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15章 情哥哥

第15章 情哥哥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399

他没有什么武器,也没有任何武功,一条菜花蛇,也能吓他一大跳!这些石头就是他的武器,可以涨胆!

遇到恶狼虎豹,就用石头砸!砸不死敌方,至少也吓他一跳!只要敌人心惊,可以趁机逃跑,面对强大的敌人,逃跑、隐匿是上策!

他摩拳擦掌,等着柳枝现,可是等了半天,不见柳枝现。他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进是进去啦,那怎么出来呢?”

柳枝又现,他想一跃而入,但他受到“怎么出来”的羁绊,抬起一只脚,犹豫了两秒,柳枝已隐去!

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后脊沟的汗水也速速地顺沟而淌。他狠狠地道:“先进去再说,出来不出来,看机缘!”他排除了最后一丝游弋,只等柳枝现!

过了一个时辰,神石门逐渐模糊,露出椭圆形,还是那石,倒八字还是那个倒八字,圆圈还是那个圆圈,柳枝一直没再出现。他很失望,悻悻然。

忽见那圆圈里,原来飞进圈里的那只金丝雀,闪着金光飞出来,两只脚紧紧地抓在“乾”卦图上,扭头看了一眼竹笋,叽叽喳喳鸣叫几声,然后又飞到“坤”卦图上,啄了几下,闪着金光飞出门去!

竹笋紧追这只鸟。鸟在天上飞,他在地上走,眼睛不离飞鸟去,一直走进简竹楼。

鸟落篱笆桩,尾巴闪金光,头朝傻爷院里看,尾巴探在水丫院。

竹笋悄悄靠近鸟,探头探脑脖子长,张开手臂似螳螂…竹笋你这是想干啥?精灵小鸟你能抓得着?

傻爷院内,水丫头鼓足勇气向“妖精”走去。走到“妖精”面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捧着“妖精”的脸,好像不捧紧了,脸上会掉石头似的。

水丫头看了半天,那深深的皱纹,好像拖拉机耕过的地。

水丫头滑动双手,一直摸到“妖精”的额头!

水丫头放手离开,她抬起胳膊,九仙女顺势脱下水丫头的丝绸上衣,马上蒙到自己的脸上!

“水丫,不用怕,你过会儿起皱,也会很快恢复原样!”九仙女蒙着头对水丫说。

水丫,没走几步,果然脸部布满皱纹,一下成了饱经沧桑的“老妖婆”,而且胸部也开始沟壑纵横,尤其是那俩啥,铺展开来,耷拉的像门帘。变化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水丫头恐惧,后悔冒险,把自己冒险成妖精。但一想,她这样做,是为了证实九仙女所言真假,摸丑脸,会变丑,那摸美脸,也会变美,真可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她现在变丑,证实这个“妖精”所言是真,“妖精”不是“妖精”,是九仙女!想到这,水丫头开心的笑出了声。

白丁拍手称快:“妈妈变丑啦!妈妈变丑啦!妈妈也会变成妖怪吓人啦!”

水丫头还没有走到白丁面前,水丫头又变回了原样,白丁跳高拍手“妈妈又变回来啦!真好玩!真好玩!”水丫头摸摸自己的胸,确定是原样后,才抱起白丁遮着胸,扭扭哒哒地走啦。

傻爷感觉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儿不对,只是对蒙着头的李桂花说:“啥样我都喜欢,只要在一起!”

竹笋正在全身贯注地,蹑手蹑脚地慢慢靠近金丝雀。

突然,身后有人抱住竹笋,竹笋立即感到后背有两团,如水袋灌满了水般柔软却又有弹性的尤物,压在他的后背,然后听到喃喃的话语:“赵牙子,你可回来啦!”

嘤嘤的哭声从后背传来,滴答滴答的眼泪滴在他的后背上,渗透他的衣服,沾到皮肤,痒痒的,很想去挠挠。

竹笋过电,后边有虎背熊腰的爱物压住自己,他立即知道,这是水丫头错把他当成了赵牙子,这闺女,是想赵牙子想疯啦。

若干年前,姚前来到水丫头院子里,不知为何,水丫头举着竹扫帚,把姚前轰了出去。竹笋正在毛竹丛背后哗啦哗啦撒尿,透过竹杆缝,竹笋发现了秘密。

他没有挣脱,怕惊飞了鸟,悄悄地说:“我不是赵牙子,我,是我,朱笋”。

水丫头用小肚子连连向前怂他,那啥也一耸一耸地拍打他的后背:“你骗人!竹笋是个没有几根头发的糟老头,那个神棍哪能比你呢!”

竹笋一时无语,回头说:“你看,我真不是赵牙子!”

水丫头看到回头脸,立即松开紧抱的手:“你!你!你是…谁?”

“朱笋,那个糟老头,神棍啊!”

“不可能,竹笋头上没有几根毛,竹笋不可能满头黑发,也不是你这样年轻的脸,你是谁?”

水丫头没有脸红,感觉她抱了个帅哥,感到他身体上好闻的朝气,捡着便宜啦“他要是没人要的话,我要最合适”水丫心里暗暗翻花,似几十朵荷苞从污泥里钻出。

“我就是朱笋,你儿子白丁,我还想收他为徒呢,我那几卦还要传授给他。”

水丫头这下愣愣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真是竹笋,难道你也摸过‘九仙女’的脸?”

“九仙女,谁是九仙女?”

“你在下山的道口,没见过吗?”水丫头眼一刻不离眼前这个自称是“竹笋”的帅哥,她可不希望,眼前这样的“竹笋”跑掉。

“那是个妖精,我们见过,我们三个都吓瘫啦,是勇敢的傻爷把妖精拖走的!傻爷原来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我们遇到妖怪都尿啦,只有傻爷当乐,原来真不知英雄还有傻爷这样的!”

水丫头弓嘴,指向傻爷的院:“瞧,在哪儿坐着运化呢。”

朱笋这才注意到,傻爷院子里,坐在大蛋壳上的“妖精”蒙着头。不过他已经不害怕,还要马上过去掀开面纱看看,这个“妖精”到底是何方妖?

水丫头说了半天话,原来水丫头上身,脖子上只围了个手巾。她这是看到赵牙子一激动,以为穿着,就奔出来啦。

竹笋说了半天话,因为心里一直牵挂篱笆上的金丝雀,好像对水丫头的丰满无敌,视而不见。

水丫头不知怎的,如有重大发现,“哎呀”一声跑进屋。

既然知道不是赵牙子,丫头片子应该早点跑,维护自己童贞的名声。

这是常人的想法,水丫头可不那样想。

可竹笋这个老黄瓜,虽然瓜顶黄花,不过终是块石头,只能踩在脚下当垫脚石,不能挤出水来解渴。

竹笋离开自己的八卦屋,知道自己力量倍增,他没有照镜子,不知道自己的模样已成十八。他摸摸头发,拂拂脸,是的,他年轻啦!

这样的年轻违背天理,不过这样的好事,让他摊上了,他又感觉这是天经地义,是宇天的旨意。

“谁在哪儿叨叨话呢?要说话就大点声,嘀嘀咕咕可不好,背后说人坏话更不好!过来说话!”傻爷自信满满,看天看地,一草一木,眼过的地方都很水灵。

这也许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刷新的结果。铁丝本没有什么力量,可是同磁石呆上一会儿,再拿过来放在周边,也能吸引铁屑来到自己的身上。

竹笋拿到天助的好处,难道傻爷就不能得到苍天扔下来的好处,精神爽是最大的好处!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