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24章 去盖章

第24章 去盖章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434

姚前骑着头上长角刀的似马非马虎,直奔“天蛋”落脚的河坑。

他骑在虎背上,有了新思想,他非常明确地提出修改:把原“谁摸到天蛋就是谁的”修改为“谁用宇印在天蛋上盖上章就是谁的!”

他为自己的英明修改,得意地笑啦,笑意以前没有过,笑意里有嘲讽,征服,胜利,继往开来,非我莫属之意。

他想到自己跳崖时,宇印失落的情况,他忘了自己哭喊着“救命”那一段,高度评价山蝲蝲蛄道:算你小子识相!料你也不敢抢我的东西!有章在我手,盖上你,尼玛你就完蛋,就会变成一桩瘪痴歪嘴的泥塑。

不过,他又想,要是万一他抢走啦呢?以前没有发生的事,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

他夸自己一句“我这个机灵鬼啊!”他立即又做出纠正:把“谁用宇印在天蛋上盖上章就是谁的!”,改为:“谁用宇印在天蛋上第一次盖上章就是谁的!”,以前说法废止。

明确意思为:只有第一次盖章有效,第二次,乃至以后盖章无效!经过这次纠正,他很满意。在精神上,再也没有人跟他争,他说出来的就是逻辑严密的天条。“这个天蛋是他的!”将与宇宙永远同辉,从“道义”上说,永远永远是他的!

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都带玩儿,天条对谁都适用。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让你们乐呵乐呵。他清清嗓,马上对万物宣布:“谁用宇印在天蛋上第一次盖上章就是谁的!”

都听到啦,都明白啦吧!好,那就执行,公平、公正、民主。

“吼!”

“吼!”

前边走着的两只虎原地踏步,发出两声吼叫,坐骑也突然踏步,他差点跌落下来,蹦蹦跳的心窜到嗓子眼,眼珠子一瞪溜圆,额头汗珠顿下,“尼玛,啥情况,啊?”

他抬眼看,十步以外,巨大的银灰石。挡住了去路!

这地方本来没有石头,若是天上落下来,若是山顶滚下来,此地也便有了石头。石头就是石头,没啥了不起,无论是什么,都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遇山劈山,遇河搭桥,何况一个灰不啦叽的破石头呼!还以为是什么大神挡路呢,原来是一枚“小”石头,嘿嘿,可笑!

“后退一百米!”姚前当机立断,命令三只虎道。尼玛地,只顾低头走路,深入思考来着,没有抬头看路“哼哼!这下玩点刺激的!”

“冲啊!冲啊!”他挥手当摇旗,然后伸出一个手指,豪气万丈地直指前面的破石头!

三只虎得令,如出了枪口的子弹头,飞向银灰石,一跃而上银灰石那还叫个事儿?无限风光在石上“冲啊!冲啊!”他用手指当枪使,嘴里“啪!啪!铥!铥!铥!”地射击。

“轰!”一声,只见一只虎,冒一光泡,一闪,就踪影全无。

“轰!”另一只虎同样毫无影踪。

“咚!”的一声,姚前骑着的虎撞在银灰石上,虎人分离,弹回来路。

“啊!天王祖宗啊!”姚前这名宇宙的领袖拼命高呼“不要摔死我啊,我乃大名鼎鼎的宇袖,我还想再活五千年!”在一个位置上呆久啦,以为自己很伟大,最后往往会变成他人前进的拦路虎,或者害人精。别人看到的往往是貌似伟大。当你觉得自己很伟大,当你不经意间听见,自己也放了一个俗人放过的屁时,至少提醒你,对他人的傲慢要谨慎。

姚前脱离虎背,撞在一丛竹上,竹又把他弹到银灰石上,他“哎呀哎呀”叫,很失宇袖风范。

银灰石很不尊重宇袖,简直一点儿“眼力见儿”也没有,情商低的,让别人叫苦连天,把宇空如此之大的伟大“宇袖”,重重地摔回地面,啃了一嘴泥。也许那泥处,还有不睁眼的兔子撒过尿。

可姚前不是一般人,意志顽强,信心坚定,死心塌地地,抓住宇印的蓍草柄不放,印落地反抽,恰扣在他头上。

姚前嘶哈嘶哈埋头在地上拱了半天,才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他恐惧“不会吧?我不会是鬼吧?土味这么重,尼玛还没活够呢,一个响屁还没来得及放,这就入了地狱?”

他弯胳膊伸手想试试鼻息,正好把扣在头上的宇印翻开,一片光明射进来,他呜呜哭起来“天堂我也不想去,我只想从小鱼村起步,当个宇袖!”要求不高,不过就是万物听我的!

他边哭边试鼻息“有气!我尼玛还活着,活着!”他立马站起来,划啦着脸上的泥土。牙有点痛,一模,门牙掉俩。

姚前感到窝囊,大地没有给宇宙的领袖一丁点面子,敢把宇袖的门牙磕掉俩!真是不可原谅!

要是他不需要脚踩着这块地,他就会痛下决心,把大地消弭于天宇,变成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还会让你们像现在这样聚集在一块,来挫宇袖脸!来拔宇袖牙!不像话!

当然,姚前聪明的很,他不因为闭眼时什么也看不见,就把眼抠掉摔抛。

只要活着,姚前就信心百倍,他挥了挥手中的宇印,还是那样顺手:呵呵,宇印在,什么都好办!君子乃善驾驭外物也,厚德载物,非我莫属。

“饭要亲自吃,才不饿,厕所要亲自上,才痛快”,这是姚前自己的高大上语录。他初次悟道这条语录时,激动的一夜没合眼,每根头发都直立,盛赞自己这条伟大的智慧发现。

他把自己当初这条大发现,教导众人,遭到了愚蠢的竹笋的嘲笑,遭到了老古董东方复星的挖苦。

就连傻爷也讽刺道“厕所里的东西不能吃”,这是什么不三不四的话啊。

不依他而行的水丫头,也胳膊肘往外拐,说什么“不能在厕所里吸溜吸溜喝稀饭!”有些资源闲置不用,她不依我,傻b玩意缺心眼!呵呵,她的胸,呵呵,她一走扭嗒扭嗒那样…

这都是什么素质啊,也就是在太阳下混个热闹,太阳一撤,立马冰凉。稍稍高大上一点儿的,就混沌不懂啦,愚蠢的蠢货们,二分钱一斤都太贵啦!铺马路都嫌咯脚。

“咚!”他忽然想起自己撞在银灰石上的那一声响,这种响,说明这石头里边是空洞“对,是空洞!”

“空洞?”

“蘑菇蘑菇→大蘑菇!”

啊,哈哈……小天蛋→大天蛋!姚前当前又悟道一个重大发现:刚才他撞到的是河里的天蛋长大啦!如小蘑菇长成大蘑菇那样长的疯快!

他在灿烂的阳光下,他兴奋地跳起了大公鸡护小鸡,跟老鹰打架舞。太阳是老鹰,他自己的影子是小鸡,老鹰是无法抓住他身后护着的***的!

跳美啦后,他朝宇印哈哈气,嬉皮笑脸地、轻佻地、垂涎三尺地走向银灰石-天蛋,将要盖上第一次“宇域封印”。哈哈,只需一盖,这个会长大的石头就归我啦!

他浮想联翩,里边有金山银山千千万,有无数绝色美女向他抛来,抛不完的媚眼……

姚前走到银灰石前,豪气万丈地,兴奋地闭起眼,似初女第一次打破藩篱,开门纳贼,舍身取“义”,抡起宇印,就待听“噗嗤!啪啪…”的爽人的声音……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