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1章 捕梦仪

第1章 捕梦仪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89

今天愿意折1%的寿数,透露一点天机!

不过仅你知道就行啦,不宜再向他人透露。不然,折1%的寿数唯恐保不住,嘿嘿…

开天劈地之前,只有一张黑神纸。

黑神纸由1、-1、(1)(-1)、0组成。

神从(1)(-1)里诞生,站在0上四处张望,可什么也看不见,周围都是一码黑,因为什么都没有。

神在-27315摄氏度的低温下,在黑神纸上向左前方画了一条超短线。

在万物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能画出一条超短线,已经是了不起的伟大作品,何况还是在最低的温度下,这事除了神,还会有谁能干啊!

这超短线把宇空在很小的域里,撕裂成两部分。不过那时候的神,也不过是由三条超短线组成的:一条(1),一条(-1),还有一条神秘的0,其实0是(1)(-1)最美的结果,是至今的万物支撑。

他凝视着这条超短线,见这条线,向左蠢蠢地、慢慢地以“s”形震动着前移,就要跑出画纸,特不老实。

为了阻止这条线向左跑,神又向右画一条线,意思是让这条向右的线,喝止向左方跑的线。

右线不辱使命,不客气道:尼玛,老实点!你踏马老是颤悠嘛,躺直了别动,老是弯七八扭地、鬼模鬼样地上蹿下跳,干嘛?!在尼玛颤悠,老子把你碎尸万段!

左线不搭腔,直接冲过去,就想把右线干趴下!好像在摆明:尼玛的,谁呀你是!老子这是已经达到最最小,再也蒸不熟煮不烂,已是万事万物的最小单位,想干啥就干啥,还踏马碎尸万段,无知,蠢货!

神见自己画的左右线干架,各不相让,都挺牛b。开始还好奇,一会儿看到不对劲。画纸拱起一个尖,这样干下去,画纸一会就成支起的帐篷啦。

神当机立断,就在拱起的尖的上方,画一条向下“砸”的超短线。

画纸根本没有停息,而是向下又拱出一个尖,摁下葫芦起了瓢。神只好在画纸的下方又画了一条,制约那条向下“砸”的线。

这样画纸总算不在左顾右盼,不过画纸还是在不停的颤动,并且有在原地打旋的趋势。

神在画纸上画完上下左右方向的线后,很困乏,开始打盹,混沌起来。神没想到,自己画的最简单不过的画,已经开启了从无到有的开天过程。

神不知混沌了多少时间,那时候也没有时间概念,只有神,画纸,和那四条相互对立的基本线。

神在混沌中梦游,被吵闹惊醒,睁眼一看,大吃一惊!

那几条短线已经打得热火朝天,把画纸中间烧的大窟窿眼径,有“火星”的地方在爆炸纷飞、旋转,在画纸上下左右奔跑,在“火星”周围的画纸边缘上还存有一洼水珠。

神看是一洼水珠,人看是一望无际的宇海,无边无际。不过那时候也没人,神还没画呢,不过是说,人的眼界是短视狭小的。

神赶紧拿起画纸抖动,这样水就在围绕“火星”旋转的纸灰上成形,竟至浪恶滔天。

神觉得好玩,就在大海里画了一只虾,以为能浮在水面上飘摇。可是虾呢,却立马入水,摇着尾巴,张牙舞爪,举胳膊踢腿,还把水当做助力,很惬意地游荡起来。

虽然神只画了一只虾,虾一入水,张牙舞爪,涟漪荡漾,瞬间却产生无数数不清的虾“尼玛,坏事啦,有几只就好!”

神在海边水里又画了人。当初神画人时,没有男女。当初神画人的意思是,让人在海里抓虾吃。

神也没有想到,不知道哪点儿意思没到,混沌未开,神画的人不中用,在水里呛了几口水,红赤涨脸地,连咳嗽带喘地哇哇吐水,还踩鼻子蹬脸,上岸啦!

神不得不画了鱼、龟等,来减少虾的数量。

到现在,再看:

神画的虾,至今还在海里活蹦乱跳。

神画的人,有一小部分已经脱离了神意,自己演化自己,装神弄鬼,神秘兮兮。总想知道过去,也想知道未来,更想知道宇宙浩渺中那些未知的东西。

不过那四条相互对立的超短的小线线,至今神性不改,仍控制宇空里的一切。包括人在地球上放屁嘣坑,争权夺势,抓住虾吧唧吧唧往嘴里填。

不过呢,神画的人本来不缺心眼儿,应该能准确感知周围的万物,不过现在却迷失啦:肉体死了之后,自己造的小家伙,把自己的经历过程全忘光啦,翻来覆去老是重演人性的哪点东西。聪明者通晓历史的人,处在当前的状态中,也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人类进步缓慢,可世代积累起来的认知倒也很可观。这积累起来的认知,也没有几个人能融会贯通,多数是一知半解。会打大刀的,不会耍大刀,会耍大刀的,不会打大刀。

不过呢,万事万物一直遵从四条对立线的神性,或者说无法挣脱对立线的宿命。胜者王,败者贼,丛林法则一直沿用,谁强,跟谁混,强者啃剩的骨头也有肉。

运气不好,骨头无肉,煮汤滋味也不错。喝汤的危险在于:悲伤!

悲伤着别人吃肉,自己喝汤,这是危险的开始。

不过,活的再好,最后还是要死。如果你足够强大,别人死了,你还活着。除了生死,人间所有的事,都是小事。

活的最好的,别人脖子上以挂他的像为荣。要是再跟他搭讪过一句话,可以炫耀一辈子,随时可以拿出来晃晃,落下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我去找他了!”然后“嘿嘿”一笑,死了!

一日,神眉毛刺痒,神精准定位,找出了那根刺痒的一根眉毛,拔了下来,吹了口气。

神吹飞眉毛,是想看看他咋飘,却不想吹出了一个与自己一样一样的自己,神无比欣喜。这就是神之子k启。

神以为k启,是自己的一根刺痒的眉毛所化,会和他有一模一样的想法,神咋想,k启就咋想,不会有偏差,神却错了!

k启扫过老爸画过的人,不安分的不肖子孙k启,趁老爸混沌,窃别有洞天的“黑神纸”一张,一口气画仨人,吹了三口灿烂的灵气,扔进天宇!

故事来自一次酣梦,以“捕梦仪”捉之,整理后,故得此文。

若你认同,岂不是英雄所见略同!

朋友,看茶!正山小种,龙井,乌龙……,愿意品啥,品啥,只要有梦,想啥来啥。来,走进大梦!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