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神画画 > 0046 我说

0046 我说

书名:神画画 作者:给太阳洗澡 字数:2172

他们不管这些,一口气跑进神洞,紧跟着,“咚咚咚”三声有什么很重的东西接连砸在神门上。多亏关门及时,否则,不知道砸到谁!

他们哈哧哈哧喘,这时白丁也懵懵懂懂的醒来,听到他们大喘,猛然睁开亮眼:“怎么回事?有什么情况?”

“那啥…那啥,姚前成精啦,他,他是个,是个大魔怪啦!”张石影惊魂未定地说。

白丁看向竹笋,竹笋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经历啥啦,说说所见!”白丁看着惊魂未定,满头汗珠的他们。

“那啥,黑幕,就是一个黑幕…”张石影结结巴巴。

“你走后不一会儿,天突然黑啦,一个黑幕…”竹笋说着“降…”

“我说,我说,你们都别说!”小丫丫急忙争夺发言权。

“好!先让小丫丫说”白丁看着可爱的妹妹,顿时有一种守护的责任降临。

“这就对啦!啊~啊”小丫丫先打了一个官腔“天黑,三个光圈讨好我们,为我们照亮,二爸要被砍刀杀,‘啾’的一声,砍刀成灰,天从四圈亮,魔怪姚崴崴,身上挂满闪闪亮的小镜子显身,我奶娘给他喝奶,我趁机跑竹笋哥哥哪儿”

竹笋听到小丫丫把他叫“哥哥”,一丝笑容爬到耳根哪儿,那一丝笑容有点婉约,如没有煮透的面条。

“竹哥哥吓得浑身哆嗦,扔出一根捆妖(姚)绳,捆住了大魔怪,竹哥从一张黑纸里掏出一对打铁的锤子,一对打铁的锤子飞向姚崴崴,姚崴崴变俩铜鑔(实际是盾牌)阻挡,只听俩锤子,小声说道‘打铁还需自身硬’,就把两铜鑔打到姚崴崴的脑袋上!”

二爸张着嘴巴听呆啦,他无法理解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多词,这都是从哪儿落到她嘴里的呀!

“呵呵,这小孩真能编,我咋没听见俩锤子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呢!”竹笋疑是这个小人精,是仙女落人间!

“姚崴崴脸红,锤子把他的脑袋当成烧红的铁块啦!可是大事不好啦,铁锤没有把他的脑袋打的火花四溅,自己滑落啦,啊~啊”小丫丫故作惋惜“啊~啊~”又在故弄玄虚,

“没想到断了的金光绳子,吃了铁锤,呵呵呵…又把姚前捆住啦!姚崴崴说天上的星星,都是他的,是众星大咔。二爸用石头砸他,他把石头吃啦,妈呀,大魔怪就喷黑雾,我们就跑啦!”

“说的好!”白丁看看竹笋,看看还张着嘴满脸惊讶的二爸,他们俩化过神来,立即鼓掌“基本是这样”竹笋一边鼓掌一边这样说,他俩“五味杂陈”的,不是小人精的“报告”,而是这么小的小不点,就这么能说话,这要是再大一点,成为“大姐大”,不在话下!

“哇哇…”小丫丫忽然大哭“奶娘金牛没有回来!我要去救我的奶娘,我不让大魔怪吃啦她,哇哇…”简丹哭闹着往外跑!

三个“大人”还不知道咋回事,就听简丹已经“嘎吱嘎吱”推门,门根本推不开,随着门来回晃动,门外还“咚咚”响。

三个“大人”跑过来,就听门外“哈哈哈…胆小鬼,屁滚尿流的逃兵,藏进狗洞就以为神通广大、厚德载物的宇袖,揪不出来你吗?白丁,快把宇印从门缝里丢出来,趁着我还有好生之德,留着你们在狗洞里主动生蛆,让你们多活几天!否则,休怪我不念乡情,让你们一点骨头渣都不留!哈哈哈…骨头渣!”不知道姚前那股神经打了叉,一提“骨头渣”,好像他已经把他们嚼成了骨头渣,于是乎自摸自乐,手足舞蹈,嘴里不停地喊“骨头渣,骨头渣”,他美的好像不会说别的词。

一团浓浓的白雾从洞顶天眼的山尖“滚”下来,有一丝丝咸咸的味道。

姚前看到开始警惕,他立即打算用“电闪雷鸣”,把这团白雾化作,为他洗澡的喜雨,宇空的领袖吗,总要讲究个形象,不是吗?没办法,特么爱干净,跟我的光辉思想一样,喜欢一尘不染!今后的追求目标是,出污泥而不染。

“主人,大半夜的,叫骨头渣,有何吩咐?”那团白雾,到了洞门上方,忽然伸出一个巨大的头颅,两只眼睛空洞浑浊幽远,如同一个老头骨,一万年后忽然从坟墓里冒出来,说话声音遥远低沉沙哑,那般低沉的声音,很有重量,要是掉在地上,能把地砸个大坑!

姚前把眼睛挤到一起,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会意般的飞转,脑子里转圈:“什么?大半夜的?明明是大白天!哦,一个黑白颠倒的老糊涂神!一个恰好叫‘骨头渣’的大神,那眼神空洞,分明就是一个睁眼瞎!”

他暗自高兴,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然唤来老糊涂神,看起来,我以前官的确不小啊,是个大人物,是个当家做主的人!当前正落在凡间历练耍吧呢,体验生活呗,老鼠托木锹,大头在后头呢。

他应变说:“啊!是骨头渣啊,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进来可好啊?”

“好!主人!自从少小离家去,一直在天系江湖上混,主人有事尽管吩咐!”

“我是他的主人,好!”姚前逻辑着骨头渣的话,道:“这个洞里有几条小虫,我家三凤正在涅槃重生,马上就要成功,成功后她肯定非常饥饿,所以我来抓几条虫,等着给他吃,还请骨头渣相帮!”

“好,主人!原来是三凤重生啦哈,可贺!等一会儿,我用竹签把他们串起来哈!”

“好!等一会儿!”只见姚前,一掌劈开崖边生长的一颗毛竹,拔了一个鳞片大刀,把竹子削尖,还砍出四个倒刺,递给骨头渣。

“还是主人想的周到!”骨头渣用黑漆漆的,厚的如长城轿车轱辘胶皮似的眼皮,夹住“糖葫芦”有倒刺的竹劈,挤扁了脑袋,从门缝里拉着长长的白雾尾巴,在白雾簇拥和呐喊声中就向里头钻。

姚前啊,姚前,真不是一般人,说三凤涅槃重生,就有老糊涂神祝贺,而且还帮助“捉虫”,这是交啦多大的太阳那样明亮的大运啊!

没办法,神缘好,这以前得给诸神造多大的福啊!才换来今天的橄榄枝。姚前的思维一蹦跃到“给予”,他一阵肉疼!尼玛,我的奶酪谁也不能动!他不知道以前给了什么,但心在剧烈的绞痛,绞痛他丢失了想不起来的重大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