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天变在即举世动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天变在即举世动

书名: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35

界空,宝霄宫。

朱门宝户,绿窗新阁。远远望去,从正中央大殿上升腾起一道煊赫伟岸的神光,其扶摇而上,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与天上的日月星斗相连,于是一道道的光辉精华倾斜下来,落在殿前的玉阶上,如云似霞,闪耀七彩,莫名的声音中,隐隐甚至有不可思议的巨人在其中诞生,恍惚间睁开眼,有奋起之姿态。

在宫中,银花灿然,金玉落叶,流霞惊而落,尾部拖曳出瑞气霞彩,照彻四下,隐见一位女神,凤冠霞帔,再往下是红鸾服,眼瞳幽蓝,眉心一点星斗之相,濯然其辉,她纤手抓着一个鎏金麒麟形熏炉,烟气袅袅,模糊了精致的面容,看上去在沉思。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女神的声音清冷中有一种锐利,在此界中,代表着神灵一系的宝霄宫上位可不是凭借什么正统,或者其他,而是以不可阻挡的杀伐力压梵门和玄道才登位的。身为宝霄宫三位神君之一,她座下的神座下白骨如山。

这个时候,只听脚步声一响,满空雷鸣,彼此交辉,宝霄宫中的三神君之一,神通最强的舜天神君大步走进来,他冕冠高服,面容刚毅威严,身后雷声轰鸣,演化出千姿百态的敕令,蕴含着毁灭的威势。

舜天神君大袖摇摆,径直来到自己居中的神座上坐下,顶门上浮现出神钟之相,钟体上是细细密密的敕令垂落,祥云庆集,来往不断,他一手握着大印,身上的气机一缓一急,看上去并不平稳。

女性神灵看在眼中,眸中余光一瞥,若香山红叶,翩然起舞,开口问道,“真言宗的人又找你了?”

“嗯。”

舜天神君点点头,顶门庆云上的神钟一响,一种静静幽幽却又秩序森然的无形力量散开,护持上下,似乎在帮助自己抚平心情,道,“他们最近一直有人来,催的很紧啊。”

女性神灵听了,握紧手中的鎏金麒麟形熏炉,烟气自里面冒出,万千生灵的吟唱传响,礼赞神灵之声,她整个人在光晕里,灿烂美丽,只是好看的细眉皱起,显示出内心并不像外面这样美好。原因并不复杂,因为界空之中的局势真的让人眼花缭乱。

首先,界空上浮,和传说中的上界地仙界的部洲西牛贺洲开始融合,这个融合对宝霄宫所居的界空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以他们的境界修为和见识,只能随波逐流。毫无疑问,随波逐流,对他们这样在此界空中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来讲,并不好受。

其次,也是最为主要的是,随着界空融合,这个界空中有根脚的势力们都能够更轻松地联系上横在诸天中的巨无霸大势力们了。也是因为这个,舜天神君等宝霄宫的神灵们也更清楚自己等人的处境。按照常理来讲,他们应该和天庭一心,毕竟都是神灵,天生相近。舜天神君们心里也是这么期望的,可人生不如意,十之七八,偏偏是西牛贺洲上此时此刻是梵门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而天庭离得太远,有点够不到。

如今摆在舜天神君等人眼前的尴尬局面是,和他们同源,让他们发自内心亲近的天庭只能够通讯联系,无法提供太多的帮助。而此界空的梵门势力大涨,不但在鲸吞他们宝霄宫的不少地盘和势力,而且还不断派出人来劝说宝霄宫上下皈依梵门。按照说客们的说法,梵门海纳百川,包容并蓄,门中的神灵们也不在少数。宝霄宫要是皈依梵门,是大功一件,梵门的高层们绝不吝啬赏赐,肯定助他们一飞冲天。梵门如今是萝卜加大棒,不会容许宝霄宫拖延太久的。

叮咚,

正在此时,外面有一道瑞彩扶摇,径直到了宫殿前,倏尔一敛,化为金符深箭,落入到一个镌刻满神纹的莲花铜壶里。

叮咚,叮咚,

顷刻间,铜壶中的花纹闪亮,氤氤氲氲的烟气弥漫出来,其色七彩,扑人口鼻。

“嗯?”

