次装作很害怕的一骨碌爬了起来.

“瞧你怕成那熊样,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警察算个鸟.”佘煜伟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胸脯说,“警察队伍里暂时还没有可以跟我抗衡的,不过,我们得走了.”

何闹微笑着,暗道:“我就是警察呢?而且是香港警察,只是暂时身份不能够公开而已。”

佘煜伟将周尚重新捆绑了一下,然后在帐篷的四周安上了一些线头,对周尚说:“这可是烈性炸药的引线,小姑娘你可千万别冒险想爬出来哦,你这花一样的年龄我可不想这么早让你夭折哦.”然后对着周尚挤眉弄眼的“轰隆”了一下,道,“放心吧,你妈妈有的是钱,只要你乖乖的听话,等我们的钱一到手,马上就通知警察来接你回家.”

“你真的在帐篷的旁边安了炸药?”走出帐篷,佘煜伟的一个手下担心的问着他。

“你以为我是伊拉克的恐怖分子袭击美国鬼子啊?”佘煜伟哈哈大笑以后说,“那是吓唬小姑娘的。”

“她要是跑了怎么办?”佘煜伟的另一个手下问道。

“跑不了的。”佘煜伟胸有成竹。

“为什么呢?”何闹和佘煜伟的两个手下不约而同的问道。

“因为她是女人。”佘煜伟咳嗽了一下说:“女人也许把命不当一回事,但是绝不会对把脸蛋也不当一回事。”

“没有听懂。”佘煜伟的另一个手下说。

“对女人了解不深的人是不会明白的。”佘煜伟走了好远的路以后才对那个手下说,“女人不怕死,但是她怕死不了把脸蛋给毁坏了,那比死更难受,所以她轻易不会去冒险,怕被毁容,懂吗?”

他的两个手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何闹的脑海里,闪烁出的还是周尚那灿烂的笑容,怎么感觉到这个笑容越来越熟悉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