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最佳上门女婿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万经纶,死!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万经纶,死!

书名:最佳上门女婿 作者:意外发现 字数:2372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万经纶,死!

目光有些恍惚的万经纶,难以置信的置身于茂盛野草丛中,呆呆看着林涛一招出,直接改天换地。

这威力有多么可怕?

毫不夸张的说,比他九灵扇中的九剑合一威力还要更大。

这怎能不让万经纶震惊?

这等手段,岂是林涛这种地球土著所能掌握的?

可……

还不等万经纶彻底消化眼前难以接受的震撼现实,他便敏锐的发现了,林涛已经提着光斩,急速向他冲来。

顷刻间,万经纶被吓得亡魂大冒。

面色狰狞而惨白的正欲下意识催动阵法,结果下一秒却突然意识到,阵法早在冰丝网的覆盖轰击下彻底烟消云散。

攻击林涛?

他连阵法感应都感应不到了。

但逃跑,更是一个扯淡的举动。

索然出于本能,万经纶脚步踉跄的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但他很快就醒悟过来。

没有万军,没有阵法。

他还能逃到哪里去?

真以为SUV上三个人是看客?

“站住,姓林的,你给本少站住!”

在万经纶的怒吼声中。

林涛脚步骤然停下,看着万经纶手腕颤抖的举起那已经被瓶塞重新封口的精致白色玉瓶。

就见万经纶面目狰狞,一脸凶戾道:“她的肉身,已经被你亲自给毁了,如果不想她彻底魂飞魄散,那就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话落。

“啵~~~”

万经纶直接扒开瓶塞。

虽然模样狠戾,但这只不过是最后的色内厉荏。

只要看看他那轻轻发颤的手腕,和止不住吞咽口水耸动的咽喉,就能看出,万经纶的内心并不像脸上所流露出那么底气十足。

他还有什么资本?

他仅仅只剩下董琳琳的魂魄了。

但如果林涛不在乎怎么办?

“林涛,重新给你的女人找寻一具躯壳并非难事,只要灵魂不灭,记忆不散,她就不算彻底死亡。”

凶戾的模样稍稍收敛,万经纶声音急促的硬邦邦提醒一句道:“只要你将九灵扇给我,放我走,咱们俩就此一笔勾销,就当我万经纶从来没有来过地球,咱们以后再见面,也只是陌路人,如何?”

最后的最后。

说着话,万经纶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下来,态度也从倨傲转变为商量的口吻。

这充分暴露了他虚弱的内心。

但,没有回应!

“……”

数秒的沉寂。

看着那林涛一双红绿相间的光芒,只是死死盯着发出哀嚎不断的白色玉瓶,万经纶软和下来的口气,变得重新焦躁起来道:“林涛,以你的潜力,只要不死,最多耗费一些功夫,肯定可以从禹之世界找到复活灵魂的办法,这对你不算难事,你……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最后一句话,万经纶的咬字很重。

同时,被紧紧攥在手中的玉瓶,也忍不住剧烈晃动两下。

这充分昭示了万经纶极其不稳定的心理状态。

这一下,林涛也开口了。

他的目光仍然盯着那白色玉瓶,但声音却变得极其虚弱而苍老,甚至显得十分吃力道:“不杀你,才会是我毕生的后悔。”

说话间,林涛那消瘦的体魄,就好像气球被戳破一样。

眨眼间,便干枯、佝偻了下去。

同时,双眼中那明灭不定的碧绿色光芒,与凄惨的猩红色,也显得越发耀眼,宛如暗夜之中的两盏灯光一样。

“你……”

万经纶又惊又怒。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最后的把柄,竟然没有让林涛产生任何犹豫,反而开始燃烧生命精元。

这如何让他应对?

第一反应,万经纶也想到了最无奈,也是最绝望的燃烧生命精元。

结果……

“噗~~~”

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他,刚刚准备搏命,结果生命精元还没有燃烧,身体内的脆弱平衡,却已经被彻底打翻。

当即,滔滔不绝的可怕生命力没有燃烧据为己用,反倒是全身像是漏斗、筛子一样,疯狂向体外逸散出燃烧起来的生命精元。

他……

这一刻,仅仅一阶宗师境,而且还只是个普通一阶宗师境的万经纶,彻底暴露了自己脆弱的根基。

他连最后的亡命一博都做不到。

不是逸散真气。

而是逸散着疯狂燃烧起来的生命精元。

一口鲜血脱口喷出的万经纶,身体踉跄,满面绝望而狰狞的看着林涛那骤然间,化作一抹暗夜残影直扑而来的模糊影子。

顿时满面彻底的疯狂与绝望,嘶声竭力的怒吼咆哮道:“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林涛,你的等着吧,等着我的家族和师门报复,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噗嗤!

光斩划过。

白色的玉瓶应声碎裂,伴随着那一阵阵让林涛痛彻心扉的灵魂哀嚎,一抹鲜血飘洒而出,带着万经纶那飞舞的脑袋,翻飞在月夜下的野草丛中。

扑通!

来自禹之世界,高傲无比的大家族,大宗派出身的万经纶无头尸体与翻滚的头颅重重坠落地面,同时,最后亡命一击,彻底榨干自身的林涛,也控制不住的在冲出十余米的距离口,一头栽倒在野草丛中。

“对不起!”

张大嘴巴,林涛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却已经无力站起,只能呆呆的看着十余米外,那万经纶分离尸首上空漂浮着,也在哀嚎着的董琳琳的灵魂。

虽然林涛的视野已经很模糊了。

但看着他那逐渐飘散,变淡的黑雾状灵魂,林涛的干涸的双眼中,还是涌出了无法控制的泪水。

痛苦吗?

其实林涛并不算特别痛苦。

他只是不相信万经纶最后为了保命的谎言,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发动了致命一击。

他没有等待杰西卡,没有等待薛直淹的帮忙,就是要拼了命,自己亲自砍下万经纶的脑袋。

至于董琳琳,林涛无法她的痛苦。

但……

消散在这夜空中,未尝不是另一种对她的解脱。

只是,很痛心,很不舍。

看着那视野中逐渐变淡,逐渐模糊的黑雾状灵魂,林涛心底尽是满满的痛苦与不舍。

可他万万没有料到……

“你怎么把玉瓶打碎了?”

杰西卡不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