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9章 天蛋

第9章 天蛋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406

九仙女莫名其妙,迎机道:“你托我到胖胖女家吧,我无法走。”

“是水丫吗?她家在我家篱笆右”傻爷走过去弓背,意思是背着其丑无比的李桂花回家,无论现在多么丑,昨天她露出的地方的确很美,他记忆犹新。仿佛就在眼前。

“不用这样!”她从巨蛋壳上拉出一根泛着黄光的绳子“你拉它走,我就会走。”

傻爷感觉怪怪的,拿起绳子手酥麻。没有多想,搭在肩上就走。

九仙女站在空壳的虚影上,不用迈步跟着移动,壳走,影走,妖精走。

倒下的三人,看见傻爷跟妖婆搭话,没有什么事,都抬头看。

他们看见妖精不迈步,就在傻爷后边直挺挺地移动,“这尼玛不是僵尸吗?”他们的心又成了奔跑的兔子,恨不得马上离开。

他们英雄所见略同地想到:一会傻爷就会成为干尸!这个妖精不但是个妖精,还是个新型的与时俱进的鬼精!样子吓死人,还会说人话:“快跑,一会儿傻爷成为僵尸,会攻击我们!”

苍天啊,大地啊,小鱼坑与世无争,为何昨晚的乌云,滚地雷,给小鱼坑派来一个妖精!妖精就妖精吧,好看一点不行吗,还那么吓人!

三个老翁没有回家,跑向河边,准备撑竹筏沿河逃到村外。

妖精来,人最好躲躲,靠“驴不胜怒,蹄之”,不行!多活几天,不知道还有什么机会在等你,好事就是轮不到自己头上,吃不到肥猪,看看肥猪后腿走也行啊。

竹笋呜呜哭了几声,也没有哭出泪来:“祖宗啊!我带不走你留下的卦画啦!不过祖宗放心,都装在不肖子孙的脑袋里呢!老朽从来都不是酒囊饭袋啊!这不正怀才不遇着呢吗,还求祖宗显灵,吹一股清风,也好让不肖子孙飞黄腾达,重振雄风,再回复兴之路!”

呜呜呜,他又哭了几声。他抹了抹眼角,没抹到一滴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眼角有点紧巴!

呜呜呜“1就是1,1生2,2就是-1,2生3,3生万物,3就是0,0生1!”竹笋对着他的房子,嘚咕着鬼话叩了三个头“祖宗啊,我走啦!”然后抬腿向河边颠,好像走慢了,妖精就会过来咬透他的脖子,喝他的血。

竹笋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着太阳喊道“白丁啊,我们要是有缘,我会告诉你光的秘密!说结底,万物都是原初太阳变来的呀!没有光什么都看不到!”

竹笋喜欢跟天下最伟大的人说话,他认为最伟大的人就是太阳,头上无数星星,那是远处的太阳。人只是一个细菌,屁泥,灰渣!太阳才是极有生命力的大神!她造就的万物,包括人自认为的高级生命,数不胜数。实际上,最高级的生命形式,逃出了人的认知范围。

三人心神不定,一到小鱼坑河边,顿时傻眼!

只见河中深水处探出一物,不但把原来20米宽的河道堵住,还把河边崖壁砸进去五米有余。

下游河道里填满了树干,再看河岸的千年的森林,像从山上开出一个50多米宽的坡道,按照一定的坡度削去树干一大半!

原来的小鱼坑,这时变成了大鱼坑!插进河里露在外的暗银光的凸出物,如放大万倍的鸡蛋壳的一端,周围的水还在冒热气。

“天蛋!”三人异口同声。小鱼坑早就流传这个传说:小鱼坑是天下蛋的地方。

河边有很多黑红色鹅卵石,这很正常,而山顶和半山腰也有不少鹅卵石,有的很大。小鱼坑的祖祖辈辈认为这是天下的蛋,否则,鹅卵石不会长脚,自己走到山顶。

瘦骨嶙峋还有满头黑发的82岁老翁姚前眼珠叽里咕噜转地说:“谁先摸到天蛋就归谁!”他异常兴奋,抢先亮出规则。

腿脚不是那么利索的87岁老翁拄着一根藤拐,眨巴几眼,捋着下巴下仅有的三根500多毫米长的胡须,东方复星答道:“落到小渔坑,人人有份!谁也不能独吞!”

东方复星的三根胡须,一根银白,一根根部有50多毫米黑,余下的灰白,一根则全部是黑的。他对自己的三根胡须热爱有加,非一般生物能够拥有,隐藏重大秘密。

竹笋没有说话。姚前和东方复星看着竹笋,都希望竹笋支持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一直徘徊的竹笋,半晌射出他以前没有过的锐利眼光说道:“你们俩争吧,我暂时离开,我感觉不好。”

说完,竹笋沿着河边,踩着横七竖八的红豆杉,欲沿河而下。

多少年一团和气的姚前,快步走到东方复星面前,一把夺过藤杖举起来,瞪着斗鸡眼横道:“一棍子就要你见阎王!”

东方复星突然失拄着的藤蔓,趔趄几步,扶住倒地的红豆杉树干,歪头怒道:“谁能把天蛋移出河道就是谁的,谁先摸到不算数!”

姚前蹦过去,掐住东方复星的三根胡须,以胜者为王的姿态说:“信不信我把你的龙须扯断!”

“你扯!你扯!本爷爷就有这样的龙气,扯掉一根长三根!只要长出九根须,本龙王抽你筋,扒你骨!”

姚前毫不含糊,一就把三根胡须拔掉,有道方50年的胡须,顷刻间,就让姚前拔掉。

姚前往空中一扔,嘲笑道:“等你长出九根胡须,再来抽我筋扒我骨!我等着!千万不要让我等着急了啊,哈哈哈…”

东方复星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眼大哭,哭声干枯绝望,眼睛盯着飘荡的三根“龙须”的轨迹。

他哭声不断地爬向河坝生长的树丛,去抓住落在榆树毛子梢上的一根银胡须和一根黑胡须,黑白胡须缠在一起,挂在茅丛梢上,正迎风飘。

他张着嘴,瞪着眼,屏住呼吸,生怕惊动这两根胡须,轻手轻脚地靠上去,似去捉枝头上落着的鸟,小心翼翼,担心惊飞。

抓到这两根胡须后,左脸刮了一道深口,血往外渗,血道分成两路,写了一个“人”字,向脖颈处流去。

他爬着去找另一根银须,这银须已经跟了他50年,成了他的一种精神寄托,他内心藏着一个秘密:“只要那根黑龙须变成银色,我就会成仙得道,成为天上的一颗星星!”

他心里认为,他的这三根胡须相当于竹笋一直在说的“三生万物”里的那个“三”,在他身上的具体化身,这三根胡须非同凡响,属于自己,属于天。幸运的是长在他的下巴上!是“三”生万物的拥有者。

他把那两根胡须在仅有的两颗门牙上绕了三圈,闭上嘴叼住,继续寻找那一颗飞落的胡须。

时不时从鼻孔里透出哭腔的哼唧声,好像这样那根失落的胡须,就会听到主人的呼唤,狗颠狗颠地跑到他面前,跳到他的怀抱里。

姚前不再理会东方复星这个废物。他在忙着拖倒下来的树干,往深坑的河水里填,这样他就能踩着树干过去,摸到天蛋。

只要摸到,这个天蛋就姓“姚”,“姚天蛋!”这是多么吉祥的名字!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完蛋”这个谐音。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