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第25章 遇见白丁

第25章 遇见白丁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02

“谁?找死!”姚前的宇印高高举起,停在空中,有人骑在他脖子上,用力向后拉宇印“活腻啦!”他吼道。

“呵呵…”白丁骑在姚前的脖子上,用中指钩住一根宇印柄“姚崴崴,不要破坏家园啊!不要乱涂乱画!”

“你叫我什么?”姚前再使劲,也无法把章盖下去“你是白丁?”

“竹笋说你是搅屎棍,姚崴崴,呵呵”白丁在他肩上蹲屁股“姚崴崴,驾!驾!”白丁把姚前当作古道西风那匹瘦马骑。

姚前紧紧地抓住宇印,但有一股力量,宇印脱了他的手,掉在脚下。他摇晃肩膀,试图把白丁甩下肩,他心急火燎地用脚踩住宇印,生怕他长大长腿逃之夭夭。

这个小杂种,屡屡破坏我的“天规”,今天我一定想办法给这小兔崽子盖个章,让他固化成石头,变成化石,变成木乃伊,变成我的智能痰盂,开合看我的意思。

“白丁大侄子啊,你下来,我们做个游戏吧,好不?”姚前语气少有的柔和,哄白丁下来,别粘在他的肩上。他的肩,那是一般人能踩的?他自己的脚丫子都没有舍得抅上去踩。

“游戏?什么游戏?”

“看见我脚踩的石头了吗,只要我拿着它,对着奔跑的兔子一挥,兔子就停在哪儿不跑啦,就像照片一样定格,停留在那一刻的姿势,跳跃在空中,它也不掉下来,好玩极了!”

“真的吗?”白丁迅速从他的后背上溜下来,在他身后抓着他的瘦麻杆一样的蚂蚱腿不放,探头瞪大好奇的眼睛“这个我要啦!”伸手就要拿。

姚前迅速打白丁的手“小孩不能拿,一拿就烂手!”

白丁迅速抽回手,眼里发出一束光,白丁不知怎么回事,只听到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声,那宇印就开始升温发红。

姚前“嗷”的一声“热!快跑,要爆炸!原子蛋啊!”姚前跳着高跑开“什么情况啊,这是!尼玛挨母西方!能量大啦去啦!”

白丁被姚前这么突然后跳,带得仰面朝天,穿着的开裆裤立马露出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丁丁指向天,老笑哈啦。

白丁立即站起来,朝要着火的所谓宇印赐尿,一股白雾升腾:“着火有什么啊,水浇就灭啦,你妈小时候没有教你吗?笨蛋!”白丁哗啦哗啦尿,人不大,家伙够号,如抽水机滔滔不绝。

姚前看见宇印不在铁红,白雾渺渺,气味难闻。现在不取,更在何时!

他一个箭步过去,去雾里抓取宇印,这个宝贝不能落入任何人手里,有宇印在手里紧握,他还活的人模狗样,没有就是行尸走肉,无法对万物发号施令,那可是及其悲惨的事,想想都要爬树上吊。

他顾不了气味难闻,他低头抓取,挡了水路,喷了他一脸“哎吆!还这么热,烫!”他无法拿起宇印,赶紧在旁边抓取两块石头,跪地去隔着石头“抱”宇印。

哗啦哗啦,白丁的“水”洗了他的头,流进他的脖梗子,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钻进他的鼻孔里,白丁闭着眼只管喷“水”,好像他憋了很久似的。外排的痛快在他幼嫩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

白丁完事,白雾退去,一个鸡蛋大小的印章扣在地面上冒着金光,白丁“咦?”了一声:“宇印减肥啦!”

姚前迅速摸了一下小印章,他烫怕啦,感到已不热,就紧紧地抓住想拿起,不顾满脸什么味,那都不是事儿。一枚方便携带的宇印,姚前心中的欢喜胜过新婚首炮。

可是他的脸蛋紫啦,脸皮凝啦,神情呆啦!他怎么使劲拿也拿不起本来,看似很轻的宇印。他使出吃奶的劲,还是徒劳!

白丁看着他吭哧吭哧使劲,愣是拔不出一个小“萝卜丁”,白丁嘿嘿地笑的稀里哗啦。

笑过后,白丁从裤口袋里摸出一根银绳,戴在脖子上,他低头晃了晃银绳,那枚印章好像收到什么命令似的,叮的一声,一道白影从银绳飞出,绕着印章转了三圈。

只见那章有了神情,似乎眨了一下眼,吱吱鸣叫飞离地面,“啪嘎”一声,那印章便吸在银绳上,嘤嘤一声似是撒娇,变的小且玲珑,闪了一下,然后呈小枣状。

白丁低头摸摸,嘻嘻乐,落泡尿都能浇出个宝贝来,太好玩啦。

姚前目瞪口呆,想不到面前这个小儿处处与自己作对。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尿到他的脖子上,还踏马变成令人馋涎欲滴的小枣,这天理何在!

这个小杂种的举动,就是个小妖精,消灭妖精那是替天行道,作为宇袖,就更加责无旁贷。除妖兴良,天地可鉴的情操,如蚯蚓般爬在他的嗓子眼里,姚前顿觉使命在身,责任重大。

姚前虽然看到白丁有神性,但在他宇袖的眼里那都不叫事,他不是也有过能领导石头军的神性来着。现在小鱼村是新世界,说不定哪时哪刻就有什么以前根本不知的本领加身。

本来几个80多岁的遭老头,突然都年轻啦,这本来就不可思议。有意思的是,从80多岁变成20多岁,他还是追求他20多岁没有追求到的东西,没有实现的东西,不忘本心哦!

本来傻爷那啥多少年如一日,都是软塌塌的,现在硬的能钻进页岩石,能把石油抽出来!

不过这个本领就怕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没有发挥更大的作用,就不灵啦。机会难得,得了快用,不用作废,优质期短。

现在他把白丁看做是一只蚊子,吸了我的血,就要拍死它。打蚊子也非容易,必须稳准狠!宁可犯引爆氢弹只为杀死一只蚊子的错误,也要把白丁小b崽子拍死!

他把右手伸进口袋,摸着一块他认为“跟自己不错”的大能石头,左手划拉脸上的“水”,留在脸上太招骚,然后假装呜呜哭“富贵就在险中求!”他暗中使劲。

然后突然朝白丁的后脑勺狠狠的砸去!哼哼,这下,不是脑浆迸裂,至少也是昏死过去,至少脑袋上长个紫茄子!宇印当然还是我的。这宇印小巧,易藏,不招摇。不但携带方便,还能出其不意地盖章,一举成就乾坤,想想就来神啊!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