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23章 简丹

第23章 简丹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409

一只虎过来,拍竹笋后背,竹笋浑身不由自主地筛糠,哆嗦成团。

姚前看见山蝲蝲蛄哆嗦,就想走近看看这个蝲蝲蛄长的什么熊样,他闻到一股味,就捏着鼻子离开,嘲笑道:“胆小鬼!你哪儿还有个人样!去到河边洗干净,再回来给我提鞋!”

他过去拍虎,说了石上同样的话,这第三只虎摇着尾巴,围绕他转了三圈后,走过去,同那两只虎并排。

三只叛徒虎,瞪着眼一起看向姚前,那眼神,好像是说:领导!有任务尽管安排,上刀山下火海,有我们三虎呢!

姚前对虎态很满意,连连点头说道:“谁可骑?”他看着三只虎。

那只在下边咆哮的虎过去,卧倒,姚大宇袖劈开,他那瘦的如麻杆一样的腿,骑了上去“威风,就是威风!这有可能是谁送的礼!尼玛的,看我当宇天的领袖了才送我,嘻嘻,早送啊,我也许提拔提拔你!”他忽然想到“我儿赵牙子啊,你在哪儿?”

姚前一指另外两只虎:“你们俩前边开路,走,我们去给‘天蛋’盖个章。谁的就是谁的,归根结底还是我的,全尼玛是我的,包括天上飞的天鹅,还有地上的癞蛤蟆!”

两只虎同时向前跳跃,气势非凡,直奔“天蛋”而去!

姚前哼唱起来:“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中用,从今以后啊,无论大小事,都是姚宇袖说了算啊,啊,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好呀么好日子,啊,啊…一印走呀么走天崖啊,走呀么……”

姚前傻b可踏马走远啦,竹笋跑到河边,快速脱下衣服洗,河水是热的!

他把裤子洗了洗,安慰自己:“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这样,我不过是哆嗦哆嗦,排一些污染我身体的东西,也许别人早就吓得背过气去啦,我还是很棒的!不因‘排污’就小看自己,这也是熏走敌人的有力武器嘛!”

他抖抖裤子,尽量把水抖出去,刚要穿,忽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并且不偏不倚,双手抓住他的软丁丁。

“天王老子啊,是妖精抓了我,天会亡我?”他胡思害怕,慌忙丢掉裤子,去掰开那双细嫩的手,他害怕是河妖要吸干他的“精气神”!

“帮帮我!帮帮我!哎呀,啊!我的肚子痛!痛!”

他听出是水丫头,这才放心,是人就没事:“水丫头你松开!我才能帮你哦。”抓哪儿不好,偏偏抓他哪儿,不过,也就他哪儿突出,易把握,如攀岩,首先抓住突出物。

水丫头松开,倒在地上打滚:“啊!啊!啊!”一边打滚一边“啊!啊!”叫,她的肚子鼓起来很大。

竹笋马上意识到水丫这是要生孩子啦:“往河里去!往河里去!河水是热的,在水里生不那么痛苦!”

水丫头滚进河里,脱掉裤子,枕着河边的一块显眼的白色羊脂鹅卵石,鼓着肚子在河边吭哧半天,一声“笑”,接着是一串笑,打碎了我们的认知,践踏了我们古老的记忆。

这孩子从河里冒出头来就笑!尼玛,又来一个小妖!

这孩子一钻出娘肠子,就游泳!尼玛,还是个水妖!

这孩子爬上岸,站起来就会走!尼玛,还是水陆两用的妖精!在河里会游,在陆上能走。

这孩子走了几步,看着惊呆的两人呵呵笑!尼玛,还是个情商高的妖!

这孩子笑就笑吧,还开口说话!尼玛,还是个会说人话的妖!

她指着水丫头:“你是妈妈”!天啊,这不是妖,这是人精!

这孩子认识自己的妈妈不新奇,她指着竹笋:“你是大爸爸”!天啊,出来就会排辈分,这不是妖,这是天才!

综上:希望这孩子不是个妖精,千万不要是个妖精!是炸碎你的三观的人精最好!

其实,对付妖精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弱小的时候,一棒子打死!竹笋捡一烧火棍子,藏在身后,走向孩子。

竹笋心里合计,小鱼坑村,当前就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把水丫头的肚子搞这么大,而且还生出来!定是妖精在此,兴风作浪!

竹笋走了几步,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想起,只要小渔村来一个小女孩,那就“乾坤”俱到啦!这是要变天啦!男孩,定为妖,是妖就要毫不客气地,一棍子棒死!女孩,留下!他大政方针已绘就,就等着机会,一“针”扎下去见血啦。

“你是男孩还是女孩?”竹笋问,他把藏在背后的烧火棍,攥了攥。

“女”她说“你快穿上衣服,真羞!”

这时竹笋才知道自己从河里洗澡出来一条布丝,也没挂,就被人“抱”住,他“啊”了一声,迅速蹬上裤子,穿了上衣,立刻人模狗样儿起来。

他又激灵一下,接着打了一个冷战,他急忙摸上衣内兜:“哦!还在!吓死我啦!”他的黑纸本还在!

他向天蛋方向望去,一个巨大的银灰球,把他们本属于家的地方罩住,他们已经无家可归啦,他的卦画啊!他又要哭,他硬是把转圈的眼泪“咽”回去啦。

“白丁!白丁!”他忽然想起抱着竹睡觉的白丁,他向四周看,有几株竹子倒在河岸旁,他跑过去,白丁没在这丛倒下的竹子里“白丁!白丁!”他边喊边寻。

水丫头听见竹笋喊白丁,自己也喊白丁:“白丁丢啦?”她从河里急忙出来,刚走几步,就头昏眼花,立即瘫坐在地。

“妈妈,妈妈”本来到处乱走的小人精,来到妈妈面前“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

“妈妈没事,一会儿就好,你别乱跑,坐妈妈身边。”水丫头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

小人精很乖,她坐在妈妈身边不语,但小手抓着妈妈的腿,好像担心妈妈抬腿就会跑?

“李桂花!李桂花!”傻爷沿河来找李桂花,头发直立蓬乱,衣服好似被人撕成一条一条的,风吹来,像飘带。

傻爷奔过来,以为河边坐着的是李桂花:“原来你在这儿,这让我找的,上天入地!”傻爷保准也被那股邪风吹上了天,掉下来啦,还在找自称九仙女的“妖精”。

水丫头头里嗡嗡响,头晕。她埋着头,无心理傻爷。

傻爷搬起水丫头埋着的脸:“哦,是水丫头,不是李桂花!你怎么啦,为啥脸无血色?”

小人精,伸出小脚蹬傻爷,说道:“我妈生我累的呗,你真傻。”小人精呵呵笑。

傻爷是傻,想李桂花想傻啦,心里只有李桂花啦,旁边坐着一个小人儿,他愣是没有理会!

“小孩儿不要瞎说,你当我傻啊,小孩生下来不会说话,只会哭,也不会坐着”傻爷眼神此刻盯着这个小孩儿看,心里有一种即不安又兴奋的情感爬上脸。他有很大的进步,没有把这个小孩,当娃娃鱼。

“傻爷,你给小丫丫起个名?”水丫头有气无力地说。

“简单,简单,这事很…”傻爷嘴上这样说,脑袋却摇头。

“好吧,就叫‘简丹’吧,这名也和白丁一样好听,易记”水丫头说完,就昏倒在地。

“妈妈!”

“水丫头!”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