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三十三章 妓院枪声 (上)

第三十三章 妓院枪声 (上)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190

离开了警察设置的检查点,何闹他们提着的一颗心脏终于放了下来,正在何闹想问下面该干什么的时候,佘煜伟说话了,他说:“你在这里下车吧,剩下的事情有我们就足够了.”

何闹诧异的问:“就在这里?这里无人烟,人迹罕至,你想要我在这里喂狼啊?”

佘煜伟说:“你难道还要我们这种特种警车送你回去不成?”

何闹郁闷的望着他们,心想你们也太不义气了吧。

“你放心好了,这是省道线,有出租车经过的。”佘煜伟见何闹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从驾驶室的箱子里拿出一瓶八宝粥递给何闹,说,“知道你肚子饿,拿着!”

何闹接着过那瓶八宝粥二话不说打开盖子就往嘴里倒,妈的,肚子还不是一般的饿,都肠子贴着肠子了。何闹喝完粥慢慢的走下了车,“警车”鸣着警笛耀武扬威的从他身边开了过去,还扭着S字,像一只喝醉了的螃蟹。不过螃蟹还是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在了拐弯的地方,这时螃蟹里一个声音问道:“老大我们肚子也饿,给瓶粥给我做早餐喝吧”

“几万块一瓶的粥哪能给你们做早餐喝。”

“几万块?里面是什么啊?处女血啊!”

“比处女血还珍贵,是美国最新研发的春药加狂妄剂。”

“啊……”

“啊什么啊?没有吃过猪肉让你们见识一回猪跑。”

“老大你真厉害,这种药也能搞到!”

“少来,马屁等着事成再拍!”

“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干大事?”

“什么大事?”

“抢银行。”

“老大你真会说笑。”

“我有笑吗?”

“抢银行我有点怕怕。”

“我有说要你们去抢了吗?”

“……”

下了车,何闹感觉自己跟做梦似的,恍恍惚惚,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体内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让他把握不住自己,需要发泄。

一台的士慢慢的开了过来,被何闹拦住了,司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五十来岁来还开出租?不过此刻性欲旺盛的何闹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警惕,他对司机说:“去一个可以让男人筋疲力尽的地方。”

让男人筋疲力尽,当然只有一个地方最好。

快速运动的身躯,欲望驱使着他尽快冲刺出身体的快感!

何闹微仰着头,紧闭着眼睛,精练的身躯在反复的动作中更显得刚强有力,为了抚平身体的悸动,他起伏的摆动着臀部,将所有的感觉都聚集于那即将爆发出来的高涨火热.

刚硬如铁!

何闹需要运动,他需要发泄,他浑身的郁闷需要解决,他的刚硬如铁需要柔软的包含融化。

何闹猛的将自己的身体又往前了几公分,他的身体似乎完全淹没在了那狭窄的过道里面,刚硬如铁感觉到的是温暖而潮湿。

“啊...噢....”身下的女人激情的叫声回响于室内,满足的声音久久的在房间的四周回响,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暧昧。

当快感来临的瞬间刺穿他的脊背,他粗喘着气息,任身子奔放至最终的麻醉,解脱.

满足了欲望,在心脏仍剧烈跳动之时,何闹翻身离开了床铺.没有介意自己的裸身,也没有在意床上女人似乎还没有满足的反应.

各取所需,何须在乎?

也许他也只是张涛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一颗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棋子.

他心甘情愿成为他的棋子吗?就像他身下的女人。

床上的女人抓起了床上的一条毛巾,媚态十足的披挂在肩上,娇嗲的向前搂住何闹的后背,蓄意用自己的身躯诱惑的揉搓:“你的身躯好棒耶...”

何闹极不耐烦的将她的手甩开,径直走进了浴室.

调整着莲蓬头开关到最强的水流,让滔滔的水声哗然的充斥在空间中,让直泻而下的水流近乎疼痛的喷打在自己的身体上.

他厌恶自己,他鄙夷自己,他的发泄欲望让他觉得自己跟动物没有什么两样.

把整个头埋在了水流之中,他举起拳头用力的捶打着墙壁.

他这是在折磨自己,放纵自己!自己以后该怎么去面对周尚,周佳,还有已经成为了自己女人的周好?

没有人能够原谅他,包括他自己.

手机在这个时候骤然响起,似乎在向他敲着警钟.

何闹从已经从他身体上剥离的衣服上面掏出了手机.

手机里传出了佘煜伟兴高采烈得近乎疯狂的声音:“已经到手,到原地方等我.”

何闹没有激动,他无法激动起来.

他简单的将衣服套在了身上,打开了浴室的门.

那个娇艳的女人突然闪电般的蹿了过来,堵在了浴室的门口,身体往墙壁靠了靠,似乎在寻求一个坚强的后盾,也许女人天生就需要后盾。

她将那双还算秀美的手从赤裸的臀部处提了起来,手心向上的展示在他的面前,似乎舌头没有长成型似的说:“给!”

何闹狠狠的将她的手甩打了下去,“啪”的一声,清脆而坚决。

何闹从骨子里瞧不起这种女人,尽管有时候他需要这种女人,需要与尊严,完全是两回事。

他们把这种女人叫做“鸡”,鸡的定义就是你饿的时候想吃鸡肉,吃完鸡肉又觉得恶心,想到它满身的邋遢鸡屎.

恶心你就打吧,如果她出现你面前,而你不在乎弄脏你手的话。

何闹大步流星的往前欲打开房门,发泄完了,人也打了,就像恐怖已经实施了,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恶的女人突然发疯似的跑了过来,像伦敦反恐的警察,再一次的挡在了他的前面,依然将那只可恶的手给伸到了他的面前,她的手已经明显的红了.

她说何闹的身躯蛮好的,身躯好力气大,无论是操女人还是打女人,都得拿出全身的力气来,这样女人才会微笑,才会满足,才会温柔的对你说:“真他妈的爽”。

但是这个女人没有说爽,她脑袋一歪,一副流氓的样子说:“给!”

“给什么?”何闹一头的雾水。

“钱啊!你以为老娘我给你白玩啊!”声音分贝的提高证明,一个明显的刁妇.

何闹这才想起自己进的是妓院,压在他身下的是一个妓女。

这当然是妓院,而且这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妓院,妓院当然不会在大门前写上“春红院”或者“青楼”之类的名字.

这个店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你光”.

脱光你的衣服,榨干你的精力,当然也会花光你的钱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