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罪者游戏 > 第二十一章 残酷的事实

第二十一章 残酷的事实

书名:罪者游戏 作者:NPC戏子 字数:3068

核心情报05

——罪者游戏中,生存是建立在死亡的条件之上。

xxxx

宁雪的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

“你说你看到了……记忆?”

宁风微微松了口气,小心地掩饰着自己右臂的疼痛,然后将他在昏迷时所见到的那个空间大概地说了一遍。

当然,他省略了一些内容。

但是那片被十三根黑色天柱支撑的空间,还有充满灰色颗粒的空气,以及可以回放的立体记忆,这些离奇的内容足以让宁雪暂时忘记之前的担忧。

“你是说,昨晚你看到了管豫平杀人的记忆?”

宁雪的眼泪已经被惊奇取代,但她显然还想再确认一遍。

于是宁风点了点头。

但马上,他的眉头深深皱起。

(昨晚?)

他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扭头旁看去——他此时才注意到帐篷帘布外已经没有了篝火的红光,反而透进了清晨时分才有的那种濛濛微光。

“我昏迷了一个晚上?”

这个问题让宁雪脸上立刻又露出担忧的表情。

她点点头肯定了宁风的猜测。

“是啊!昨晚你突然就全身痉挛,我还以为你得了什么急性病症,但没过多久你又平静下来了,跟睡着了一样。我有试过把你叫醒来,可是没有用,所以才想等早上看看有没有变化……”

“等等,那其他人呢?”

宁风脸色有些古怪:“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

宁雪一愣,随即摇头:“我是想等到早上如果你还没醒来的话再告诉他们,所以现在他们都不知道。”

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

“你说过的,暂时还不能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才没有找人帮忙!”

“嗯,你做得对。”

宁风松了口气。

灰质空间出现得太突然,所以宁风完全没料到自己竟然昏迷了整个晚上。

如果按照他的感觉来比较,灰色空间的时间应该才过了半个多小时而已,也就是说空间的时间流速起码比现实世界快了十倍。

(看来读取记忆存在很大的限制。首先催动会我会陷入昏迷,变得毫无防备;其次能力的使用似乎还会伴随很严重的副作用……)

他不由低头看了眼右手。

虽然此刻他的右手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但他还是忘不了刚才所经历的剧痛。

这次的疼痛程度比以往任何发病都要强烈——也就是说,灰质空间的出现不仅会诱发他的帕金森症,甚至还会加剧他的病变!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能力的触发条件……对了,眼镜!)

宁风立刻抬头问道:“眼镜呢?”

“眼镜?”

“就是管豫平的那副!”

宁雪怔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转身从身后拾起了某样物品,递给了宁风。

低头一瞧,宁风顿时愣住了——宁雪手中躺着的确实是管豫平的金边眼镜,但是却只剩下了半截。

“这是怎么回事?”

宁雪立刻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昨晚我不小心压到它了,后来才发现镜架,只找到了这一半,另外一半我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对了,还有你的笔!”

说着,她又转身给宁风递过来了那种破旧的圆珠笔。

“笔好像昨天也被我压到了……”

“没事。”

宁风只是扫了一眼,就接过笔收回了自己的袖口。

他的目光很快集中在了那半截眼镜上。

(半截……昨晚我看到的记忆似乎也不完全,我记得当时那块晶体好像在成型一半的时候被打断了,难道是因为被压断的原因?)

看着宁风的右手又习惯性的开始抖动,宁雪忍不住打断了他的思考。

“小风,你能看到管教授的记忆,和这副眼镜有关吗?”

宁风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宁雪一眼,点点头,又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目前来看,这副眼镜肯定和我看到的记忆有所关联,可是我不明白那项能力具体是如何触发。”

“那我会不会也能看见?”

“嗯?”

宁雪的问题让宁风眨了眨眼,随后他摇了摇头。

“只怕不行。”

“为什么?”宁雪一脸不解。

“因为这个隐藏能力似乎和我们的称号有关,但每个人的称号又好像都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你的能力不会和我一样。”

宁雪想了想又问道:“那就是说,我也可能拥有隐藏能力,只是和你不一样?”

