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霍格沃茨厨师长 > 第17章 给我上南北全席,满汉大菜

第17章 给我上南北全席,满汉大菜

书名:霍格沃茨厨师长 作者:大青枣 字数:2202

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装逼,场面快控制不住了!

z铜,z尼玛啊!初中没学过化学吗?铜的化学式是u!

张鹤扬顶着店员看脑残的目光大摇大摆走出了店门,看什么看,我可是膜法师!

其实张鹤扬也纯粹就是拿人来找乐儿的,连日里一直说着不是自己母语的语言,满世界四处转悠,这让原本是个宅男有些社交恐惧的张鹤扬心里很难受,尤其是不久前在美国差点那一场大战,甚至差点杀了人。

现在他一闭眼,那满地的血肉模糊就会浮现在自己眼前,再不放松放松,他感觉自己会疯掉的。

虽然香港不是中国香港,在哈利波特世界整个代表了中国,但诡异地是他们连北方方言都没有,却也有普通话,虽然说起来还是一股子南洋味,但家乡话就是家乡话,比听说英语舒服多了。

张鹤扬有些担忧地看了北方一眼,那是他本来的故土,在这个世界的巫师禁地。邓布利多基本上不会说谎话,而且流浪这么久,他也四处打听过,这个世界的中国大陆确实是一片禁魔领域,但凡是进去的巫师,都会丧失全身魔力出来。

要按照张鹤扬的意思,这么危险的地方,就算是自己的故土,也没有必要非得去看上一看,有实力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可无奈他刚刚一踏进香港的领土,便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意念,像是在心底召唤他似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去那片土地看看。

他本来打定主意不理,但这股感觉却一直萦绕在心头,弄得他心慌意乱。甚至张鹤扬感觉得到,哪怕自己离开香港,只要还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就会感觉到这种召唤。

张鹤扬没办法,一直心神不宁的话,连魔法都使用不出来,至于放法师技能倒是还可以,可心神不宁,也没法作战。这样下去,去不去都跟失去魔力差不多,苦笑一声,也只好下定决心重回故土。

“有二尺长的龙虾没有?”

张鹤扬这会儿可是有了钱了,挑了一家五星级海鲜大酒店,大马金刀地往座位上一坐,咧着大嘴开始要东西。

搞不好这就是老子的断头饭,能不吃的好一点吗?

“对不起先生,二尺长的没了,现在有二尺四的您看”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态度很好,服务生小声说着抱歉,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二尺大龙虾。

“哼,什么破酒店,二尺长的龙虾都没有!”张鹤扬一听勃然大怒,我这憋着**来的,要啥啥没有,这可还行?“给我来一份炒饼!”

“好,一份诶?”服务生听到张鹤扬说话,赶忙打算记下来,写了第一笔才发现,咱们店里哪有卖炒饼的啊!

“得,挑着贵的上吧。”张鹤扬看到服务生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把前世那个穷人思维带入了。可是现在不说自己有没有钱的问题,很可能吃了上顿就没下顿了,还能豁不出去钱?

于是,张鹤扬做出了人生中最奢侈的一个决定,“我就爱吃带壳的,给我挑带壳的上!”

五分钟后,张鹤扬看着桌子上四盘东西发呆。西瓜子南瓜子,一盘核桃,一盘杏仁。服务员撂下盘子,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四盘一共二百三十六。”

跟着转身就走,张鹤扬还隐隐听到低声自语道:“真是的,没钱还来五星级饭店摆什么谱,我们时间都很宝贵的好不好,要吃瓜子自己去市场上二十块钱买十斤嗑着玩儿去呗”

张鹤扬苦着脸一笑,得,把咱当吃不起饭的人了。

自讨了个没趣,本来心中就因为那时刻再响起的召唤而悸动,也没心思教训这服务员,更没心思再点一份。

留下三张面值一百、换好的港币要走,却突然发现有点诡异。桌上的东西仿佛魔力般吸引着他的注意。

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儿,这可都是中国的特产啊!而且更是传说中满汉全席正菜上来的压桌碟,味道应该难吃不了吧?

张鹤扬鬼使神差地又坐了回去,拿起一块核桃蘸子吃了起来。不远处的服务员看到原本站起来要走的张鹤扬又坐了回去,轻蔑得翻了翻白眼。就知道你个穷逼舍不得这点钱!

不过张鹤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事物,就算注意到了,他也没空去管。他只觉这桌上的核桃一入口,那股香酥甜脆的口感登时充斥了整个口腔,绝妙的口感在口腔中炸开,占领个整个舌苔和味蕾。

“好!”

一声情不自禁地叫好声冲口而出,自己仿佛看到了春天的太阳般,全身上下暖洋洋的,魔力也在缓慢地增长要知道满级可不代表蓝条也最大化了。他感到心头那血脉传承般的跳动更加强烈,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一个核桃而已。

张鹤扬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吃穿用度越“中国”,即将在这片大陆上得到的好处就越多,仅仅吃了一口核桃就能增长魔力,要是真的吃满汉全席,住江南园林呢?

不过张鹤扬这一声叫好声似乎太大了些,刚刚的服务员又转回身来,抱着膀子冷声道:“诶,我说,你是多久没吃过饱饭了,吃两盘瓜子就能叫的这么响?要是给你盘炒饭,你还不得激动的跳楼?”

张鹤扬有些皱眉,这服务员态度不能说差,毕竟是自己戏耍人家在先。但是说好也绝对说不上好,毕竟自己真的在店消费了,多少也算是个客人,你堂堂五星级的大酒店,就这么对待客人的?

“不吃了就快走,别占着桌子,这么大张桌子让你一人占了,我们还做不做生意?”服务员冷眼瞥了张鹤扬一眼,四盘小干果,打包了去门外蹲着吃就行了,还非得感受一下大酒店的排场?最烦这种不自量力的人!

“小胸弟,不是我不吃,是我想点的东西你这里都没有啊!”张鹤扬一摊手,看着桌子上的四个小碟,道:“你看看我要点好的,你就给我来这东西,不像话吧!”

“哼,你但凡说出来的我们就有,就怕你给不起钱!”服务员一拍桌子,不耐烦道,“你这种穷逼见过什么,但凡你能说出我们店里没有的菜,有一样我赔你一桌最贵的酒席!”

“好啊,那我可就说了,”张鹤扬眼睛微微眯了眯,这种被殖民过的地方莫名的优越感是怎么回事,前世的港澳台是,这一世还是?喝了一口茶水,开口道:“那你就给我来满汉全席,南北大菜。”(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