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蝼蛄 > 壹肆捌:新婚之夜

壹肆捌:新婚之夜

书名:蝼蛄 作者:良士蹶蹶 字数:2039

“怎么做?我不懂啊!”窦冕求助的看向右边的婢女。

“公子取下少夫人头上红缨就行了。”左边的婢女小声的提醒窦冕。

雀红着脸低下头,窦冕在右边婢女的帮助下,废了好大的劲将雀头上的红缨取下。

左边婢女小心翼翼的从窦冕接过红缨,对着右边的婢女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齐声喊:“新人礼成!”

抱着窦冕的婢女将窦冕放到雀怀中,两人入出一口般说:“公子、夫人,晚上早点歇息。”说完话便轻步退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窦冕带着歉意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大斤十岁的女孩,伸出手,无力的摸了摸雀那水嫩的脸,小声安慰道:“难为你了,等我病好了,我还你自由身。”

“不用公子,奴是自愿的,我听太医说,公子这病若是您活不了,那奴也就最多比您多活几天罢了,这不只要成亲了,就算死了也能给爹娘交代了不是?”

“放我下来吧!你把衣服换下,赶紧去看下喜姨给我肉好了没,我今天滴米未进,都快饿死了。”

雀赶紧阻止道:“公子,这不行啊,太医说您要饮食清淡,不能吃这些东西。”

“屁!听他们胡诌,我年都能过错,赶紧去吧。”

“噢!”雀小心的把窦冕放进被窝里,然后给窦冕裹好,自己则羞怯的跪坐在角落,慢慢剥下喜裙,露出里面还没发育好的身体。

雀偷偷看了眼窦冕,看见窦冕没有看向她,心里释然不少,仔细叠好衣服后,拿起一件婢女裙随意的套在身上,轻步打开门退出房间。

窦冕摸着已经开始咕咕叫的肚子,眼巴巴的瞅着门口,等食的时间总是走的那么慢。

窦冕感觉自己有点扛不住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一边,雀端着砂锅从门口走进来,轻轻的放在席子上后,一个劲吹着自己的手。

“烫到了?”窦冕问道。

雀眼泪汪汪的点点头,窦冕看了眼屋外:“去外面找冰水冰冰,以后别这么傻了,这玩意你敢直接上手?”

“嗯,公子这有点烫,吃慢点。”

窦冕伸出舌头,舔了舔有点干涸的嘴唇,拿起勺子轻轻舀下一小块,慢慢伸过短胳膊,递到眼泪还在打转的雀嘴边:“你尝尝,抱着你没吃过,这可是喜姨的秘方,只给我一个人做过。”

雀有点不相信的张开小嘴,细细的品着勺中的肉,刚还眼泪汪汪的少女马上又笑起来,满是好奇的说:“味道真的很好吃,我也想吃,就是不知道怎么做的,我明天去问问喜姨。”

“行了,你赶紧去取付箸,一起来吧,你手不疼了吗?”窦冕纳闷的看着忽然阴转晴的雀,不解道。

“不了,有吃的就不疼。”

“哈哈…赶紧去吧,凉了就变味了。”

雀站起身急冲冲跑出屋,窦冕则动作缓慢的品尝着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遇到过得熟悉味道,心中感慨万千。

窦冕随意的吃了几小口,肚子有点食物之后,困意袭来,窦冕拍了拍发胀的脑袋,往后一倒睡了过去。

雀拿着箸跑回屋里,看见窦冕直挺挺的躺在被子,吓了一跳,三步并做两步走到窦冕身边,仔细的听着窦冕的呼吸,再三确定窦冕的呼吸平稳,心中提起来心终于放了下来,深深地吐了口长气。

雀用力抱起窦冕,将窦冕轻手轻脚的放好,紧紧把被子裹在窦冕身上,然后轻轻的坐到小席边,不动一丝声响的跪坐下来,看着砂锅里剩下的大半碗东坡肉,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心中有事的情绪下,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过得飞快,三更鼓声猛然响起,雀收回心中胡思乱想的思绪,站起身将小席上拾掇干净,快步跑向厨房。

来回不过几息,雀端着一哥小碗快速地进了屋子,动作小心地放在席上,碗中盛满了黑乎乎的药水。

雀推了推熟睡的窦冕,凑在窦冕耳旁,轻声唤道:“公子,该起来用药了。”

窦冕艰难的睁开双眼,一股中药味道扑鼻而来,窦冕看向身边盛满药水的碗,皱了皱眉头:“来,雀儿,扶我起来。”

雀扶起窦冕,一只手端起药碗,生怕烫到窦冕,小心的吹了吹,窦冕伸出手,一揭,整碗药瞬间一饮而进。

“把碗放在外面,你也休息吧,不用整夜守夜。”

雀心中一暖,用力的点了点头,安顿好窦冕后将药碗放在门外,轻手轻脚的闩好房门,背过窦冕,便要去吹灯。

“不用吹,不然晚上又要点灯。”

“嗯!”雀点点头,脸色红的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样,迅速的褪去衣服,转眼间便钻进了被窝,脑袋藏在被窝里好半晌都不敢透出来。

随着窦冕平稳的呼吸声响起,雀渐渐从害羞中反应过来,轻轻的抱着窦冕,缓缓进入了梦乡。

鸡鸣三声刚过,窦冕感觉喉咙发麻,剧烈的咳嗽起来,熟睡的雀被突如其来的的咳嗽声从梦中惊醒。

“公子,怎么开始咳嗽了?”

“去给我盛杯水,我喉咙难受的紧。”

“嗯!等等我。”

雀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飞快的跑出屋子。没过多久,雀端着碗茶水跑进来,嘴上急促的说:“公子,趁热喝,水是温的。”

“唉!扶扶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

“我这就来。”

两人废了好大力气,才将碗中的水喝完,窦冕有些困惑,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不对啊,我本来不咳嗽的,怎么喝药之后病加重了!”

“或许又受风寒了呢?”

“怎么可能?四处都关的这么严实…”窦冕猛的一惊,心中一个不详的预感升起,随即长叹一声:“睡吧,我实在太困了。”

“公子心中可是有什么事儿?”

“有,但不敢说,还是睡吧,我一个人睡不着,你抱着我。”

雀捂着嘴嘻嘻笑起来,随后便钻进被窝里,轻轻抱着窦冕,窦冕看着身边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心中感觉很对不起她,可是在这样一个长辈说了算的年代里,自己些许想法永远没有用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