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5章 帮我泡泡脚

书名: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作者:大周周 字数:3046

等丈夫封行朗离开去公司之后,林雪落立刻催促起了大儿子林诺。

“诺诺,赶紧的去追你妹妹!晚晚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去哪儿找工作啊!再说了,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她和小木木!”

就这么一个女儿,已经富养至今了;也不差多富养一阵子的!

再说了,女儿还带着一岁多的孩子,完全没必要太拼的。

“行行行,我这就去把你的宝贝疙瘩追回来!”

封林诺连忙起身朝车库走去。

……

原本封行朗今天是不打算来公司办公的。

但赶走了女儿之后,为了回避妻子数落自己,他便赶来公司上班来了。

刚坐进偌大的总裁办公室,莫名的孤寂感袭来;封行朗拿出手机正准备给丛刚打电话时,却又顿住了。

寻思着折腾了某人大半晚上,还是换个人折腾吧!

静默了片刻,封行朗将电话打给了封十五。

“嗯?义父您早。”

封十五的声音听起来很活力,应该处于正要办公的状态。

“你人在哪儿呢?”封行朗幽声问。

“我在公司呢!您有事儿?”封十五如实回应。

“是这样的,突然想吃御龙城的蟹黄软糕了,你方便送点儿过来么?”

这借口……也只有封行朗敢这么肆意妄为的用!

哪儿御龙城没跑腿的了?非要封十五‘很不方便’的跑这一趟?!

“哦,好!我现在就去御龙城,一会儿给您送过去!”

不知为何,明明是可以在封行朗面前端架子的;明明可以不用听从封行朗的任何无理或有理的要求,但封十五还是习惯性的一口就应好了下来。

“那我可等着了!嗯,你动作快点!”

言毕,封行朗便挂断了电话。

有些人,生来就是折磨别人的;而有些人,却愿意被他这么折磨着!

有时候吧,封行朗也会纳闷儿:凭封十五如今在申城的大佬级范儿,完全可以用自己龇牙的!

可每当封行朗使唤封十五时,他却出奇的顺从!!

难道是因为丛刚的威严?

不得不说,就这一点儿,丛刚把这个徒弟教育得还是很好的。

本以为封行朗今天会留在封家陪自己的大儿子和女儿上演父慈子孝的;却没想丛刚刚打算补点儿觉时,便被通知封行朗已经到了GK风投。

丛刚赶到公司时,正好遇到了前来送蟹黄软糕的封十五。

“你怎么来了?又来讨好封林晚母女?”丛刚冷声问。

“是我义父说想吃蟹黄软糕……我就给他送来了!也带了您喜欢的鲜虾素卷!”

封十五还是有点儿畏惧丛刚的。

准确的说,也不算是畏惧;而是一种师徒之间的尊重。

要说丛刚真跟封十五火拼一场,想必他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把封十五给解决了!

封十五已经拥有全身而退能力!

“你义父说他想吃蟹黄软糕?而且非要你送?”

丛刚淡哼一声,“看来御龙城连一个跑腿的都没了!”

很明显,封行朗是故意要让封十五送来的。

“师傅,我是不是又让您失望了?”封十五扬眉问。

“你想怎么让你义父折腾,那是你自己的自由!我懒得管你!”丛刚一针见血,“但你想给小木木当后爸,可要三思后行!即便你能娶到封林晚的身,也无法融入到你义父的亲情圈子里去!那样,你还只能是个被你义父时刻提防着的局

外人!”

封十五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决定不给小木木当后爸了,如果可以,我想给小木木当舅舅!”

“当舅舅?嗯……这个想法不错!”

丛刚拍了拍封十五的肩膀,“行了,你上楼去吧!我去看看楼下的那群家伙!”

“给您带了鲜虾素卷儿,您上楼一起吃点儿?”封十五抬了一下手里的餐盒。

“是顺便给我带的吧?我吃醋了,不想吃!给你义父留着吧!”

丛刚丢下这番冷幽默的话,便朝楼下走去。

转身的一瞬间,封十五到了师傅颈脖上不经意间露出的伤痕……

那伤痕,到像是齿印……难道是被狗咬的?

不应该啊!

以师傅丛刚的身手,他咬狗都是绰绰有余的!

封十五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闭目养神着。

不过看似他在休憩,实则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想着怎么算计他想算计的人!

“义父,蟹黄软糕给您拿来了。趁热吃点?”

