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4章 天机

第4章 天机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62

芳龄68的傻爷,因为捡了个“娃娃鱼”,被水丫抱走,瞥了一眼诱惑的景色…才破天荒地“王炸”,千年的铁树总算冒出了花苞。这是有傻爷特色的“立春”日。

水丫头,一连三天没有**,喂白丁小米水。

第四天刚两点,孩子哭。接着让孩子吮吸,孩子止哭。

孩子不哭,水丫头却哭啦!酥酥的,颤抖肿胀的乳子,流淌出奶水!

水丫头的双眼,忍不住扑簌簌地流出一行泪!

小鱼坑的其他5人知道傻爷好看不中用,连李桂花都搞不定,跟人跑啦。

傻爷的英俊,遭到许多男人的嫉妒。男人们有办法,把他叫傻爷们,简称傻爷。渐渐的人们忘记了他的名字。

不过,几人一口咬定,是傻爷那啥啦,是越老越花哨。

其他四位78岁以上的老翁都用笑脸看着他,竹笋说“开水结冰啦!”来嘲笑傻爷。

老家伙们估计自己的武器库里,也没有几丢丢子弹,零库存的面大,还哈哈着嘲笑傻爷…人们口口相传俗气的事,恰好延续了人类。

傻爷把他们的摆话,当夸奖,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堆满傻笑。他要是有这真本领,那就再好不过啦,这是他的梦想和初心。一种东西得不到,就老惦记着得到。

竹笋是这六人当中的神棍。

他从三十六岁开始,在村顶的天际崖的巨型石崖上一觉醒来,逢人便讲自己的来历,他每每一本正经地说道:“他是秦始皇的长子扶苏的后代,胡亥杀的是假扶苏。假扶苏回朝,真扶苏还在边关。后来听说胡亥灭亲的蠢事,扶苏就跑到深山里。这深山就是我们这里!我身上的血,是秦始皇大帝的血,是扶苏的血!扶苏不是扶苏,乃是复苏!”

弦外之音是,你们这些人,原来都是我家的家奴。

因为他有机会就说,大家都听烦啦,虽然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绘声绘色,甚至描绘胡亥的夜壶,好像他在跟前儿看过似的。

可他老是老生常谈,几个老家伙在背后骂他“装逼犯!妄想把故事讲一万遍,让我们信以为真,给我们洗脑,枕着石头做梦去吧!”

面上戏称他为皇帝种,背后都骂他顶多是秦始皇菜地里的一只蝲蝲蛄,一只蚂蚱,是麻雀的最爱。

朱笋,大家已经不知道他叫朱笋,就以为是“竹笋”。

赵牙子他爹姚前,只要朱笋不在跟前儿,更是戏说竹笋,总是一本正经地说:“竹笋之所以叫竹笋,是因为他妈当时并没有怀孕”说到这他不言语啦。

好像他知道底细,是自己亲眼所见。

“不怀孕怎么会有他?”几人忍不住问。

“一日刚下过雨,他妈在竹林里小洁,结果一根竹笋“嘭”的一声破土而出,扎在他妈身上”他又不说啦。

“把他凭空扎出来啦?”东方复星伸长如鸵鸟般好奇的脖子,看着姚前探问道。

“不是!竹笋扎他妈身上就忽然隐去不见啦!”

“不会吧?不要胡说八道,好不?”东方复星摇着脑袋,知道姚前这个老家伙明显在八卦。

“不是!自那以后,他妈怀上了竹子精!他妈大眼溜精,精明的很,出生后就给他取名竹笋!”

姚前严肃地说完,大家嘻嘻哈哈听。可姚前一阵眼睛滴溜溜乱转之后,还是一本正经,以严肃来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你们爱信不信,凡正他信啦!

姚前做什么事,都早有布置,追求“道高”,追求从“没影”到“有影”。他在没有进棺材之前,他坚信什么“没影”的事,都会出现“有影”的希望。

赵牙子他爹叫姚前,赵牙子却是姚前的儿子,为啥姓氏不一样,秘密。

竹笋家里也的确有点特别,竹楼有64棵竹木上刻有《周易》的64卦,无几个人真懂;更有靠北的一面竹墙刻有老子的《道德经》。

据竹笋说,他的祖宗秦始皇,焚书坑儒,焚的是反抗文字统一的书,坑的是持异己学说,反对统一的“儒”。文字统一,就是精神统一,就是文化统一,就能传万代而不毁。

象形文字是神迹。如有的宗教“忽悠”的那样,是神派他的人间信使,“画”出了神的意思!

竹笋多次看白丁的小丁丁,百看不厌。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他小时候也长了这么一枚,嘿嘿…

自从知道白丁生于小鱼坑河边,竹笋就算了一卦,知道白丁是个阳子,是宇天派来的。

他在心里暗暗称道:“兑自乾来,不出一年,还有一坤来。乾坤俱到,那时小鱼坑会有颠覆性的变化!”

是真是假,拭目以待。

白丁长的快,三个月已经会爬,眼睛出奇地亮,爱看房顶。把白丁抱出去,爱看天,看太阳不知道闭眼,好像太阳是他亲爹娘。

别的老人说话他不看,听到竹笋老翁说话就会扭头盯着竹笋看,好像竹笋是好吃物。

竹笋心里欣慰、得意,暗暗发誓,一旦机会成熟,就把天地的秘密告诉白丁,他又老眼昏花地盯着白丁的小丁丁看半天。

姚前经过几次观察,发现竹笋的异动,说道:“别看啦,咋看也不是你孙子!”

竹笋“嚯,嚯”两声,挤挤眼:“你懂什么?”

竹笋有秘密。其实他的秘密,是大白天看路,道清,根本就不是秘密。

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只是因为秘密很简单。简单到什么地步,简单到世人不信的地步。

这正是秘密能够秘密下去的原因。大秘密其实就在我们眼前,我们却不知道。小鱼天天在水里游,有一天,有一条小鱼忽然问:“什么是水?”

还没有日出,丫头片子水丫,就去篱笆边掐红薯藤的尖儿。

最近几天,她格外喜欢吃红薯藤的嫩尖儿,她觉得吃红薯藤的尖奶水多。她刚掐了五六只尖儿,忽然听见前边哗啦啦响。

她向前看去,此时日头也就刚钻出山洼洼,一道随着太阳而出的彩虹也映出来。

她脸红啦,她看见,前边篱笆缝里伸出一个那啥,就那啥,硬挺挺地往外喷“水”。

水丫腾的一下,怒火万仗,一股强大能量的火窜至头顶,似头顶上顶了一棵氢弹。她拿了一个似干枯不干枯的藤蔓,快速地趟过藤地,过去就想抽碎“喷水”的头!

她撕开篱笆,她要把万恶下流的,披着人皮的傻爷,打个稀巴烂!竟敢向我爱吃的藤蔓上撒…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