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艳福双胞胎 > 第四十三章 打草惊蛇 (上)

第四十三章 打草惊蛇 (上)

书名:艳福双胞胎 作者:长沙满哥 字数:2200

何闹可真的不想跳桥,第一自己不想死,第二就是死也要光荣的死,用钟铁牛的话说要是烈士,可眼前这种死法算什么呢?典型的畏罪自杀啊。

所以当周佳将他推下立交桥的时候,他本能的拉住周佳的胳膊,这一拉不要紧,把周佳也给拉了下来,自己死不说,还拉了个陪葬的,你找谁陪葬不好,非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呢?哪个男人不想自己喜欢的女人长命百岁呢?

幸亏何闹没有死,当他和周佳一起掉下立交桥的时候,刚好有一辆大货车经过,两人不偏不依,刚好掉到了这辆大货车的车厢里,而且这货车上面,装的是棉花。

真是天要你死,不死不行,天不要你死,你想死都不行。其实周佳在推何闹下立交桥的时候,心里也慌了,不过她想既然何闹能够在“大富豪”夜总会四层楼上带着佘煜伟跳下去,那么这几米高的立交桥对何闹来说也够不成威胁,女人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话,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在“大富豪”那是因为有水管的攀扶何闹才能够下去的。只是让周佳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死何闹在跳桥的时候都死死的抓着自己不放手,你这死鬼,爱情小说看多了,想要我当你的“鬼新娘”啊!

闲话少说,何闹和周佳双双掉入这货车里,毫发未损,散装的棉花让他们渐渐的沉到了车厢下面,这是哪个棉花老板的鬼主意,棉花运输应该先捆紧打包装袋啊,哪有你们这种运输方法的,不过也幸亏他们的这种运输方法救了何闹和周佳的命。何闹他们当然想不到,他们掉进的是金三角大毒枭许达品的车里,许达品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的货车下面,装的是毒品,而他在上面装散棉花,为的是让警察不检查,或者说不仔细的检查,细想一下,如果警察要检查他的车,将他藏在最下面的毒品找出来,得找个多大的地方给他放棉花啊,退一万部来说,就算警察一定要检查,许达品也可以利用警察卸棉花的这段时间逃跑。

货车几个颠簸,何闹和周佳就到了车厢的底部,所幸的是这时候车子停了下来,何闹一摸索,发现车厢底部是几排大箱子,何闹使劲扳开了一个箱子,往里一摸,箱子里是一排排的鸡蛋。

“我真他娘的有点饿了!”何闹说着捏碎了一只鸡蛋就往嘴里倒,感觉一股异味,“扑”的一下吐了出来,因为车厢里黑暗没有看清楚,一咕噜全吐在了周佳的脸上。

“你干吗啊?”周佳连忙拿衣袖一擦脸蛋,她突然惊叫一声:“这不是鸡蛋!”

“不是鸡蛋是什么?难道是鸭蛋不成?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何闹说是这么说,可脑海也在琢磨,这鸡蛋味道确实和平常的还真的不太一样,要知道何闹最喜欢吃的就是生鸡蛋了,一个鸡蛋到他嘴里,他能尝出这个鸡蛋下了几天。

“这鸡蛋里有海洛因的味道!”周佳重新将衣袖放到自己鼻子下闻了闻道。

“啊!”何闹一慌,这海洛因可不是闹着玩的,吃多了可是会上瘾的,何闹赶紧用手指扣住自己的喉咙,想将残留在自己食道里的“鸡蛋”全给吐出来。周佳见状赶紧给何闹拉开蒙在车上油布的一角,想让他透透气,可刚一拉开,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钟铁牛望着前面持枪对着自己的女儿周好,知道事情不妙,这小妮子十分聪明,一定是自己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她的警觉,要不然不可能会跟到这里来的,后面隐约听到警笛声,那些围捕何闹的警察也一定绕道过来了,不行,得赶紧走,同时得为自己的逃脱争取最有利的时间,钟铁牛想到这里,从怀抱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来。

钟铁牛按在遥控器上的手有点颤抖,他真有点不想按下去,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这么一按,自己的两个女儿就会恨自己一辈子,因为她们最爱的人何闹就会粉身碎骨的没有了。他在给何闹换上的那条内裤里面,装上了整整可以炸掉一座山的化学炸药,那小子真是笨,自己说给他个刑警当他就真把自己当刑警,真是傻得可爱。钟铁牛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要杀何闹,而只是希望在关键的时刻,能够为自己赢得逃脱的时间,警匪之争,总要有牺牲,他知道此刻何闹一定在警察的包围之中,只要将何闹给炸了,警察就肯定懵了,警察一懵,自己不就逃了?

钟铁牛闭着眼睛,将拇指按了下去,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差点把钟铁牛的耳朵都震聋了,难道何闹就在附近?等浓烟过后,钟铁牛再定睛一看,只见立交桥下的一个小山包被炸了个大坑来。

怎么回事?钟铁牛傻眼了,却猛然见到女儿周好朝自己跑了过来,用枪指着钟铁牛的脑袋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至何闹于死地?”原来是周好将何闹遗忘在自己床上的内裤给埋到了一个空旷山脚下,想不到父亲真的引爆了,如果不是那次激情后的遗忘,周好的天都要塌下来了。

“我…我…”钟铁牛半天没有能够哦出一个所以然来,此刻的一切解释都是苍白的,可就在这个时候,许达品突然推开旁边的司机,握住方向盘,加大油门朝周好冲了过去。

“闪开!”说来迟那是快,钟铁牛猛的一下拉开了车门,朝周好所在的地方扑了过去。

周好被推到了三米开外的一个水坑里,浑身湿漉,努力的爬了起来,见到的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情景:宽大的货车前轮齐齐的从父亲的腿部碾了过去,血液顿时将轮胎染红。父亲双手撑地,欲往前爬行,突然一阵剧痛,脑袋一抬,痛不欲生。周好大叫一声:“不要!”就向父亲所在的地方奔了过去,却双脚打叉,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货车的后轮疯狂的再次压过父亲的身体,竟然跳过自己摆在路中间的两棵大树,朝前飞奔而去。

此刻周佳已经跳下了车,在姐姐的前头跑到了钟铁牛的面前,将他的头轻轻的抬起,可此刻钟铁牛的双腿成了肉饼沾在了地上,无法将起搬起,钟铁牛含血的口腔里断断续续的传出几个音符:“我对不起你们,女儿!”

“爸爸,爸爸,你要挺住了,救护车就要来了!”周佳和周佳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