舜天神君手一招,铜壶中刚刚的来信的内容浮现出来,排列成一排排金灿灿的小字,落到两个人的跟前,他扫了一眼,就坐直身子,目中精光四射,声音沉沉地道,“你看。”

女性神灵把来信看完,手中的铜炉攥地更紧,她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寒意,道,“真言宗的话语强势这么多,看来这次来人非同小可,是不是来自于西牛贺洲的梵门存在?”

“很有可能。”

舜天神君看着传来的言语中看似平和实则霸道的韵味,用手扶了扶冕冠,然后才对女性神灵,道,“我们出去看一看便知。”

“走。”

两位神灵简单整理了下衣冠,往外走去,随着两个人的气机浮现,整个宝霄宫如斯响应,不计其数的神纹闪耀,如突然间多了成千上万的大日,煊赫灿然,光耀千古,不可阻挡。

轰隆隆,

整个宝霄宫里,响起漫天的神唱,舜天神君和女性神灵两个人踱步走出,光明万丈,前所未有的耀眼夺目。

“看来是宝霄宫的两位神君知道我们来了。”

舜天神君和女性神君一出,气象恢宏,很快就被正朝宝霄宫的梵门中人看在眼里,其中一人开口,声音沉稳,丝丝缕缕的梵力交织,横在左右,凝成星轮,映照出其人之相,广额宽颊,身姿伟岸,金身琉璃,脚下若有龙影盘踞。

“是。”

原本真言寺的寺主之一的鸣音罗汉在此人面前,没有往日的拿捏所有,而是略显恭敬,道,“降龙尊者,现在在宝霄宫中的应该是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

由不得他不恭敬,毕竟看上去都是罗汉果位,可降龙罗汉可是佛祖正传,本身法力高深,威猛霸道,连很多菩萨都比不上。这次又手持梵门至高存在的旨意,相当于拿着尚方宝剑,更是威势无双。

降龙罗汉手捏宝轮,踏龙而行,身侧自有光明普照,驱散黑暗,他眸子金黄,不染尘埃,一看就不是世俗之眼,能够洞察所有,似用一种莫名的语调重逢了一遍,道,“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

轰隆,

话语落下,似乎冥冥之中,出现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开云气,惊散烟霞,降龙罗汉等一行人凭空出现在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的视野中。

轰隆隆,

在一瞬间,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的面前,似乎出现一个梵国,稀稀疏疏的琉璃玉光垂下,恍若莲花开,里面有高大伟岸的建筑,用最盛光曜七宝威严。凡是所见,俱是大放光明,其形如轮,得大圆满之意。只有置身其中,就能够超脱红尘苦海,生死之难,有大自在,大逍遥,大壮观。

叮咚,叮咚,叮咚,

梵国高举,妙音横生,隐隐的,每一个音符都在两个神君灵台中激荡,难以形容的檀金色延伸过来,仿佛要把两个人引入佛国。

咚!

正在舜天神君和火娥神君两个人似有迷醉之时,突然间,两个人背后的宝霄宫中传来一声钟响,很沉,似有青天之重,紧接着,眼前真有青天降临,日月星斗托举出一座神殿,真的是金光万道,瑞彩千条,南天门外,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咚!咚!

再往里,甚至是三十三座天宫,每一座巍峨壮观,有不可思议的神灵坐镇。

灵霄宝殿!

