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0044 对击锤

0044 对击锤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73

说来也是巧合,姚前被石头埋,莫名其妙浑身痒,脱掉衣服散痒痒,然后全身有了一身龙鳞,而简丹发出来的“银针”是小龙鱼骨刺所化,打在姚前身上,莫名其妙地增长了他的鳞,加持了他的装备。

不一会,姚前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他还算有良心,假惺惺地千恩万谢金牛的慷慨大器,格局大,说以后将常来常往。内心却板上钉钉地给金牛打上“这么好喝的奶只许我自己喝,别人喝都是浪费!都是罪过!”的标号。

他迈着方步,面露微笑地走向竹笋,他可能想摆出气宇轩昂,格局比天还大的样子,可是不像,一迈步一投足,一丝笑,还是和土鳖严丝合缝!

老远他就看见竹笋浑身不住地筛糠,他心里乐开了花,他万分愿意看到,别人害怕他的样子,这是多少年来,第一个见到害怕他成这样的人!作为一个男人,这是多么开心的事啊!

可见他的气势和威力这得有多大的暴涨啊!他得意的什么是的,一万个“点赞”钻入他的屁挲,来到他的指挥中心,他很受用,虽然千万个粉丝都是自己制造的,但以假乱真,盛赞入心,他还是贵族一样的高兴。

“好!很好!你一直在等着向我汇报,白丁在哪儿?快说吧!看见了吧,他们向我身上泼脏水,我都没有介意,这是多大的胸怀啊,多大的格局啊,震撼天宇啊!说实在的,宇空星星亿亿万,不得都有个地方转。你看吧,金牛活的好好的,小丫丫也在你身后,天真无邪地蹦蹦跳跳!不必害怕,我不会吃你的!”

“是的!”竹笋浑身哆嗦的那个熊包样,看到姚前走来,哆嗦的更厉害啦!

姚前装b嘚瑟地,装出黄鼠狼给鸡拜年地祥和样,离竹笋越走越近……

爆然!竹笋迅速祭出那根曾经绑过姚前的绳!不要迷惑我,狗改不了吃屎!

那根绳好像很喜欢姚前,是久未蒙面的老朋友似的,立即灵性十足地缠在姚前身上,迅速像一条蛇一样,把他从上到下缠绕起来,这是亲不够啊,这是见面就撒娇啊,尽情地在他身体上九曲十八弯!弯弯环环,环环弯弯!

这时,竹笋已经站起,一股力量在他身上,已经整装待发,无数“竹笋”已经鼓角争鸣,就等一声令下!

他手里还拿着一张黑纸,黑纸上画有一对对击锤,力量能击碎一座山!对击过程中,只要竹笋不差力,可以电闪雷鸣,力达无穷!要一举除掉姚前这个恶魔!就是自己断几根肋条,也值得!

姚前除了穷凶极恶,想尽办法要吃人,就是眼到之处的东西,都是他的。他把星星都标上了号,号称晚上所有亮着的星,都是他家后院的启明灯,都是他在若干年前,放到天上去的!

他有极强的占有欲,什么东西不能让他看见,看见就说是他的,在你这,分明是偷他的,是个不可救药的祸害!

“哈哈哈…我对你和颜悦色,你却对我阴损至极,不知好歹的东西!”姚前气势暴涨,那根神绳,虽然形式上捆住了姚前,但始终离姚前的身体有十厘米的距离,无法接近龙鳞!

只见恶魔姚前,在腰部拔出一个鳞片,但无法伸开手,向外扔,受到束缚,也就没有任何威力。这时姚前喊道:“飞旋锯轮,割向我!”

姚前手臂在狭小的空间,把鳞片尽量向外扔,鳞片慢慢在大腿上部飞,幻化成馒头大小的圆片,圆片飞的速度如鸡毛,这那是飞啊,这是飘~!“尼玛!圆片,快化作旋转锯轮,割断我身上的绳子!”圆片左右晃了晃,还算听话,变换出三个稀不拉叉的尖齿,尖齿软弱糖稀,软而不挺,圆片速度还是飘!

“尼玛,不带这样的!主人在生死关头,你踏马还在旁边飘着玩!气死我啦!”姚前在绳子里急赤白脸地训斥那片在外飘的鳞片“我死啦,毛之焉附”,姚前临死前还拽词!

小丫丫,则想跑过去,欲抓住圆片玩,竹笋一把抓住她,不让她去:“我要!我要那个圆片当镜子!”简丹倒是能想。

“哈哈哈…”竹笋看姚前化出的锯轮,消极怠工,不给恶魔姚前争气的样,一直严肃的脸,再也无法忍住笑“哈哈哈…”,这一笑不要紧,相当于给黑纸上吹了三口气,那对画纸上的对击锤,“呼嘎”一声祭出,一个向东飞,一个向西飞去!

神奇的是那对击锤,好像中间连着弹簧,飞了相互距离二十米远,立即反拉回来,相向而飞,并且相互能平行移动。

“完啦!完啦!现在还不是时机,失误,失误啊!”竹笋赶紧想出应急对策,凝神看向威胁并不大的圆片,对击锤会意,心有灵犀,对准圆片,砸碎它!

“嘭!”火花四溅!然后对击锤又反向而飞。

圆片冒火变大,旋转明显加速,而且生出许多新尖齿,锋利明光闪闪!

“嘭!”又是一下,这次对击锤,应该把圆片击碎了吧?!

大错特错!圆片吸收对击能量,呜呜鸣叫,似乎自鸣得意,加速飞向姚前!

“哧啦啦…”尖叫的割物声令人心碎,姚前笑的眼睛又挤到了一起“天不亡我姚前,基巴锤子有个蛋用!有用也是给宇袖用的!这回我再给你山蝲蝲蛄一点机会,我不姓姚!”

竹笋看到大事不妙,立即催动对击锤,夹击姚前恶魔!砸碎他的猪头狗脑!

绳子被割成三段,明显向姚前的下半身落,此时姚前上半身活动自如,拔两片鳞片,各自祭向相向而飞的锤头!

锤头力量不弱,夹击着两片鳞片幻化的盾牌,相向而行,东西夹击到姚前的太阳穴前,只一厘米时,再也无力克服盾牌的斥力,“咔嚓”一声滑落!

姚前已经吓呆啦,他以为自己还没有当够“宇袖”,还没有蹲到太阳表面,烤自己挚爱吃的羊鞭,就这样被一泡猫尿浇陨落啦!尼玛,世事无常啊!还有公理吗?

他以为自己死啦!摸摸耳朵,摸摸鳞片,还铮铮响“尼玛,我还活着!”他立即大神来临:“哈哈哈…给宇袖身上泼脏水,扎死穴针,大锤欲想砸碎宇袖的脑袋,一切妄想陷害宇袖的邪魔歪道,都会破产!哈哈哈…”

锤头滑落时,并没有直接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了绳子上,绳子打了一下卷,就缠住了锤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