“嗯,可能吧,但也不一定。”

“……小风,我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女朋友了”宁雪突然严肃地说了一句:“我发现你太不会和女孩子聊天了!”

(女朋友?)

宁风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言以对。

见他这副样子,宁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宁雪已经能够开出玩笑,宁风这才放松下来,又看了眼手中的半截眼镜后,就小心的将其收到了背包里。

“对了!”宁风刚收好眼镜,就听到宁雪说道:“管教授怎么办啊?”

“管豫平?”

宁风回头看了宁雪一眼,心中立刻明白了她的问题——她在关心管豫平被揭穿了凶手的真面目之后,有可能会受到的非人待遇。

但他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反问道:“他不是被绑起来了吗?”

“我知道,但是……我怕他们会不会对他做什么。”宁雪的表情有些担心:“昨天加麦尔向导他们的态度你都看到了,要是他们不……”

“他是杀人犯!”

宁风打断了宁雪的担忧,表情有些冷淡。

“我在他的记忆中,看到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和那个艾比长得极其神似,他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才选择了艾比成为游戏中的第一个受害者。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好关心的吧!”

他的态度让宁雪愣住了。

“可是,小风你昨天不是还帮我说话吗?怎么今天……”

“姐,你弄错了。”

宁风面无表情地摇头:“昨天我说的话不是在帮你,而是在陈述事实!”

“事实?”

“是的,就是事实。”宁风指了指背包:“还记得昨晚出帐篷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吗?”

宁雪的表情有些黯然,但还是回想起了昨天和宁风的对话:“你说……食物?”

“没错。”宁风一脸平静地说道:“我说了,我们的任务时间是十天,这意味着我们十天之内肯定走不出沙漠,这是游戏的安排,而现在我们顶多只剩下四天的物资了。你觉得其他的几个罪者如果想到这点的话,他们会如何做?”

“他们会……抢其他人的食物?”

看着宁雪脸上逐渐出现惧色,宁风却没有心软。

“强抢算是最好的一种做法了,如果是抽中k的罪者,他们的做法……应该是想方设法继续制造死亡事件!”

“那,那管教授,他不是危险了?”

“他死定了!”

宁雪的小脸瞬间变得一片煞白。

“他的处境是他自己造成的,无论他是不是抽中k的罪者,在他藏起来的衣服被发现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是个死人了,除非他有足以让自己翻盘的证据,可是就目前来看,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了。”

宁风深吸了口气。

“原住民倒还好,他们无法确定还会在沙漠中呆多久,所以暂时不会因为食物对管豫平产生其他的想法,但是对于其他几个罪者来说,只要他们想到了这一点,那么他们就绝对会先想办法来对付管豫平,最起码也要先抢走他的物资。”

听到这里,宁雪突然醒悟了过来,一脸震惊地看着宁风说道:“那,那小风你昨天,难道是故意说出那句话的?”

宁风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宁雪的表情有些气愤:“你这样不是在故意害人吗?”

“害人?姐,你以为这个游戏,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能够胜利吗?”

“这不是理由!”

宁风的目光凌厉起来:“如果不这样做,那么最后死的人可能就不止他一个人了。”说着,他伸手指指宁雪,又指指自己:“不管是我们两个,还是其他三名罪者,如果完成不了任务的话,我们的下场可能都是死路一条!”

“可是你也不知道任务失败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但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

宁风的脸色豁然一变,变得无比的纠结,同时充满了狰狞的狂怒和浓郁的悲哀,让宁雪瞬间愣在原地。

这是她在宁风脸上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

“小风……”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失态,宁风立刻扭过头去,背对着宁雪。

“管豫平的下场是改变不了的,因为就算我们不动手,其他罪者也会动手的,毕竟他们已经按照游戏规则实施了第一件谋杀了,所以他们也不会对管豫平心软留手。”

“现在这个情况,将物资的事实摆出来起码能让其他罪者更快地暴露。如果能够解决那两名抽到k的罪者,拿到他们的物资,那么最后死的人也会少一些,这是现在最保险的方式了!”

宁雪一脸复杂,想要说些什么,但宁风却突然朝帐篷口走了过去。

站在帘布前,他最后说了一句话。

“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发生任何危险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