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2章 白丁

第2章 白丁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17

小鱼坑村小微,在深山老林,虽也阳光普照,却不起眼,不起眼到竟至世人未知。

该村现仅存五户人家,现有7口人。5口老人,两口小孩。

这么少的人口,说他们是野人,也不为过。

说他们是星外来客,只要他们几个同意,也就全票通过。

老人没啥意思,越长越抽吧。门牙掉啦,陷腮,肉皮松的如糊上墙的稀泥,混吃等死。

不过,小鱼坑村的这几个老家伙,时来运转,该死不死,纯属意外,乐挺大。

7岁的白丁,和5岁的简丹值得一看。

小孩越长越水灵,越长越大方,让人越看越爱看。

白丁的来历蹊跷。傻爷捡到他时,是在河边的乱石床上,身子一半泡在水里,脑袋搭在鹅卵石上,嘴里还吞进半拉小个头的鹅卵石,已经奄奄一息,或者说已经饿死啦。

傻爷芳龄68。他不知道这是一个小孩,以为是人形娃娃鱼,饿的吃石头。抠开嘴,扔掉鹅卵石,用掌托着滑溜溜的屁鱼身,就把“娃娃鱼”拎回来,放进朽木疙瘩掏成的木盆里。

他抓一把盐粒子放水里,浸泡清洗娃娃鱼,准备剁成段,熬鱼吃。

这事要高度机秘,不能让其他几个老家伙看见,他们嘴馋还厚颜无耻,没等我吃,就进他们的肚啦!

傻爷心想这鱼肯定味道不错,长的人模人样,身体上还有滑溜溜的粘膜保鲜,一看就是难得的大补之物。

傻爷打算不但吃鱼还要砸骨头,吃骨髓,更要喝鱼汤,说不定会年轻十岁八岁的。能长成人样的鱼,这得多罕有稀缺啊,这得有多大的道行啊!

看着鱼,傻爷的口水流到地面上不断线,嘿嘿地直笑,标榜自己人品好到炸了天,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他对着太阳吹口哨,不但照亮了他乌七八黑的眼睛,还让他心明眼亮地捡到了千年不遇的好东西!感谢太阳,在光天化日之下,睁着我明亮的小眼睛,遇上这等好事!

他祈祷感恩完,转头刚放半桶水,白丁撒泼大哭,甩头吐水!

傻爷大惊,出乎意料,一屁股跌坐地上!不知道这一跌有多大力量,硬是把地砸了一个坑,尘土纷飞,大喊:“妖精!妖精!妖精啊!”

这惊吓的规模啊,可不一般,这动静惊天动地,差一丁点儿把自己摔碎啦!

傻爷跪地叩头求饶:“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愿意给你当孙子!嘴下留命!吃了我,你就再也见不到我这式的好人啦!”

“妖鱼”仍在哭,没有一跃而出,伸出火红的尖舌头,扎进他脖子的动脉吸他的血。吸干他的血后,再张开鳄鱼般的大口,咬碎他的脑壳,吸他的脑髓。

傻爷趴着浑身哆嗦,呜呜哭着,以为自己命不久矣。过一会儿,鱼只会哭,没有对他“动手术”,感觉“敌人”没有什么可怕,没啥本事嘛!

消灭“敌人”的想法,吱啦吱啦带响地在脑海里奔腾,撞击着脑门。他满头汗珠叽里咕噜往下滚,顿诞英雄虎胆,伸手摸木墩上的菜刀,大胆颤抖着站起,举刀前进。

他浑身哆嗦,举着菜刀,有一种风吹稻柳,英雄横空出世的凛然。不是所有的英雄都不哆嗦,而是英雄可以哆嗦着杀人越货!

啷咯啷,啷咯啷,他心里哼着马铃铛曲。

只见傻爷把已经卷刃的菜刀高高举向空中,显得他的力量所向披靡,摧古拉朽。高举斩妖的菜刀,前进,前进……每颤抖的一小步,都是英雄,雄赳赳气昂昂,迈出的一大步。

无论傻爷傻不傻,但哭声传达出对手无能的消息。给无能的对手叩头,你当爷爷傻吗!“吓了我,就是羞辱我,羞辱我,就杀了你!哼哼!难道我这样的伟岸人物,还怕一条小小的妖鱼不成!”

“丫头片子”水丫头,是安分守己的好姑娘,其他老少娘们,反正能走的,都下山啦,而且一去不归,音信全无。这山外的世界,得有多大的吸引力啊!一去就不回头,连个信都没有。

只有水丫头不出山门,在小鱼坑村守望,天知道她在等待什么。

几个老家伙不把“水丫头”叫“水丫头”,都叫她“丫头片子”。

水丫头超喜欢“丫头片子”这个名,觉得她还是个原封不动的毛丫头,原包装,蹦蹦跳跳还很小。

今儿个水丫头正在篱笆旁边翻弄红薯秧,水丫头奇怪靠篱笆边的红薯秧长的格外疯,秋收的红薯也大且甜。

忽听见篱笆那边,傻爷院里,奇怪的娃哭,大吃一惊,二话不说,立即翻过篱笆,哭声,是对一切母性的召唤。

翻跃时,挺着急,咖哧一声带刺的篱笆,刮撕了她的衣襟……她草草的一系,什么都顾不得了。

她看见举着菜刀的傻爷,顺手拿起一条弯曲的做烧火棍的藤棍,朝着菜刀刃劈去!

傻爷高举菜刀的手,一阵麻酥后倾,失了菜刀。

再看菜刀,已经砍进烧火棍里。

傻爷傻眼,冰雪聪明的想到:天啊,这鱼成精啦,竟没看见它啥时候,绕到他的背后,腾空而起,夺了菜刀!

傻爷特有出息,大丈夫能屈能伸,大智慧!刚刚还伟大来着,这时却咕咚一声跪地叩头不停地求饶:“饶命!饶命!当牛做马我愿意!呜呜…我举刀的意思是想给你刮刮‘胡子’!非杀汝的意思。”

傻爷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妖精”就没长胡须,也没有头发,看傻爷这点尿性。

哈哈哈……这可把水丫头笑喷,铃铛一样的笑声在小鱼坑上空回音荡荡,白云听见后,都翻滚不已,一连串地翻了几个跟头。

丫头片子把烧火棍子往地上一插,上端砍进的一把刀,棍在摇,刀在晃,如旗帜,不过这旗帜很挺,风吹不抖。

水丫头看一眼木盆里的孩子,立即欢喜不已。顷刻又变脸,恼怒袭来,回头汹汹地抽了傻爷两个嘴巴子:“朽不死的!该千刀剐的!竟要宰杀孩子!”

她的胸上下地起伏运动着,动感诱惑。

傻爷的脸蛋上,落下两个嘴巴子,咧着嘴,苦巴巴地、傻兮兮地笑,他的眼睛直钩钩……

他看到了什么吗?这个景色,一般人若不是机缘凑巧,可是欣赏不到这种独特的令人眼红的风景。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