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三十八章 极度疯狂 (中)

第三十八章 极度疯狂 (中)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184

佘煜伟摆了摆手,那两个手下从佘煜伟的手里接过匕首乐呵呵的下车了,他们明白,老大不在,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啊!他们很快的拦了一台出租车,并将司机捆起来扔到了山下面,开车直往那个山脚下奔去。他们刚到的时候刚好碰到搜山的警察队伍往城里撤退,根本就没有顾及他们。

等警察一走,两人就迫不及待的往山顶上跑,有美女而没有警察的地方就是天堂。

先到帐篷的一个男人猴急的抱住了周尚的身体,此刻的周尚还在惊恐未定之下,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识,任凭这个男人用匕首将捆绑着她的胶布挑断,男人转过身,一把将周尚抱起来放到了潮湿的泥土上.

可怜的周尚,受到了那么多的惊吓,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吃一只鸡腿的力量能够反抗几下呢?

第一个男人一边看着周尚迷人的身段流着口水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老大真是好,把这么好的的美差交给我们来做,这次可真是要财色双收啊!”

“先吃点东西吧。”另外一个男人走进帐篷,看到这一幕,显然很不高兴,两个人都是手下,凭什么你先上啊!于是,故意将手里里拿着零食和啤酒大吃大喝起来,第一个男人见状也赶紧跑过来,生怕等下没得吃了,吃得很快,声音也很大,这让周尚很是眼馋,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周尚已经饿得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昨晚的那一丁点鸡腿也不知道到了身体的哪个角落,于是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另外一个男人问她:“饿吗?”

周尚说不出话了,只好点了点头.

第一个男人说:“女人饿就是想干那种事情,只要把下面的那张嘴巴喂饱了,她就不再饿了.”他一边说一边松自己的皮带.

另外一个男人说:“你吃不下就别撑了,干吗吃得松皮带!”

第一个男人说:“我松皮带是去喂那个小娘们.”

“可是老大说这个妞不能动,动一下要扣两万。”

“两万,你以为是外国妞啊,不过这小妞比外国妞还有味道,值得,不管扣多少,我都要上了。”第一个男人说完朝周尚扑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将周尚的衣服去掉。

“多美的身体啊。”第一个男人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去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你在干什么呢?”就在这个时候,佘煜伟和何闹刚好赶到,厉声的喝道,何闹跑上前去,一枪托狠狠的砸在那个男人的脑袋上,还不解气,又扇了一个耳光,踢了几脚,这才跑到周尚的身边,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把她给紧紧包住。

周尚一见到何闹,嘴巴蠕动了一下,便晕厥了过去。

那个男人剩下的动作就是磕头求饶和使劲扇自己的耳光了.

“好了!”佘煜伟叫住了那个扇自己耳光的男人,慢慢从西装口袋了拿出厚厚的两叠钱出来,每人甩了一叠过去说,“每人十万,好好数数,少补多不退,对了,记住拿了钱以后过正经的日子.”

他们两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眼睛顿时发亮,接住钱,坐在潮湿的泥土上,用肮脏的手指伸到口里粘点口水一张一张的数着这花花绿绿的票子.

五分钟过去了,票子才数了五分之一,这两个男人数钱的速度变慢了,而且越来越慢,突然一个男人倒在了地上,口里吐着白色的泡泡,双腿抽筋似的踹了就下就不动了,花花绿绿的票子散了一地.

另外一个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指着佘煜伟,口里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突然大叫了一声向帐篷外面跑去.

佘煜伟不解释也不追,只是不紧不慢的说:“你叫吧,叫完了我给你收尸.”

那个男人还没有走出帐篷的门口就已经支持不住了,身体斜斜的依靠在帐篷的支架上,僵直的身体转过来看了看佘煜伟一眼,直直的倒下了,眼睛怎么都舍不得闭上。

就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他把手里的钱往空中一抛,钱漫天飞舞,像一只只彩色的飞碟.

何闹将周尚放在地上,伸手去接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天上没有掉馅饼的时候,但是天上确实有掉钱的时候.

何闹的手马上就要抓到钱了,这种飘飘然的感觉很容易让人发疯.

“你不要命啊!”佘煜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木棍,狠狠的打在他的手臂上.

“为什么?”何闹捂着被他打疼的手臂,奇怪的望着佘煜伟.

“你忘记了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佘煜伟有点恶狠狠的说.

“钱上面有毒?”何闹看着脸上发绿的两具死尸,嘴巴有点合不拢了,他的手迅速的缩了回来。

“没有错,我在钱上面撒了一种美国军方最新研制的毒药,毒药只要进入人的身体,两分钟就可以毙命!”

“那你为什么没事呢?”何闹看到佘煜伟的手上并没有戴手套之类的保护用品.

“每叠钱只有中间几张是有毒的,这种毒药是很稀少很珍贵的,我不可能往每张钱上面都撒毒啊!”

“那你为什么可以这么肯定他们会毙命呢?”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爱好,就是在数钱的时候习惯用手指在口里沾口水.”

一个坏的习惯就可以让一个人死得干脆,有好多人其实是死在自己的手里.

“我其实也不想杀他们!,他们也命不该死!”佘煜伟对着那两个人的尸体稍微惭愧的摇了摇头说,“但是他们不得不死.”

“为什么?他们并没有对不起你啊!”

“因为他们知道得太多.”佘煜伟的脸已经变的扭曲,罪恶的扭曲,这种扭曲让何闹感到害怕.

“那我也知道了很多啊?你是不是也会杀了我呢?”

“你怎么这么笨呢?你是我的朋友。” 佘煜伟望了望天空,语重心长的说,“朋友远远比钱重要,其实我不想拖着你下水,是一个神秘人一定要我把你拉上的。”

“神秘人?”何闹奇怪的问道。

“对!”佘煜伟若有所思的说,“这个人看样子在长塘很有势力,警察的动向他掌握得很清楚,而且连张涛都敬畏他,应该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毒贩!”

“他长什么样子?”

“看不清楚,他的脸被蒙住了,不过从他的声音来看,大约40多岁的样子!”

“40多岁,那会是谁呢?”何闹喃喃的道,“难道是钟铁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