封十五将餐盒摆放在封行朗身侧的拐角办公桌上。

“十五,过来给我按按这太阳穴……最近被那群逆子气得够呛!你师傅说我气血逆行,估计也没几天活头的了!”

封行朗狠起来,是连自己都咒。反正像这样的苦肉计,他也没少用。

“义父,您身体健康着呢!一定能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

封十五走了过来,开始给封行朗放松颈脖稍稍僵化的肌肉。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多俗的台词啊!”

封行朗玩笑似的说道,“你还不如说我能成为千年不死的黑山老妖呢!”

封十五温声笑了笑。

一边给封行朗按压着颈部缓解紧绷感,一边玩笑似的问道:

“义父,您还在担心我会拐跑您女儿呢?早不敢了!”

封行朗微微僵化了一下,不答反问:“我曾经那么对你……你小子肯定挺恨的我吧?”

“不恨!我从来都没有恨过您!真没有恨过!”

封十五手上的动作缓了缓,“那时候年少轻狂,的确想了一些不该想的心思……但现在不敢了,也不会了!您就放心吧!”

封行朗:“……”

其实这一刻的封行朗想说:该想的,你还是可以继续想的!

但封行朗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强按的牛头,它也不会好好喝水!

“臭小子,你终于承认……你对我家晚晚有过觊觎之心了?”

封行朗也轻松着口吻追着问,“说说你当时的目的呗?金钱?还是权势?”

“都不是!就是想给您当儿子……继续我们的父子缘分!”

这一刻的封十五,是彻底跟封行朗敞开了心扉。

随后,又尴尬的问上一句,“是不是挺傻挺幼稚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家晚晚啰?”

封行朗跟封十五看问题的侧重点,显然是不同的。

“当然爱过……那么芬芳,那么真切,那么美好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不爱呢!”

封十五微微吁息,“但我真的没有对晚晚做过越雷池的事儿!以前不敢,也现在就更不会了!义父……您就别提防着我了!”

可封十五越是这么说,封行朗内心就越是难受。

这小兔崽子是几个意思啊?

什么叫‘以前不敢,也现在更不会’?他是真不打算追求晚晚了吗?

封十五减缓着动作又补上一句:“义父,您要是还不放心……下个星期,我就跟陈行长家的千金把婚定了!这样您总能放心了吧?”

这句话,着实把封行朗的心头说得一凉!

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要跟别的女人订婚?!

“陈行长家的千金?嗯嗯嗯,我见过!听说是哈弗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呢!跟你小子挺配的!”

封行朗故作轻松的又问上一句,“你们交往到什么程度了?”

“见过两次面……那女孩挺独立的。不缠人。”封十五淡声。

“嗯,这点儿是比我家晚晚好!我家晚晚就是太缠人了!像个傻丫头一样,也不管不顾别人究竟喜不喜欢她……就一个劲儿的对别人示爱示好!大傻妞儿一个!”

封行朗用自嘲的方式贬低着自己的女儿林晚。

“晚晚有晚晚的好……”封十五欲言又止。

其实封十五真的很感激林晚这几天来对他真挚且热烈的爱!

原本,的确是他封十五不配拥有的!

“陈行长家的千金,跟你的确很配!义父看好你和她的!”

封行朗轻轻拍了一下封十五在他肩膀上按压的手背,“那你们订婚……请不请我这个义父啊?”

“当然会请!还望您能赏脸!”封十五温声。

“嗯,嗯,你不选择我家晚晚,那是明智的!现在晚晚还带着个孩子,也配不上您封小总裁在申城大佬级的范儿了!再说了,几乎没有男人愿意给别的男人养孩子!”

封行朗再次拍了拍封十五的手背,“你做得挺好!冷静、明智、果决!”

封十五没接话。因为他听不出义父封行朗这是在嘲讽他呢?还是在试探他!

自己到是愿意给小木木当爸爸的……可是无论是林晚,还是义父封行朗,想必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吧!

“义父,我去给您把蟹黄软糕加热一下吧。”

封十五不愿去多想。反正不在觊觎他封行朗的女儿了,他到是更想抓住每一次能够孝顺封行朗的机会。

等哪天封行朗不再需要他这个义子出现了,也不会太过遗憾!

看去去给自己加热糕点的封十五,封行朗这个心啊,像是千疮百孔了一样!

这个臭小子,这是来故意向他炫耀的吧?!

等封十五端来热好的糕点时,封行朗很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老感觉这条断过的腿寒飕飕的……十五,你去给我打盆温水过来给我泡泡脚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