当天宫最里面的宫殿虚影浮现出来,即使只是一个虚影,即使只是隐隐约约的字体,但只要出现,就有一种贯通诸天万界的无上伟力,刚才的梵国在这样的伟力面前,也如同美丽的泡沫一般,很快消散。

梵国一破灭,火娥神君马上从异相中惊醒过来,她美眸中幽蓝更深,似有霹雳惊空,声音犹如冬日枝头上的雪,和身侧的舜天神君说话道,“真是上界之人,委实霸道。”

声音不大,蕴含着少许怒意,更多的是警惕。

在以前,虽然知道上界之人有的能够降临后,界空之中,他们这样的土著很难再跟原来那样处于金字塔最顶端,生杀予夺,无所不能,会受到制约甚至压制,可真正碰到,见识到上界修士的强大又莫测的手段,才真正有了直观的印象。那是一种全方位的强大,不只是力量,而是眼光、见识、积累,等等等等,所有一切,汇聚在一起,形成的高高在上的俯视。

舜天神君微不可查地点点头,顶门上神光更盛,上面托举的神钟上的花纹敕令加速流转,蕴含着难以形容的秩序之力,他神情沉稳,大袖一摆,继续向前,道,“我们这次好好见识一番。”

界空,西南隅。多有沙洲,浅滩,礁石,间隙中是幽幽深深的水,不知名的禽鸟落在上面,猩红如血的眼睛,浓郁似墨的铁翼,能够撕裂狮虎的利爪,特别是叫声,凄厉中有一种猿啼,只一听,就让人头皮发麻,似乎被无数的鬼魂缠上,噩梦不断。而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恶浊汇聚过来,黑压压的,铺天盖地,和当地恶劣的环境,可怕的生物融合,形成一片魔域,散发着污秽所有的力量。

在这一片污浊的中央,是一片魔宫,高柱矗立,上顶穹顶上勾勒的壁画,下沉圈圈层层的魔纹,不计其数的经文激射,字字似虚似实,非虚非实,讲述人心之复杂,多变,以及里面所蕴含的邪恶。在最为宏伟的魔宫里,心魔经正冉冉展开,每一个字浮出来,照耀四下,扭曲变形,李元丰的一道心魔之主的影子睁开眼,看向外面。

“天变。”

李元丰抬起头,看向极天上,除了他,很少有人能够看到,在极高无穷的天上,一道又一道的惊虹从更高维度的时空中坠落下来,撕裂时空,把西牛贺洲乃至于地仙界的规则宣泄开来,正用一种看上去极为缓慢实则快得惊人的速度吞噬融合这一界空的规则。按照这个趋势,这个界空的规则迟早会被同化。

在这个过程中,李元丰能够感应到,自己现在的这个心魔之主的影子的力量在不断提升。当然了,这不是什么修炼提升,而是此界空中的规则被西牛贺洲乃至于地仙界的规则吞噬同化融合,能够承载越来越多的力量,心魔之主的力量自然提高到与之对应。如果当有一日,界空完全融合,力量甚至能够提到上境层次。

“倒是秦云衣等人,”

李元丰挑了挑眉,他能够突破观自在和弥勒梵主的阻拦把天魔们送入此界空已经实属不易,自然不能再有余力将之引入这一片魔宫。秦云衣等人落在这一界空的什么地方,就看他们各自的运势如何了。要是运气不好,恐怕是得吃点苦头。不过他挑选的人都是天魔,每个都变化万千,神通不凡,只要运气别太差,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顺利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受到自己牵引,寻来此地。

在来的天魔中,李元丰最是看重秦云衣,一方面,秦云衣跟随自己最久。另一方面,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方面,秦云衣不是寻常的天魔,她是李元丰在人间界中从魔性魔种魔灵一步步培养出来的,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历程。这样的经历,非同凡响。毕竟在天地间,天魔的诞生并不容易,称得上非常非常少,而魔性和魔种就要比天魔多太多太多了。有第一个秦云衣,说不得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天魔越多,他的心魔之主的势力越大,心魔道会滚雪球般提升。

“梵门的人,”

当梵门的降龙罗汉和宝霄宫的两位神君见面之时,气机冲霄,打断了李元丰的沉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