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书名:全球最红之天王 作者:穷讲究 字数:4690

第一三九章报警吧

京华市东城一中是京华城内的一所重点中学,该校依旧近40年的校史,学校走出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在整个京华城内都极富盛名。

东城一中的校训为‘挚诚简朴、自强不息’,多年来,一代代的辛勤园丁们秉承学校创建时的理念,勤勤恳恳的教书育人,为社会培养了无数的高端人才。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价值观的转变,东城一中为了吸收新鲜事物,增强学校的师资力量,加大竞争力和吸引力,在新世纪的初期,东城一中也顺应时代潮流,吸引了资本的注入。

不得不说,当初这样的本意是好的,但就像这世界上的许多事一样,好的出发点未必能达成好的目标。虽然东城一中在吸引了资本注入之后,极大的提高了学校的办学能力和软硬件设施,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无形的引入了一些激进的思想。

尤其是当下的校长陈新虎上位之后,按照管理企业的方法改革学校,虽然给学校带来了一番新鲜气象,可同时也让学校的校风出现了偏移。

陈新虎改革之后的东城一中,丢掉了挚诚简朴的校训,一切以学校的利益为出发点,为了升学率一切向成绩看齐,为了校方的权益一切向利益靠拢,这就造成了校园内学生之间严重的两极分化。

你学习好,那么请来东城一中念书,校方会提供优渥的学习环境给你,甚至会减免大部分的学杂费用,不但如此,成绩真的出色的话,学校还会提供奖学金。

你家里有钱,那么请来东城一中念书,校方会提供宽松的教育方式给你,只要你交的起高昂的学杂费用,不管你做什么,老师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考卷上一个字都不写,也保证你顺利毕业。

你有特殊的背景,那么请来东城一中念书,校方会提供特殊的优厚待遇给你,只要在学校有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利用自己独特的背景帮助学校达成目的,那么你来不来上课,校方都能保送你升学。

可以说,自从陈新虎完成了他的改革操作之后,东城一中的风评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首先拥护他的人认为,自己的钱包鼓起来了,办事情方便了,陈校长的决定简直英明无比。

而反对他的人则认为,陈新虎完全就是胡来,把学校里搞得乌烟瘴气。这里学生不像是学生,老师也没个老师的样子,差生抱团横行无忌,校园暴戾屡见不鲜,好好的一所学校,被搞得乱七八糟。

可不管怎么样,眼下的东城一中已然成了这副样子。你要说陈新虎是乱弹琴吧,每年中考的状元差不多都出自东城一中,甚至全市前百名的位置上,东城的学生会占据大多数。

你要说他干的漂亮吧,东城一中已经成了差生们的乐园,校内屡次爆发各种现象级的严重问题,虽然媒体还没大肆的报道过,可但凡是从事跟教育相关工作的人,就没有不知道东城一中乱的。

对于自己毁誉参半的风评,陈新虎却没有丝毫的在意,此刻的他正悠哉悠哉的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跟新调来学校工作的年轻英语老师学外语。

要不说人家陈新虎怎么就能当校长呢?这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态度就是端正,活到老学到老的心态也值得所有人学习呀。

陈新虎通过一阵努力的学习之后,终于将今天学到的几个单词熟练掌握,在确认学会了英语老师小刘今天新教的几个单词之后,陈校长停止手上的动作,极为满意的说道:“小刘啊,你刚才念的那几个单词确实是相当的有水平,晚上下班我回家再好好复习一下,明天上班了,你再过来考考我。”

年轻的英语老师小刘,也很是满意陈校长的学习精力,从自己去年9月份调过来工作之后,校长他总是隔三差五的,就要把自己喊过来,让自己教他些实用的英文单词,哪怕是在陈校长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不愿意放弃学习的机会,这让小刘很是佩服。

就在陈校长跟小刘说话的时候,桌上的校内电话突然响起,陈新虎起身走去过拿起听筒问道:“怎么了?”

