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四十章 人体盾牌

第四十章 人体盾牌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392

佘煜伟也疯了,他的眼睛直直的瞄准着周尚已经发育的隆起,据生理老师说那个地方是最致命的.

“我真的不想杀女人,他妈的为什么非要逼着我来杀一个女人?”佘煜伟看样子确实要疯了,只见他的手耷落下了,头发竖成一个刺猬。

佘煜伟的枪再次对准了周尚,可怜的周尚,一个神志不清的少女.

佘煜伟的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面,他的脸上异常的痛苦。

何闹的心也被提到了嗓子上面,他不想周尚死,却实在找不出理由,周尚不死,自己和佘煜伟就必须得死。

佘煜伟突然站直了身子,再次收起了手枪,他说:“我还真下不了手!”

字典里有仁慈和罪恶,佛说:“人都有慈善的一面!所以神饶恕罪犯,佘煜伟把罪恶推给了何闹.

佘煜伟说:“你去解决了这个小妮子吧!”说完把手枪抛给了何闹,“这两个小王八,真的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

小王八当然指的是佘煜伟的那两个手下,小事情当然指的就是要他们解决周尚这件事情。

手枪沉甸甸的,何闹有点提不起来.

何闹朝周尚走去,走得很缓慢。

周尚突然大叫一声,惊慌失措,她的眼睛看到了何闹和他手里颤抖的手枪,他憔悴的面孔激活了她沉睡的思维.

周尚惊叫着往山下狂奔.

裸奔,美丽性感的裸奔,此刻的周尚一丝不挂,何闹给她披上的风衣早不知道被风吹到哪里去了.

何闹束手无策,呆呆的望着周尚逃跑的背影.

佘煜伟突然从背上解下了冲锋枪,枪口已经对准了周尚的背影,光滑性感的背影.

何闹大叫一声:“不要!”身体向佘煜伟的枪口飞去,黄继光当年堵枪口的动作被他学的惟妙惟肖.

他还是没有做成黄继光,因为佘煜伟冲锋枪里的子弹没有射出来.

何闹不是佘煜伟的敌人!

但是周尚是他的敌人,他们共同的敌人,他们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逃跑呢?

佘煜伟一脚将何闹踹开,再一次端起冲锋枪。.

“卧--倒!---周尚卧倒-----”在何闹的身体离开佘煜伟枪口的时候,他大声的叫喊。

周尚反射性的回过头来,但是她的脚步没有停止,一个趔趄,她倒下了,干脆而直接.

“嗒--嗒--嗒!”冲锋枪口的火苗足足有一尺来长,像美国卫星发射时火箭的尾巴.

树林猛的蹿出了好几只兔子,周尚面前的一颗大树拦腰而断,好威猛的火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恐怖分子使用的AK-47?

周尚翻过了身子,但是努力了好久都没有爬起来,也许她已经晕了。

何闹在佘煜伟火力停止的那一瞬间,快速的跑上前去,向周尚赤裸的身体扑了过去,在倒地的那一瞬间把她的身体紧紧的搂在了怀中,然后用双脚和脑袋死死的撑住地面。

周尚软绵绵的身体像没有骨头一样,在他把周尚身体翻转过来搂在怀里的那一瞬间,周尚胸部坚挺的隆起把他反弹了一下,周尚头部条件反射性的抬了起来,“哧嘤”了一下,躺在他怀里便不能够再动弹了。

佘煜伟的冲锋枪子弹一排排的向他们扫射过来,子弹在他们的周围打击出了一个个的弹坑,激起了无数的灰尘.

何闹的双脚使劲的夹紧着周尚,他的双手使劲的抱着周尚的头,他让自己身体完全的把她的身体包围,他不能够让子弹伤害到周尚娇弱的身体.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不要让周尚受到伤害,就算有,也要是最小的伤害。

保护花朵,是每个男人应尽的义务和职责。

幸亏这是块松软的土地,射击停止后,何闹看了看周尚和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受伤.

佘煜伟突然端起冲锋枪往天空扫射,一边扫射一边大声的的叫喊:“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老大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何闹知道佘煜伟他的心里也特别难受,他已经忍无可忍了,真想杀了自己,但是何闹宁愿自己死,也不能够让他去伤害周尚。

佘煜伟发着疯突然跑向前来,伸手拧着何闹的头发,向上拉扯.

何闹忍受着剧痛使劲的拥抱着周尚,周尚赤裸的身体让他感觉到了温暖和柔软.

他舍不得离开周尚的身体,他也不能够离开周尚的身体.

他是周尚唯一的保护伞。

佘煜伟的冲锋枪再次往天空扫射着.

“你是不是疯了!”佘煜伟发疯般的对何闹叫喊道.

何闹没有疯,他清醒得很,他不能够再眼睁睁的看着他杀人,尤其是女人。

“起来!”佘煜伟再一次拉扯着何闹的头发发疯似的叫道.

何闹慢慢的离开了周尚的身体,周尚的嘴唇颤抖着动了动,昏迷中的周尚也舍不得他的离开.

佘煜伟的冲锋枪瞄准了周尚的胸口,佘煜伟的手扣在了扳机上。.

何闹迅速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了佘煜伟的太阳穴。

“你这是何苦呢?她要不死我们大家都得死.”佘煜伟的声音成为了一种哭诉.

佘煜伟的冲锋枪口终于离开了周尚的胸口,朝着天空又是一顿乱放.

“嗒--嗒--嗒—”,好大一会,冲锋枪里的子弹终于没有了,枪口也朝下了,佘煜伟的脑袋也低了下来。

何闹突然抱起昏迷的周尚不要命的往山下狂奔,耳边还断续的传来着佘煜伟虎狼般的嚎叫声.

何闹不知道跑了多远,在森林里慌不择路的跑着,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森林,赶紧找一个家医院救治周尚,警察,何闹第一想到的居然是警察,可是哪里才有警察呢?

周尚在何闹的怀抱里抽动着,也许她已经醒来了,她的手使劲的抓着他的衣服,紧紧的,没有丝毫的松懈。

周尚的眼泪从眼角安然的流出,滴落在何闹的胸膛上,温暖而潮湿.

太阳已经西下,可周尚还是朝阳,毛主席说:“你们还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何闹抱着周尚不知道已经走了多远,鞋子掉了,衣服烂了,膝盖被蹭破皮了,他全没有去理会,没有时间理会,更没有心思去理会。他紧紧的搂抱着周尚,他要他怀抱里的周尚不要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何闹的身体越来越热,可是怀抱里的太阳却在慢慢的变得虚冷,太阳的嘴唇已经开始发黑,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什么,但是没有了声音。

何闹的脚在不断的奔波,天啊,这里怎么会没有医院,怎么会没有120的急救车呢?

没有,连人家都没有看到一个,何闹开始乏力,他开始犯晕,他开始绝望,他开始感觉有咸咸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流到嘴里.

何闹就要崩溃了,可在他濒临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发现了希望----他发现他的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处灯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何闹灌了铅的大腿终于被重新灌输了活力,他重新抱起周尚,竭尽全身的力量朝那个灯火处奔去。

灯火上面,写着巨大的两个字“警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