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17章 黑烟蒙蒙

第17章 黑烟蒙蒙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308

傻爷走到离竹笋不到五米的地方,玄晶鸟突然飞向傻爷,落在傻爷手里拿着的丑石上,金光收缩,肉眼可见,玄晶鸟在眼皮底下不见啦。

“我的鸟!我的鸟!”竹笋抱着自己的神石,跨步去抢傻爷手里的丑石,刚才那鸟可是进了那块丑石里。

不是要那块丑石头,要的是飞入丑石里的鸟。那块丑石长的像厕所。在给傻爷刻名字的时候,是竹笋最看不上的一块石头,给傻爷刻了名。

说起来,这块石头,也是竹笋的。竹笋捡来这块石头,只是想找出,它到底丑在哪儿,才把它捡了回来。他没有意识到,美丑都是相对而言,没有这块丑石,显不出其它石头俊。

丑石再丑陋,因为神秘的金丝鸟飞进,也成价值连城的宝贝。竹笋一边追傻爷,一边心里翻腾,怪罪自己,看走眼了这块石头。

“我的石头!”傻爷把丑石抛向空中,跑开几步,接住落下的丑石,继续跑。

竹笋后边追,傻爷围着院子里的老古藤转圈跑。

竹笋快要追上时,傻爷继续抛丑石,丑石头还是落在傻爷手里。

竹笋攥紧自己的俊石头,紧追不舍丑石头。

突然竹笋转身,迎着傻爷,我还抓不住你个傻瓜!

傻爷不停脚步,冲竹笋加速,心里厚植“厚颜无耻!我撞碎你,让你206块骨头散一地!”他满脸怒气,全速冲向竹笋。

这股怒气很有力量,尤其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一点熊包蛋都不能显!

与人为善点说,傻爷这股冲劲儿,不撞碎竹笋,也会把竹笋的脊柱撞错位,让他瘫痪不起!小样滴!

傻爷的怒气被打脸,“噗”的一声被竹笋撞飞,砸在房墙上。他立刻把丑石不知所措地抛向前方空中。傻爷这一大把的冲量,就这样善良地泄气在眼前,情何以堪啊。

他被爬在房墙上的古藤弹回,跌坐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嘴里不停地说:“我的石头!我的石头!不带这样的!你这个杂种操地,敢抢我的石头!”

竹笋看见丑石快要飞过头顶,立即把手里攥着的神石略微瞄准,抛向丑石,去拦截丑石。

竹笋根本就没有瞄准,谬之千里,方向相反!不过呢,神石就是神石,向后喷了一股白气,那石自动拐弯加速,直冲丑石而去!似大公鸡追击母鸡。

“嘭”的一声,两块石头“碰瓷”啦。

竹笋心里也“嘭”的一声,他心喜自己咋就这么准呢,心里掠过“原来是我的,现在还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别人暂时保存,不要以为就是自己的,啊哈物归原主嘛”。

闪光!忽然一闪,两块石头在空中冒黑烟,一团黑烟包裹了两块石头,从空中向下滚,拖着黑烟的尾巴,落向九仙女。

冒着烟,砸死来历不明的“妖精”,不是坏事。

二人再看九仙女时,九仙女已经被黑烟淹没,只见黑烟,不见九仙女。

黑烟滚滚,团作一团围着九仙女旋转,空中的黑烟尾巴,也向黑烟里扎。傻爷嚎啕大哭,喊着“李桂花!李桂花!”,扑向那团黑烟!“李桂花”就是不被黑烟吞没,也被黑烟呛死啦!

竹笋跺脚“我的神石!我的鸟!”,陪了他五十五年的,他自认为的已经存在130亿年的“神石”,这一撒手咋就黑烟滚滚了呢?

竹笋气的尿裤,脑子里落下大片飞灰。他一屁股坐进傻爷放在石墩上的朽木盆里。盆里有水,竹笋感觉冰凉,不过他立即清醒,立马站起来,兜起一屁股凉水,跑向小鱼坑边。

他现在已经不是从坑边出山没出去,被破盆挡了回来的老态龙钟的竹笋,他已经是个打个饱嗝,都能震天响,充满激情的不可思议的大能!

虽然打仗还没啥招数,但豪情满满,说一句话,瓷碗都得裂好几道缝!

谁知道水丫头在屋里干啥呢?白丁从门里溜出来,在院子里张望,不知道要玩耍什么,看见一个叔叔,裤裆里哗哗漏水从门前经过,就跟随过去,他感觉这个漏水叔叔不错,有玩头。

姚前已经把最后一米河床填满树枝,正扛着一株粗细适中的毛竹,胸有成竹地踩着水里的树杆,走向天蛋。

他一边走一边高声自编自唱:“天蛋是我的,天蛋是我的,天蛋就应该归厚德载物的姚前先生所有啊,天蛋啊天蛋,快让我摸摸你的脸,摸摸你的脸,拍拍你的小屁股……”

竹笋站在刚才姚前“砍”过的毛竹丛后,看姚前这个贪婪鬼的一举一动,他脸上掠过一丝冷笑。

在毛竹下有一根铁棍,是原来他砸在河边拴牛用的,姚前用这个“砍”竹,看竹的“砍”痕,是一刀砍断的,铁棍当刀用,没有一定的速度,难成!

他知道姚前也变得强大了,虽然他自己丝毫不知自己怎么强大的。自己强大了,不要以为别人还在原地踏步,刻舟求剑,郑人买履,那就愚蠢啦。

他悄悄靠近,手里攥着鹅卵石“导弹”,准备一弹毙命姚前。

他胆敢在他83岁时,也就是三个小时前,还是个老家伙的时候,用树枝抽他的饱经风霜的,不知道飞出多少脏污的,宝贵的老屁股,真是活的腻歪啦!

姚前把竹杆伸进水里,正要撑杆跳到天蛋上,以求履行“摸到天蛋就是自己的蛋啦!”的规则。

姚前刚离开水面一米左右,竹杆的弹性弯弓,刚要到弹伸的拐点,只听“嗖”的一迹破空声,接着一声脆生生的“咔!”

竹杆断了!

“不可能!”姚前惊呼。

“不可能!”竹笋惊呼“我打的是姚前的太阳穴,不是竹杆!打断竹杆本非吾意!”有时候,天不随人意,不服不行。

姚前落到自己的铺就的树枝上,干啥都没有白干的。姚前极其怕水,自从他八岁时差点溺水身亡,就开始惧怕水,甚至喝水时,都小心翼翼,生怕被水噎死。

树枝好像有灵性,把他抛物线式的弹上岸,免得他这个旱鸭子落水溺亡。

姚前向前轱辘,马上站起来。

还没有站稳,竹笋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他屁股上。

姚前一个趔趄趴到河边,一个细树枝扎进他的右脸,他紧紧抓住一根身边的树枝,趴在地上回头看,见一个青年站在自己的后边,手里拿着那根他刚才用来“砍”毛竹的铁棍。

姚前趴着不动,装出一副可怜样地说:“你认识赵牙子吗?”好像赵牙子是掌管天宇的大神,是日出还是电闪雷鸣,是雨后来一道彩虹,还是让天雷劈死谁,赵牙子都说了算。

“哼!哼!”竹笋打着鼻腔“我不认识赵牙子,我认识水丫头!”他撤掉怒气的脸,嘲笑道“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是谁被衣冠不整的水丫头,用竹扫把儿赶出院?老流氓,丢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