因为是校内的电话,而在这所校园里,陈新虎的职位最高、权利最重,所以在接电话的时候,陈新虎的态度保持了一贯的强势。

电话是校门口的门卫打来的:“陈校长,有学生家长想要见您,可是这几位没有提前预约。”

不等电话的门卫说下去,陈新虎就冷哼一声说道:“不见,当我很闲吗?我堂堂的一校之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相见就见的。告诉他们我不在,让他们预约登记,什么时候我有空了再说。”

电话里的门卫听了陈新虎的话,却为难的说道:“那、那个陈校长,我、我没能拦住他们,对方有十几个人,他们已经进了校门朝办公楼那边去了。”

陈新虎听得火往上撞,他想不通眼下怎么还会有这种不懂事的家长,别说他堂堂的大校长了,现在就是个普通带班的任课老师,又有哪个不是被几十个家长捧着、哄着,像伺候祖宗似的恭维着?

孩子在老师手底下念书,受人家老师的管束,那老师说的话就是权威的体现,哪个老师在家长群里不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眼下居然有什么混蛋家长敢闯进学校,这在陈新虎看来还得了?不打下这种歪风邪气,他校长的脸面往哪儿搁?一旦被其他的学生家长效仿,那又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报警!未经允许就敢直接闯进学校,这样的野蛮行径已经触犯了校方的权益,也对校内师生的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你马上给辖区的派出所打电话,就说有人强行闯进学校,目的未知,让警方赶紧派人过来。这种人,你不给他点教训,他永远也不会懂得什么叫敬畏之心。”

门卫赶紧答应下来,反正陈校长在校内的指示无异于圣旨,自己一个门卫没有拦下来人本来就有失职的嫌疑,现在自然想好好的表现一番。

挂断了电话,陈新虎迈步走到办公室的玻璃窗前,放眼向窗外学校大门的方向看去。一看之下,陈新虎发现操场上果然有乌央乌央的十多个人,正朝办公楼的方向靠近。

粗略一打量,陈新虎原本轻皱的霉头就彻底锁紧了。心说:难怪门卫拦不住对方,这群人里除了一个年轻女性之外,剩余的全是五大三粗、身强力壮的大老爷们,看来自己让门卫赶紧报警的处理方式是正确的。

虽然眼下不知道这群人的来意,但看对方来势汹汹的势头,多半就是来找麻烦的,自己还是先暂避其锋,找个地方躲一躲为好。等警察过来了,自己再出来收拾这群人不晚。而且敢强行闯进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冲击神圣的校园,自己一定要让这群人吃不了兜着走。

想清楚一些的陈新虎转身向房门的方向走去,嘴里却对仍在沙发上休息的英语老师小刘说道:“你回办公室吧,有麻烦上门了。”

小刘闻言,麻利的从沙发上站起,乖巧顺从的听从了校长的安排,跟在陈新虎的身后向门外走去。

二人出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陈新虎对坐在校长办公室门口办公的助理说道:“待会有人找我的话,就说我不在,到局里开会去了。”

助理江曼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她就眼看着刘老师和校长分道扬镳,往走廊的东西两头而去。江曼知道,陈校长之所以躲起来,恐怕是又有什么麻烦事上门了。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校长总是会躲到会议室里不露头,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女十二男共计十三个人出现在走廊远处。来的正式董俪、邵洋、老柳,以及许长河跟他九名战友。

王勇把董俪送到了一中附近,跟邵洋他们汇合之后就开车回工作室了,反正眼下的人也不少了,自然也就不用他留下来跟着壮门面了。

其实说起来,王勇是不想走的,他跟老柳的关系极好,小絮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也喜欢的不得了。现在孩子身上发生了这种事,王勇当然想留下来,跟着大伙一起替孩子讨个公道。

不过董俪开口让他回去,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眼下这都快中午了,从市区回淮柔也不是三五分钟的路。这边还不知道会闹到几点呢,工作室里俩司机都留在这边,那工作室那头有人需要用车了怎么办?

看着柳祥福他们一行人朝校长室的方向走来,江曼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心说:难怪陈校长要躲起来,这群人一看就不是善茬。

可是很快,江曼就发现了跟在柳祥福身后的那一男一女眼熟的很,等来人又靠近了一些之后,她这才辨认出来,这俩不正是眼下比较红火的艺人董俪和邵洋么?怎么堂堂的明星艺人也会跟着跑到学校来?难不成这俩人有什么亲戚的孩子,在学校里念书不成?

就在江曼纳闷的时候,柳祥福一行人已经在校长室的门前站定,江曼不敢怠慢,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说道:“各位,请问你们是什么人?过来找我们陈校长有什么事儿吗?诸位之前恐怕没有预约吧?”

董俪瞥了眼江曼办公桌前面摆着的铭牌,然后冷嘲热讽的说道:“哎呦!名校果然就是不一样,区区一个中学的校长,不但配有助理,想见一面还要提前预约,这排场跟架子比我都大呀!”

柳祥福根本没理会江曼的问话,冷着脸张嘴问道:“你们校长呢?我要见他。”

江曼明白,眼前这群人恐怕不是好惹的,所以她很顺从的按照之前校长的吩咐,回答了柳祥福的问题。反正对方找的是陈校长,自己笑脸相迎对方总不至于为难自己这个小助理。

“真是很不凑巧各位,因为几位之前没有预约,所以陈校长按照先前的工作安排去教育局里开会了。”

邵洋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世界上哪儿有这么凑巧的事,这陈校长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等到自己一行人找上们来的时候跑去教育局开会,玩呢?

‘诺雅,查询一下京华东城一中校长的资料和位置。’邵洋在脑海内联系了诺雅,像陈新虎这种身份的人,他的资料基本上都是公开的,在网络上很轻易就能查询的到。

邵洋之所以吩咐诺雅干活,是因为他这一路走来,发现学校里好多地方都设置了监控设施,想来查找这个陈校长的位置应该不难。而且就算没有这些监控,诺雅也能很轻易的就通过手机信号定位对方的位置,在这个星球上,就没有能躲过诺雅查找的人。

很快,邵洋就得到了诺雅的回复,他笑着想面前的江曼说道:“你们陈校长去教育局开会了?”

江曼点头,说实话,平日里她挺喜欢邵洋的,如果不是眼下正置身与工作岗位又是上班时间,江曼早就惊呼着扑上去找邵洋索要签名了。

“呐,我知道你们陈校长还在学校里,只是躲起来不肯见我们罢了。你也是打工的,我也不为难你,现在你好好的在你位置上坐下呆着,看我怎么把你们陈校长从学校里给你变出来。”

江曼没想到邵洋居然如此不好应付,她几经犹豫之后才说道:“邵洋先生,请你不要乱来,我们学校跟东城新阳派出所是联动单位,你如果在学校里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会变得麻烦的。请你不要让我为难,我可是你的粉丝。”

董俪闻言顿时一乐:“哎呦行啊大傻洋,来学校找茬还能碰见粉丝,人气可以呀。”

邵洋也觉得蛮意外的,他挠着头笑着对江曼说道:“姑娘,这样吧,我也不让你为难,你就按照你的职责做,该干嘛干嘛,报警也好,去找学校的保安也罢,不用管我。”

说到这里,邵洋有小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校长就藏在前面的会议室里,所以你是骗不了我的,今天我们确实是找他有事,非解决不可的那种,明白吗?”

江曼抿了抿嘴,脸上是一副很为难的神色。她没想到,邵洋居然一语就道破了天机,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陈校长躲在会议室里。当下,她有些迟疑的说道:“那我真的会报警哦!”

“报警吧报警吧!你没听邵洋跟你说吗?你就做你的事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管。”董俪不耐烦的朝江曼摆了摆手,然后扯着邵洋就朝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他俩之所以如此淡定,完全不在乎校方是否报警,完全是因为之前跟傅雅和童瑞见面的时候,对方已经明确的告诉他们,上面已经有人跟一中附近辖区的分局打过招呼了,分局又知会了下辖的派出所。

所以今天邵洋他们只要不闹出人命来,是不会有任何人出警掺合东城一中的事儿的。

此刻的陈新虎正靠在会议室自己的位子上,一遍拨弄着手机,一遍等着江曼的通知。想来待会派出所来人,把这群人弄走之后,江曼肯定过来叫自己的,这种事他没必要出面,已经处理过好几起,都形成惯例和默契了。

就在此时,陈新虎听见有人转动会议室房门的门把手,进来前他反锁了会议室的房门,如果是江曼的话,她肯定会先敲门再喊自己的。

就在陈新虎疑惑的抬眼向房门望去的时候,‘咚’的一声作响,实木的房门被人一脚踢飞。没错,不是踹开,是踢飞,整扇门被一脚踢倒在地的那种。

陈新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随后他就听到一个年轻人用一种狭促的声音说道:“陈校长,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怎么?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开电话会议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